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融血丹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融血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流炎沙地第一層熱炎區,楊開邁開大步,朝外走去,他胸口處,有一抹淡藍色的光芒綻放,這一抹光芒,驅散了四周的種種威脅,連熱炎區的熱浪和火毒都無法侵入分毫,楊開甚至不需要動用聖元護體也能安然無恙。

此時距離流炎沙地關閉已經過去半年多時間了,而在此期間,楊開一直在那第六層逗留著。

倒並非是要尋覓什麼寶貝,閣樓里有價值的東西都已經被他收走,根本沒有什麼寶貝可以搜索了。

他留在那裡,只是為了砍幾根翠竹而已。

他本來的打算,是砍上幾根便走的,哪裡曉得那些翠竹的堅韌程度遠超他的意料,動用空間之刃,足足切了二十天,才將一根拇指粗細的翠竹放倒在地。

而在這二十天的時間內,因為空間之刃不停歇地使用,楊開赫然發現自己對空間之刃的理解竟提升了不少,釋放出來的空間之刃的威力也有所增加。

心中大喜之下,也不去在意耗費的時間了。

接下來的半年,楊開一直在那竹林中,與一根根翠竹較勁。耗費如此長的時間,他也只砍倒二十根翠竹而已,要不是因為耽擱的時間太長,害怕陽炎和嫵衣她們擔憂,楊開也不準備這麼早就出來。

一個月前,他匆匆動身,耗費了一個月的時間,才一直走到流炎沙地的第一層。

在此期間,兩塊星帝令他一直貼身放置,不敢有片刻立身。而流炎沙地徹底關閉之後,內部蘊藏的種種危險果然兇猛了無數倍,那第二層和第四層天才地寶區還好一些,第三層和第五層的熱炎區,內部蘊藏的熱炎威力提升了何止十倍。

楊開估計就連自己的寒焰,也無法抵擋那些灼熱,幸虧有星帝令護身,才讓他免除後顧之憂,一路暢行無阻。

他不知道為什麼星帝令能夠剋制熱炎區的環境,但隱約覺得,這個流炎沙地應該與傳說中的星空大帝有些關係,否則在那閣樓第六層,也不會出現第二塊被動用過的星帝令了。

這種時候若是有人進入,確實是必死無疑,怪不得幽暗星上的武者,必須選擇在流炎沙威力減弱的時間進入其中,那個時候無疑是相對安全的。

此刻,他的前方不遠處彷彿有一層薄膜般的暗紅能量罩阻擋,那暗紅能量罩中,蘊藏了聳人聽聞的灼熱之力,任何人靠近附近,也會在剎那間被融為血水。

而楊開在看到這一層薄膜般的暗紅能量罩的時候,不但沒有驚恐,反而還表情欣喜,直直地迎了上去,彷彿不知死活一般。

但就在他的身體與暗紅色能量罩接觸的時候,那能量罩彷彿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竟自主地裂開了一道縫隙,讓楊開從容地從中穿過。

待楊開穿過去之後,它又重新癒合,恢復如初。

而楊開在穿過暗紅能量罩之後,眼前的景色悠然一變,雖然四周依然瀰漫著灼熱的氣息,腳下大地也是乾涸開裂,但在極遠的地方,卻有不同於熱炎區的風景。

終於走出來了,這個流炎沙地還真夠大的,楊開這一路趕來,可是接連不斷地動用著風雷羽翼,也依然飛馳了一個月之久,才從最裡層跑到外面來。

楊開估計整個流炎沙地佔地面積最起碼也有方圓幾十萬里,以前沒人知道,是因為沒人能深入到第三層和更深處,所以無法揣測。

走出來的第一時間,楊開就將一直雪藏在懷裡的兩塊星帝令放進了黑書空間,妥善保存。

不過下一刻,他就有些犯難了,因為他現在不知道自己在什麼位置,雖然從裡面走出來的時候有元磁指針確定方向,但元磁指針也只是指向流炎沙地的中心位置,他只要順著指針的反方向行走,就可以離開流炎沙地。

如今,他卻無法判斷自己身處何地。

總歸還在幽暗星中就是了,楊開心頭稍安,正準備放開神識查探下附近的時候,忽然眉頭一皺,朝側面望去。

而在那邊不遠處,一道身影正急速朝這邊飛來,四目相對之下,那人露出及其驚愕的表情。

因為此時距離流炎沙地關閉已經過去半年之久了,大大小小的宗門也早在半年之前全數撤離,他沒想到會這裡碰上活人。

不過一看之下,那人輕咦一聲,似乎認出了楊開的樣子。

楊開也覺得無語至極。

對方認出他了,他何嘗沒認出對方?

雖然不知道這傢伙的名字,但楊開確實和對方見過一次,正是在流炎沙地剛開啟,楊開剛進去的時候,那個曾經邀請他一起聯手合作的武者。

當時有兩個人被傳送到了楊開附近,一個是影月殿的弟子,一個就是這個武者了。

不過當時楊開很乾脆地拒絕了他的邀請。

在見到楊開的瞬間,這人竟流露出一抹欣喜的神色,旋即身形一轉,直直地朝楊開這邊沖了過去,不過還不等他接近,他便臉色一變,匆忙頓住身形。

又是一道人影,迅速地越過這個武者,攔截在他的前方。

旋即,他背後也有一道身影顯露,與攔截在前的武者呈夾擊之勢,將他夾在中間。

這人臉色不由一沉,有意無意地看了楊開那邊一眼,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口。

而阻攔住這武者的兩人見對方終於被攔截下來,都忍不住鬆了口氣,暗暗用神識查探下了不遠處的楊開,見他不過聖王兩層境的修為,倒也沒太放在心上。

其中一個身形高大的武者嘿嘿一聲輕笑,不懷好意地望著被阻攔之人,開口道:「鄧師弟,我當你巴巴地跑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