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六十六章 捨近求遠

第一千兩百六十六章 捨近求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聽說有種人能夠聞香識女人,卻從來沒聽說有人可以嗅出別人身上的葯香和丹香,而且黛鳶剛才說的事確實一點錯都沒有,在大半年之前,他還真的煉製過凝虛丹和血莉丹,當然,還有其他的一些丹藥,不知道是時間太久丹香散盡,黛鳶沒嗅出來還是沒有提及。

這個特殊的能力倒是讓楊開大為驚奇。

「當然,如果僅憑這一點,我也無法判斷楊師弟是虛級煉丹師,也有可能是此地有一位這樣的高人,楊師弟在他身邊耳濡目染,沾染了丹香的緣故。但是……」黛鳶詭秘一笑,「自我來到這裡一個月以來,我發現這裡似乎並沒有這樣的高人存在,而且,上次你在流炎沙地中給影月殿幾個弟子還有我的一些療傷丹,分明都是才煉製不久的丹藥,所以黛鳶就大膽猜測了,楊師弟就是那煉丹之人,而那些丹藥每一顆都品質不凡,煉製它們的人明顯等級不低。」

楊開這次倒是沒再否認。

黛鳶有這樣的奇特本事,他就算否認也沒用,不過同時心中也暗鬆了一口氣,畢竟這種本事大概也只有黛鳶擁有,其他人是不可能通過這些信息推斷出楊開是虛級煉丹師的。

而黛鳶看起來也是能夠信任的人,楊開倒不擔心她會出賣了自己。

想到這裡,楊開心頭稍安,和煦一笑道:「黛鳶姑娘先要確認楊某煉丹師的身份,難道姑娘是想讓我幫你煉丹?」

他也只能做出這種猜想,而且如果真是這樣,那一切都可以解釋的通了。

哪知黛鳶竟緩緩搖頭:「並非煉丹,但是確實與煉丹有關,要不然我也不會找到這裡來。」

楊開微微一笑:「雖然我不知道你要我做什麼,但是在幽暗星上能幫到你的,應該不止我一個吧,不瞞黛鳶姑娘。我如今也不過是個虛級下品煉丹師而已,看你在琉璃門的身份地位似乎不低,難道琉璃門中就沒有虛級煉丹師?而且就算琉璃門沒有,難道不能請葯丹門的那些大師出手?他們每一個在煉丹術的造詣都不是我能比的。」

上次楊開也了解到,葯丹門裡面可是有五位虛級煉丹師的,每一個都德高望重,再說了。琉璃門偌大一個宗門,不可能沒有這種等級的煉丹師,最少也會有一位。

可她竟捨近求遠,跑到龍穴山來找自己,讓楊開感覺很是奇怪。

「若是可以的話,我何必來為難楊師弟?」黛鳶面上浮現出一抹苦笑。「門中確實有一位簫大師,是虛級煉丹師不假,但是黛鳶實在有些逼不得已的苦衷,不便請簫大師出手。」

「簫大師……」楊開眉頭一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和藹的面容來,回想起當初在藥王谷的簫浮生了,沒想到琉璃門的這個煉丹師居然也姓簫。

「至於葯丹門的幾位前輩……」黛鳶黛眉緊皺。「其中四人與簫大師一樣的原因,我不便請他們,還有最後一位倒是個合適的人選,可惜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黛鳶沒有這個能力。」

楊開愕然地望了她一眼。

這個女人實力境界不低,而且手段不俗,他本以為對方在琉璃門中肯定很受器重和栽培才對,但是從她這些話中。楊開卻嗅到了一絲不正常的氣息。

她好像並非跟自己想的一樣,在琉璃門內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啊。

再想想在流炎沙地第三層那山谷中,等待紅燭果成熟時,附近的幾個琉璃門弟子分明看到了黛鳶,卻沒有與她打招呼的詭異情形,而從始至終。她都是獨自一人行動,身邊並沒有其他的琉璃門弟子陪同,跟尹素蝶的待遇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楊開忽然覺得自己明白了什麼。

「所以,我能找的。也只有楊師弟你了。」黛鳶忽然抬起頭,殷切地望著楊開,那星辰般的眸子透著一股懇求之意。

楊開心中一動,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能說說具體要我幫你做什麼么?」

黛鳶咬了咬紅唇,尷尬道:「在楊師弟答應之前,我實在不便告知。」

楊開臉色一沉,有些不悅起來。這女人,跑來找自己幫忙,卻含糊其辭,楊開縱然對她印象不錯,也不會傻乎乎地去答應這種事。

正要拒絕的時候,黛鳶卻急忙道:「但是我可以保證,絕對是楊師弟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且不會讓你浪費太多時間和太大的精力,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只要三日功夫就可以了,事成之後,黛鳶必有重謝。」

楊開自然不會在乎她說的什麼重謝,黛鳶都沒能力請葯丹門的長老出手,哪有什麼太好的東西送出來?只是如果只需要三天時間,又不費心費力的話,倒是可以考慮一下的。

「但是……」黛鳶小心翼翼地望了望楊開,似乎自己都沒什麼底氣能說服他,語氣弱弱地道:「如果楊師弟答應的話,必須得跟我返回一趟琉璃門才行。」

楊開抬起眼帘看了看她,黛鳶一聲不吭,只是輕咬著薄唇,等待楊開的答覆。

片刻後,楊開淡然一笑:「此事容我考慮考慮吧,龍穴山這邊風景不錯,黛鳶姑娘如果閑著無聊的話,可以隨意走動走動,至於你說的事情,我三天後給你答覆。」

黛鳶眼眸一黯,知道楊開沒有直接拒絕已經算是給自己面子了,他口氣中的推諉之意那麼明顯,黛鳶怎會聽不出來?

對方說三天後答覆,只怕三天後也是空等一場。

幽幽地嘆了口氣,雖然滿心失落,但黛鳶依然強擠出一絲笑容來:「那黛鳶就靜候楊師弟佳音了。」

當下,楊開便與她告辭,離開了那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