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你給什麼報酬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你給什麼報酬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才剛一祭出盾牌,那無數血刃便已轟到面前,一道道如圓月彎刀般斬在盾牌上,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接連衝撞而來的力道甚至往楊開身形不斷地往後退去。

而安至用見此,神色不但沒有露出絲毫欣喜,反而還凝重了許多,因為對方的那紫色盾牌看起來暗淡無光,竟能擋下他的血刃,明顯是一件檔次不低的虛級秘寶,當下更加賣力地揮動起短斧了。

而在他揮動短斧的時候,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牽引的力量從短斧中散發,牽扯著那些被紫色盾牌擋下的血刃,滴溜溜旋轉著,再一次從四面八方朝楊開襲去。

「控元?」楊開眉頭一皺,不過很快便否認了這個想法,因為這個安至用顯然不懂什麼控元之術,這種血刃能夠供他驅使轉變方向對敵,應該是秘寶的威能。

想明白這一點,楊開輕嘆一聲。

他一直在防守,就是想看看這個魔血教弟子有什麼驚天的手段,畢竟他以後還要在幽暗星上生活,多與這些本土的勢力武者交手,也能為他以後再碰到這些勢力的武者做些準備。

哪知道這個安至用雖然有聖王三層境的修為,但一身聖元駁雜不純,使用的手段固然有些詭異,可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什麼威脅。

當下也失去了試探的心思,把紫色盾牌一收,整個人暴露在了無數血刃之下。

安至用見此,表情大喜,他雖然不明白楊開為何放棄了防守,但也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又狠狠地揮動起短斧,驅使那無數血刃縈繞在楊開身側,勢要將其重創。

楊開神色冷漠地望著他,就在血刃加身的剎那,一股漆黑的魔焰從體內翻騰出來。那魔焰灼熱至極,莜一出現,便讓方圓幾十丈範圍的溫度急驟上升。

而那些血刃才一觸碰到魔焰,便紛紛融化開來,根本無法切進魔焰分毫。

安至用神色一驚,還沒等他施展後手,楊開已經身如奔雷。迅速欺近到他身旁,一時間,漆黑魔焰威勢大放,直接將安至用包裹在其中。

打鬥和驚叫聲傳出,安至用的叫喊夾雜著惶惶不安和驚恐的訊息。

這個對手的漆黑火焰,似乎相當克制他的邪戾聖元。被對手籠罩在氣勢當中,他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多少,若不是有一兩件防禦秘寶護身,恐怕一個照面就要被他給擊斃。

這是聖王兩層境?安至用腦子迷糊了,這該不會是哪個返虛境強者偽裝出來的吧?

就在楊開和安至用陷入爭鬥的時候,那邊葉陽榮和鄧凝同樣在生死之戰,鄧凝被裹在血雲當中。手段盡出之下,也只能勉強自保,但他也只能拖延頂多半炷香而已,半炷香後,他覺得自己肯定在劫難逃,自己這個師弟的魔神化血秘術已經修鍊到了極高的境界,根本不是他能抵擋的。

正心中惶恐不安的時候,葉陽榮卻忽然收了一些血雲的威力。讓他壓力大減,心頭一喜,當下手段盡出,倒也挽回一點頹勢。

而葉陽榮的聲音卻透過血雲傳了出去:「安師弟你在做什麼?趕緊殺了那人過來幫忙啊!」

他雖然聽到安至用的大呼小叫,但他以為安至用是在故意演戲拖延時間,好讓他與鄧凝拼個兩敗俱傷,殊不知安至用此刻連回答他問話的時間都沒有了。臉色蒼白至極,被楊開打的捉襟見肘。

正是因為葉陽榮如此猜疑,所以他也沒出全力去對付鄧凝,準備留些力氣來與安至用爭搶鄧凝的遺產。

一時間。兩處戰場都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息,一方機關算計不肯出全力,另一方有苦說不出,滿頭汗水。

但是很快,局面便清晰起來。

自安至用與楊開交手不過半盞茶之後,伴隨著安至用的一聲慘叫,他的身影如遭重創般地倒飛出去,半空中嘔出一蓬血霧,面如死灰,眼中溢滿了驚駭。

在他倒飛出去的瞬間,楊開的身影同樣緊隨而至,不等他落地,便一拳轟在他的胸口處。

安至用只來得及撕心裂肺地慘叫一聲,胸膛便直接凹陷了下去,雙眸逐漸失去光芒,旋即,身軀在半空中爆裂開來。

那邊,葉陽榮在聽到安至用的慘叫之後,心頭一突,朝這邊望來,正好看到安至用的身軀爆裂開的慘狀,失聲驚呼:「怎麼可能?」

一剎那的震驚,讓他的血雲一陣顫抖,而鄧凝卻趁此機會從中脫困而出,模樣狼狽地站在一旁,氣喘吁吁地望著血雲,又驚疑不定地看了看那邊正在收拳的楊開,眼中泛起一抹不可思議和欣喜忌憚,複雜至極的神色。

安至用身死,鄧凝逃出,葉陽榮也知道情況有些不對,所化血雲一陣蠕動,身軀顯露出來,皺眉望向楊開,沉默不語。

「你敢動一下我就讓你死!」楊開甩了甩手上沾染的鮮血,抬起頭,淡淡地瞥了一眼葉陽榮,那眼神就如屠夫望著羊圈裡的羊羔,讓葉陽榮沒來由地遍體生寒,如墜冰窖。

對方雖然只是一句威脅的話語,但葉陽榮卻莫名其妙地覺得他真有這個能力,心中忌憚之下,竟真的沒有動彈。

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說話,便被鄧凝給打斷了,鄧凝沖楊開一抱拳,強擠出一絲微笑道:「這位朋友,多謝出手相救!」

他神色懇切,顯然是真心道謝,畢竟就算是魔血教的弟子,被人救了一命,也會心存感激的。

「與你無關!」楊開冷漠地回了一句,對這個鄧凝,他也說不上有多少好感,畢竟這傢伙正被自己兩個師兄追逐的時候,還往自己這邊飛來,顯然是打著要將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