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六十五章 黛鳶來訪

第一千兩百六十五章 黛鳶來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楊開這麼問,嫵衣抿嘴一笑,曖昧地望著他道:「不清楚呀,她來這裡之後也沒與多少人接觸,似乎不太喜歡跟人交流的樣子,我去看過她幾次,可總是說不上什麼話,不過她倒是每次都打探你的消息,嘻嘻……」

她竟跟魏古昌一樣,也生出了誤會。

楊開懶得去解釋,一臉愁容地想了想道:「算了,我去看看她,若是沒什麼重要的事,她應該不會巴巴地到這裡來的。」

這般說著,便直直地走了出去。

他本來還想從嫵衣和陽炎這裡打探點消息,好事先有個準備,但沒想到人家都來了一個月,可她到此的來意卻沒透露分毫。

楊開暗暗覺得有些頭疼,黛鳶不像是那種沒事過來看看的人,她既然過來,肯定是有事要求自己,如果真的只是萍水相逢,楊開一口回絕也就算了,但這女人跟魏古昌和董萱兒關係都不淺,而且跟自己也在流炎沙地共處了一段時間,要是拒絕的太乾脆,臉面上也不好看。

只能問清楚她到底找自己要幹什麼再做打算了。

片刻後,楊開來到百丈開外的另一棟精緻閣樓前,他事先用神念查探過,自然知道黛鳶就住在這閣樓內,此刻閣樓里黛鳶氣息平穩,看樣子是在打坐修鍊。

楊開只能朗聲喊道:「黛鳶姑娘,楊開來了。」

平穩的氣息出現了一瞬間的波動,旋即閣樓里傳來黛鳶驚喜的聲音:「楊師弟請進,黛鳶正在運功之中,不便立刻相迎還望見諒,你且稍等片刻,我收功後就會下來的。」

楊開輕輕頷首,大步走了進去。

這裡的閣樓都是分兩層的,嫵衣等人建造的時候考慮過住在這裡的人要接待客人的事情,所以一層一般都是用來招待別人用的。二層才是閣樓主人打坐修鍊的地方。

楊開進了閣樓一層,自顧地找了個椅子坐下,反正這裡是他的地盤,真算下來,黛鳶才是客人,他也不必客氣什麼。

靜靜地等候了一會,樓梯處傳來一陣腳步聲。黛鳶一身淺藍宮裝地從上面走下來,臉上掛著一絲笑容。

那宮裝將她的完美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前凸後翹,蠻腰處纖細曼妙,楊開望著她,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可惜之色。因為若是這個女人不是容貌的關係,那她絕對是一個尤物,可惜那天生不足之處,讓她的魅力大打折扣。

楊開眼中的異色雖然一閃而逝,但還是被黛鳶看著正著,這女人蕙質蘭心,哪裡不曉得楊開在惋惜什麼?心中明鏡一般。面上卻不動聲色,口上道了聲歉,便坐在了緊挨在楊開旁邊的椅子上,芊芊玉手一拂,手上戒指華光一閃,便有一盤精美的靈果出現在了桌子上。

「這是我從琉璃門的紫霧山上摘下來的紫霧果,整個幽暗星除了我們琉璃門之外再沒別的地方有這種靈果,雖然比不上在流炎沙地里的那些靈果靈藥。但對所有武者的聖元提純都大有幫助,楊師弟若不嫌棄,不妨品嘗一二。」黛鳶笑吟吟地介紹起來,一臉期待的模樣。

楊開咧嘴一笑:「黛鳶姑娘有心了,那楊某就不客氣了。」

心中雖然暗暗嘀咕不已,知道對方絕對是找自己有事來了,手上卻捏起一枚紫色的小果。微微看了看。

這紫霧果他雖然是頭一次聽說,但看它紫韻流動,香氣撲鼻,想來在琉璃門內。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吃上的,黛鳶既然特意帶來了,他自然是要品嘗品嘗。

將那紫色小果丟進口中,稍微咀嚼幾下,口中頓時甘甜一片,讓楊開眉頭一挑。

這東西的味道竟然極佳,那股甜意似乎能直衝腦海,讓人舒爽萬分。

而待將紫霧果咽下肚中之後,楊開便感覺到一股熱流自腹部內蔓延開來,很快便逸進自己的四肢百骸,精純著自身的聖元,雖然效果不大,但確實有些效果。

楊開一聲不吭,又拿起一枚紫霧果吃下,接連吃了三顆,才稱讚起來。

黛鳶見他如此表情,也是大為欣喜。

接下來,楊開便與黛鳶聊起了在流炎沙地分開之後的事情,一時間談的倒也賓主盡歡。

但讓楊開鬱悶的是,黛鳶竟似乎就是來找他聊天的一樣,隻字不提來此的目的,反正楊開說什麼,她也有話接上,場面倒是融洽和諧,彷彿多年不見的兩個老朋友,正在訴述自己平生的經歷般,而且伴隨著黛鳶時不時發出的悅耳笑聲,時間過的飛快。

兩個時辰後,楊開先按捺不住了,輕咳一聲道:「黛鳶姑娘到這龍穴山來,不知有何要事?如果有要楊某幫忙的話,還請黛鳶姑娘明言,只要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楊某必定不會推脫。」

楊開也沒把話說的太滿,若不是什麼大事,不太浪費時間,隨手能幫她一把就幫她一把,但如果黛鳶要求他去做什麼危險的事,楊開就不會答應了。

他可不想在幽暗星上樹敵太多,單是一個流雲谷的陸葉就足夠讓他頭疼了。

他也不知道那個叫陸葉的傢伙為什麼盯著自己,搞的楊開一頭霧水,在流炎沙地第三層與他大戰一場,雖然憑藉空間之刃斬下他一隻胳膊,但這種人不死,楊開睡覺都沒法安心。

楊開這麼一問,黛鳶立刻沉默起來,輕咬著紅唇,似乎很遲疑的模樣,有些欲言又止。

楊開也不催促她,只是坐在一旁靜靜地等待,同時心中警惕萬分,黛鳶這般遲疑,看樣子要自己幫的果然不是小忙啊。

他已經在考慮該用什麼說辭來拒絕對方了。

就在這時,黛鳶忽然抬頭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