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沒區別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沒區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錯,這就是長老們賜下的融血丹,可以助我們魔血教的弟子精鍊血身,突破瓶頸!想要?」鄧凝臉上浮現出一抹危險的笑容,旋即竟甩手一扔,將那融血丹朝流炎沙地扔了過去,猖狂大笑道:「想要的話就進去撿吧,看看你們有沒有命活著出來!」

他自知自己無法在兩位師兄弟聯手之下保住融血丹,竟也不願便宜旁人。

「快攔住他!」葉陽榮大叫一聲,看似是要對鄧凝出手,阻止他的動作,但身形晃動間,竟一扭身朝融血丹追了過去。

而那安至用也是虛晃一招,同樣奔著融血丹而去,兩人此刻的目標竟驚人的一致。

但鄧凝含怒出手,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融血丹飛出速度極快,只是眨眼功夫,便衝進了流炎沙地的暗紅色能量罩中消失不見,等那葉陽榮與安至用兩人追過去的時候,早已無計可施。

一時間,兩人都面色鐵青,霍地扭頭,惱羞成怒地望著鄧凝,眼中殺機毫不掩飾地迸發出來,再無剛才的和顏悅色和苦口婆心,兩人現在恨不得將鄧凝給碎屍萬段。

融血丹被扔進了流炎沙地,就再也不可能找回來了,他們可沒有信心以聖王三層境的修為去闖這種禁地,而且此時還是流炎沙地威力兇猛的時刻,進入其中,十死無生啊。

鄧凝在扔出融血丹的瞬間,便已身形急竄,想要離開這裡了,但那葉陽榮卻厲喝一聲,忽然身形一晃,化為一朵血雲,速度極快地飛到了鄧凝上空,旋即那血雲一裹,便將鄧凝裹在其中。

血雲內,煞氣衝天。讓人聞之欲嘔的血腥味,瀰漫開來。

剎那間,血雲內傳來鄧凝的驚駭呼聲:「魔身化血,你什麼時候修鍊成的?」

他彷彿對葉陽榮施展出來的這一手段及其震驚,聲音都顫抖了起來,下一刻,血雲內便傳來了激烈的打鬥聲和鄧凝的悶哼。

葉陽榮陰森的冷笑傳出:「師兄不才。早在三年前就已經初窺門徑了,如今還是頭一次施展拿來對敵,鄧師弟,我看你這次往哪裡逃!」

一邊說著,一邊吩咐道:「安師弟,將那礙眼的人殺了。再來助我一臂之力,融血丹雖然沒了,但據我所知,鄧師弟手上可還有秘術魔血絲的修鍊之法,你若是想要的話,就快快動手。」

本來見葉陽榮化為一朵血雲將鄧凝籠罩,那個安至用的臉色也是一沉。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這個葉師兄的心機如此深沉,三年前就修鍊成了這種秘術卻一直沒有暴露出來,臉上不由地浮現出一抹忌憚無比的神色。

如今融血丹沒了,他倒有些打退堂鼓的心思了,畢竟就算與葉陽榮聯手殺了鄧凝,也撈不到太大的好處。

可現在一聽他說鄧凝居然有秘術魔血絲的修鍊之法,大為心動,眼前一亮之下竟表情遲疑起來。

葉陽榮豈不是他在忌憚什麼?當下朗聲喊道:「安師弟。師兄這魔身化血及其消耗聖元,用來對付鄧師弟已經很勉強了,你無需怕我事後對你下手,更何況,以安師弟的手段,師兄也不會去自找沒趣。」

安至用臉色陰沉地沉思了一陣,彷彿做出了什麼決定。神色立刻堅毅起來,點頭道:「好,那師弟便與師兄再聯手一次!」

說完,他便轉過身。冷冷地盯著楊開。

就在這時,一道火光從流炎沙地中衝出,一閃而逝地衝進了楊開的胸口處,讓見到這一幕的安至用不禁一呆,皺眉道:「那是什麼?」

「沒什麼。」楊開輕嘆一口氣,想了想,道:「我要是說,我跟你們那個師弟沒有任何關係,也不是他埋伏在此的幫手,你信不信?」

「你說我信不信?」安至用冷哼一聲。

「換成是我,我也不信。」楊開一臉無奈之色,先不說之前那個鄧凝在見到他的時候露出欣喜的表情,還有兩人彷彿認識的模樣,就說這裡是流炎沙地,雖然還是外圍,卻同樣炎熱無比,楊開偏偏出現在這裡,不是那個鄧凝安排的幫手,難道還能是跑來遊玩的不成?

流炎沙地除了開啟的時候會人聲鼎沸之外,其他任何時候都不會有人願意靠近這裡。

這一次葉陽榮和安至用若不是為了追鄧凝,哪會來這種地方?而鄧凝也是走投無路,才會抱著僥倖的心思奔赴到此地,企圖擺脫自己的兩位師兄,哪裡曉得融血丹對他們的誘惑太大,他們竟死追不舍。

機緣巧合之下,楊開被捲入這場紛爭。

「你是自己了結還是要我動手?」安至用一點也沒把楊開放在眼中的意思,瞥了一眼那邊血雲內的戰鬥,倒也不急著沖楊開下手,反而那邊爭鬥的越激烈,對他越有好處,他巴不得鄧凝和葉陽榮打個兩敗俱傷,好讓他趁機去撿便宜。

「有什麼區別?」楊開咧嘴一笑,不驚不懼。

「區別很大,你自己了結,可以死個痛快,要我動手的話……嘿嘿。」

「我覺得沒區別。」楊開緩緩搖頭,嘴角泛起一抹譏誚之意,淡淡道:「反正你都會死!」

安至用一怔,待聽明白楊開在說什麼之後,臉色驟然狠戾起來:「口氣不小,怪不得鄧凝會找你幫忙,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死!」

說話間,身上血光大放,原本平淡無奇的氣息,竟透著一股血腥的氣味出來。

楊開皺了皺眉,雖然他沒有和這個魔血教的人打過交道,但從葉陽榮和這個安至用的聖元波動來看,他們修鍊的都是一種邪惡的功法,要不然也不會有這麼驚人的煞氣和戾氣了。

這種氣息修鍊到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