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魔血城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魔血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楊開問起天運城,鄧凝顯然是誤會了什麼,以為他是影月殿的**,楊開不置可否,既沒承認也沒否認。

拍了個小小的馬屁之後,鄧凝話鋒一轉道:「天運城距離這裡倒是挺遠的,如果單靠星梭飛行的話,最起碼也得飛個半年以上才能抵達。」

「這麼遠!」楊開皺起眉頭,他知道幽暗星本身比較龐大,因為當時他金血剛成的時候,曾經驅動一滴金血繞著整個幽暗星飛了一圈,即便是以金血的速度,也消耗了不短的時間才飛了一個來回,可現在讓他花半年時間從這裡飛回天運城,他還是不太願意。

有這半年時間,他可以做很多事情。

見楊開這幅表情,鄧凝當即沉默不語,很快眉宇間閃過一絲掙扎之意,一咬牙道:「不過若是從萬里之外的魔血城的空間法陣經過的話,倒是可以節省很多時間,魔血城的空間法陣與天運城並不直接相連,但卻可以傳送到一個叫青石城的地方,那是離火教的地盤,從青石城飛往天運城,只需一個月左右,當然,如果楊兄能認識離火教的核心**,找到擔保之人,就可以直接動用青石城的空間法陣傳送到天運城了。」

「魔血城的空間法陣與青石城相連?」楊開眉頭一挑。

「不錯,因為我們魔血教和離火教有很多合作交易上的往來,所以兩教的**平時都走的比較近,時常也會合作出去歷練一番。」鄧凝笑呵呵地解釋道,又恰到好處地詢問一句:「楊兄若是方便的話,不妨與我一道去魔血城,在下在魔血教內也算是個核心**,擔保個人使用一下空間法陣,應該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聽他這麼說,楊開心中驚喜,暗暗想留這鄧凝一命果然還是有點用處的,不過表面上卻不動聲色,淡淡問道:「動用你們的空間法陣,需要什麼代價?」

鄧凝連忙擺手:「楊兄說笑了,這一次承楊兄救命之恩,在下正愁沒地方報答,如今有能用到鄧某的地方,鄧某欣喜還來不及,哪還需要楊兄付出什麼代價?更何況,動用一次空間法陣而已,只不過是消耗些聖晶,不算什麼大事,如果楊兄真的要從魔血城經過的話,這事就包在鄧某身上了。」

鄧凝拍著**保證,看樣子楊開剛才擊殺安至用,又助他幹掉葉陽榮,讓他真的起了與之結交的心思,所以這一番話說出來沒有絲毫做作,倒顯得豪氣萬丈。

楊開沉吟了一番,知道一個門下**若非長輩吩咐或者執行宗門任務,動用空間法陣肯定不止付出些聖晶就能使用的,絕對還有什麼其他的代價,但對方這般投其所好,楊開也沒有拒絕的道理,含笑點頭道:「那就有勞鄧兄了。」

「客氣客氣!」鄧凝一見楊開對自己的態度也有所轉變,心情同樣大好,暗暗覺得這筆買賣不虧,不但還了對方一個人情,似乎還有些賺頭的樣子。

「楊兄且稍等片刻,我去將那無恥之人的屍體處理下。」鄧凝說了一聲,又急匆匆地竄了出去。

殺人之後自然是要毀屍滅跡的,這種事楊開也乾的輕車熟路,當然不會多說什麼,不過當鄧凝走了之後,楊開卻神色怪異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胸口處,便是那個小小的煉器爐,可是如今,原本空蕩蕩的煉器爐卻靜靜地躺著一枚散發衝天血氣的赤紅丹藥。

正是之前鄧凝扔進流炎沙地的融血丹!

對魔血教這三個聖王境師兄弟不惜撕破臉皮要爭搶的東西,楊開自然是有些好奇的,所以當鄧凝把融血丹扔出去之後,楊開立刻就讓器靈竄了回去,悄悄地把融血丹裹了回來。

流炎沙地別人進不去,不代表器靈進不去,器靈本身就是因為地肺火池的地心之火力而誕生出來的,又在那石室內被烘烤了幾萬年,是火系器靈,怎會在意流炎沙地的炎熱?

而安至用見到的那一抹飛進楊開胸口的火光,正是得手之後返回的器靈。

雖然沒有仔細查探,但從那融血丹中蘊藏的衝天血氣來看,煉製這種東西只怕是少不了類似於血祭的辦法,而且丹藥內部還蘊藏著許多煞氣戾氣,並非是任何人都能服用的,恐怕只會魔血教這些**才有極大的用處,這種煞氣戾氣對魔血教的**不但沒有危害,反而還可能助其修為大進。

楊開讓器靈將它取回來,只是本著身為煉丹師的原則,好奇之下想研究一番罷了,倒也沒別的心思。

就在楊開沉思的時候,那邊鄧凝已經趕到了葉陽榮的屍體前,並沒有如楊開想像中直接毀屍滅跡的事情發生,鄧凝反而神色欣喜至極地盤膝坐在那屍體前,也不知道他動用了什麼樣的秘術,很快,那邊便傳來一陣陣鬼哭狼嚎的聲響,旋即血氣大漲,血光大放。

約莫半個時辰後,那邊葉陽榮的屍身化為一具枯骨,而鄧凝的手上,卻多了一枚類似於融血丹的赤紅丹丸,鄧凝表情滿意地望了一眼這枚丹丸,隨手將其收進了空間戒,彷彿大有收穫一般,這才將那枯骨轟個稀巴爛。

又主動地將葉陽榮和安至用掉落在地上的空間戒撿起,走了回來。

待發現楊開用一種怪怪的表情望著他的時候,鄧凝訕訕一笑,解釋道:「讓楊兄見笑了,不瞞楊兄,對魔血教的**來說,其他同門都是一個個活著的能幫助自己增進修為的人型良藥,所以宗門內部才不制止內鬥。」

楊開摸了摸下巴,汗顏道:「這麼說來,我倒是讓你浪費了一枚那樣的丹丸?」

他把安至用轟的屍骨無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