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六十二章 神樹蘇醒

第一千兩百六十二章 神樹蘇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感謝盟主aaa999aaa又一次十萬起點幣打賞,小莫感激不盡

***********

半年時間內,器靈和石傀兩個小東西大戰了十幾場,幾乎每一次都以平手而告終,楊開自然是懶得去管它們,也從不插手它們之間的爭鬥,打到最後,兩個小東西竟對彼此都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了,時而湊到一起,不知道在交流些什麼,一副很神秘的樣子。

半年時間,楊開除了穩固自身的聖王兩層境修為和煉化煉器爐之外,同樣也將龍骨龍珠一併稍微煉化了下,如今龍骨龍珠這兩樣逆天的材料都被收進了煉器爐中,而煉器爐則被收進了楊開體內,如此一來,楊開即便不去刻意煉化,器靈本身也可以藉助楊開體內的聖元,催動煉器爐的功效,再配以自身的精純火靈氣,持續不斷地煉化龍骨龍珠。

不過這兩樣東西不愧是真龍體內的材料,器靈足足煉化了它們兩個月,也沒見它們有多少變化,只不過稍微沾染上一些楊開的氣息,並不能為他所用,看樣子,想要徹底煉化它們沒有三年五載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楊開專門抽出時間來催動煉器爐的威力,才有可能加快進程。

楊開倒是不急,趁機參悟了一下魔血教弟子鄧凝給他的魔血絲秘術。

原本他要這個秘術,只是為了有一個出口對付那葉陽榮的借口罷了,順便也讓鄧凝投鼠忌器不會出賣自己,並沒有將這種秘術放在心中,但在他返回龍穴山的那一個月時間內,他竟發現這魔血絲秘術奇妙無比,而且非常適合自己修鍊。

這讓楊開意外至極。

魔血教是一個邪惡至極的勢力,與幽暗星上許多勢力都交惡不淺,而且它內部五年一小亂,十年一大亂。之所以還沒有被滅門,有大半的功勞就是因為這魔血絲秘術,魔血教內的那些長老供奉和護法們,都修鍊過這種秘術,與人爭鬥的時候動用這種秘術詭異無比,讓人防不勝防,所以一般人都懶得去找他們的麻煩。只要魔血教不是做出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就不會有滅門之憂。

而想要修鍊這種秘術,必須以自身的精血為根基,才能修鍊。

每一個武者體內的精血都是及其珍貴的,一旦動用,都會元氣大傷。可以說動用任意一滴金血,這個武者都得修養短則幾個月,長則幾年的時間才能恢復,而在魔血教中,有另外一套秘術與魔血絲相輔相成,可以讓教內弟子以精血為根基修鍊這魔血絲秘術而不會受損太過嚴重。

一旦修鍊有成,再拿來對敵。便會戰力飆升,因為是自身精血煉化而成,所以比用任何秘寶都要得心應手,魔血絲也被稱為不是秘寶的秘寶。

精血這東西對楊開來說同樣珍貴,輕易不敢動用,但是金血他有無數啊,而且金血中蘊藏的龐大生機和澎湃的氣血之力讓人難以想像,簡直就是修鍊魔血絲最佳的依仗。

楊開當時發現這一點的時候也是喜不自禁。而在此之前,他也一直在考慮修鍊魔血絲秘術的得失,直到前段時間,才決定開始修鍊。

因為這一套秘術,付出的精血越多,修鍊出來的魔血絲就越多,到時候威力就越大!

這簡直就是為楊開量身定製的秘術!他哪裡肯錯過。

現在他在對敵的時候。大多都是藉助九天神技,還有自身對聖元的控制領悟能力,缺少一些變化,若是能修鍊成這個魔血絲秘術的話。那他的這個短板將會被補充許多。

他如果修鍊這種秘術,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那就是修鍊出來的魔血絲威力會比魔血教弟子的魔血絲強大,因為這秘術的根基的就是精血,精血越強大,魔血絲自然就越恐怖。

這閉關的半年時間內,他有大半時間都在修鍊魔血絲,而如今也有一些小成的跡象。

石府內,楊開心念一動間,手指尖端出現一道微不可查的金芒,那金芒就如同一條絲線,長達幾丈,在楊開的神念控制下悠忽來回,靈動無比,發出的嗤嗤破空聲,似乎能將空間都切割開來,就如同手上握了一條無形的金鞭。

試驗了下這魔血絲秘術的威力,楊開還算滿意,畢竟這是耗費他一滴金血修鍊出來的東西,而且還沒有修鍊完全就有這樣的威能,如果修鍊完全的話,想必威力還會增加許多。

這才只是一道魔血絲而已,如果修鍊個幾十道,楊開幾乎難以想像它們會給敵人帶來多大的困擾。

領悟創建出魔血絲秘術的那位前輩高人確實天縱奇才,竟想到以自身精血來修鍊這種不是秘寶的秘寶,只不過他恐怕也無法預料,這世上竟還有楊開這種能動用無數金血的人存在,假以時日,必定能將他創建出的魔血絲秘術發揚光大。

不過……如今這東西已經不能被稱為魔血絲了,叫金血絲倒是更為恰當許多。

楊開咧嘴一笑,將金血絲又收回體內,繼續修鍊。

在此期間,他同樣耗費空靈晶,從中汲取能量,增強自身的空間力量。

眨眼間,又是三個月過去,楊開還是沒有要出關的跡象,不過龍穴山這邊卻是沒有需要讓他出面的地方,所以一切都安然無恙。

這一日,正在修鍊金血絲的楊開忽然神色一動,連忙睜開了雙眸,眼中流露出濃濃的驚喜,旋即再次閉上眼睛,心神遁入黑書空間內,神魂靈體顯化出來。

待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後,楊開正準備說出的話一下子被咽進肚中,面露愕然之色,怔怔地盯著前方一顆陽屬性及其濃郁的大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