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第六層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第六層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本想將器靈再收回空間戒的,但它重獲了自由之後,竟不願意再受什麼約束,反而化為一隻迷你的小火鳥,站在楊開的肩膀上,用尖尖的鳥喙替楊開梳理著頭髮,一副討好賣乖的模樣,無論楊開如何勸說,就是不願回到煉器爐中。

楊開不想太逼迫它,無奈之下也只能由著它了,不過煉器爐卻不能收進空間戒,否則器靈必定會被強制送回容器中,楊開只能將那小巧的煉器爐塞進自己的懷裡,轉頭打量四周。

第五層還是跟一個多月前一樣,到處都灼熱的火浪和讓人難以忍受的火毒,入目所見也儘是一片通紅的色彩。

但是楊開卻發現,自己如今再抵禦這第五層的惡劣環境,竟變得比之前要輕鬆許多。

其中固然有他實力增進,修為境界提高了一個小層次的緣故,而最大的原因卻是自身魔焰威力的增強和可以控制的轉變。

一個多月前,楊開體內的魔焰無法被徹底掌控,雖然足夠雄渾精純,但對抗這第五層的環境卻依然稍顯吃力,而如今,他的魔焰特性,在冷與熱的轉變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寒焰護身,他根本無懼那兇猛的熱浪和火毒,那些肉眼可見的熱浪在靠近他身側半尺處的時候,便紛紛被抵擋下來。

楊開站在原地,摸著下巴沉思了一陣,想明白其中原委之後,心情大好。

而且,他本來還擔心自己的時間有些不夠用,卻不想直到他煉化了玄陰葵水,這流炎沙地還沒有關閉,不過算算時間,也就在這幾天之內了。

幾天的功夫,楊開自然沒興趣再返回第四層,倒是可以繼續往內深入,看看有沒有自己猜想中的第六層!

如果有的話。那裡又是什麼樣的場景。

如果魔焰的威力沒有提升,楊開絕對不會去闖第六層,之前他來到此地,已經舉步維艱,根本不可能再繼續往內深入了。但是如今,他有寒焰護身,倒是有信心再往裡面繼續查探一番。

流炎沙地從第三層開始。幾萬年來就沒人進入過,每一層中蘊藏了驚人的財富和機緣。

第三層出現了紅燭果,第四層出現了那巨大的宗門遺址,可惜楊開沒本事闖入其中,只能望洋興嘆,第五層有地肺火池。有生出器靈的虛王級煉器爐,如果真有第六層,那裡面肯定是有些好東西的。

打定主意,楊開也不再遲疑,如今時間寶貴,說不定什麼時候流炎沙地就會關閉,他從自己的空間戒中取出了元磁指針。確定了下方向後,便直直地朝某個位置行去。

有寒焰護身,他在第五層內行走確實方便了很多,除了消耗的聖元比較龐大之外,再也沒出現之前那樣的情況了。

而他也時刻動用著滅世魔眼的天賦神通,避開一些明顯的禁制和看似危險的地方。

這一路行去,竟沒遇到絲毫危險,甚至連器靈也安穩乖巧至極。偶爾飛出去晃晃,也會很快返回,繼續蹲在楊開的肩膀上。

看樣子,它也知道此地的兇險,不敢隨意去亂闖。

一連三天,楊開都在第五層內行走,若不是有元磁指針這種東西。他肯定要在這通紅的世界內迷失方向。

這一日,楊開正在行走的時候,蹲在他肩膀上的器靈忽然站了起來,口中發出急促的低鳴聲。兩隻小眼珠朝前方打量,一副警惕至極的模樣。

楊開心中一凜,連忙頓住了步伐,滅世魔眼掃過去,卻詭異地沒有發現任何不妥,神色不禁一沉。

他知道流炎沙地中,有一些禁制被布置的及其精妙,連他的滅世魔眼也無法看出端倪,現在看來,自己眼前可能就有一處。

不過,這一處禁制竟然是被器靈率先發現的,這倒是出乎楊開的意料。

器靈只是煉器爐里誕生出來的,按道理來說對禁制這種東西不會有太多的了解,它是如何發現的?楊開扭頭望著它,神色狐疑,可是器靈卻依然低鳴不斷,似乎是想給楊開傳達什麼信息。

楊開皺眉感應著,片刻後,忽然神色古怪道:「你是說,我們已經陷入了禁制當中?」

器靈不再做聲,顯然就是這個意思。

「不會吧。」楊開臉色一變,他這一路行來,可是及其小心謹慎的,從來不會去走那些看似古怪的地方,找的儘是一些他認為無比安全的路線,但如果器靈說的是真的,那他極有可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已經觸動了某個禁制,被困在了其中還不自知。

轉頭看看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這裡還是跟其他地方一樣,入眼火紅,環境惡劣至極。

甚至連危險的氣息都沒有。

這可能是一個迷陣或者幻陣之類的禁制!楊開自付器靈是不會無的放矢的,那麼唯有這個解釋才能說的通,自己到底在哪裡觸動了禁制?楊開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連滅世魔眼都看不出任何端倪,看樣子自己是沒辦法破解的。

如此一來,就只能等流炎沙地關閉,此地的天地法則將他傳送出去了,好在距離時限也沒幾天的樣子,楊開倒也不擔心什麼。

正準備盤膝坐下,原地休息的時候,肩膀上的器靈忽然一聲鳴叫,旋即化為一道紅光激射了出去。

楊開眉頭一皺,倒也沒有強制它返回,因為楊開隱隱察覺到,器靈似乎是發現了什麼。

當下便在原地等待起來。

說來也是奇怪,器靈所化的紅光在衝出百丈距離之後,居然一晃之下就那麼詭異的在楊開的視野中消失不見了,不過耳畔邊依然能聽到器靈時不時地鳴叫聲,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