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六十八章 啟程

第一千兩百六十八章 啟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龍穴山的一棟閣樓里,黛鳶坐在二層的窗戶邊,手托香腮凝視著下方,臉上一片患得患失的神色。

整個龍穴山一直都很安寧靜謐,因為居住在這裡的武者本來就不多,只有幾十人而已,雖然修為都不是很高,但卻勤奮異常,大多數時間,大家都在閉關修鍊中,只有那些執守的武者,才會時不時地走動一下,檢查檢查龍穴山四周的情況。

今天便是與楊開約定好的三日之期,黛鳶在破曉之時便從打坐中醒來,心緒不安地坐在這裡,想從閣樓下看到楊開的身影。

儘管知道這恐怕是個奢望,但她還是抱著最後一線期待。

太陽已經升起來了,溫暖的陽光普照,讓整個龍穴山看起來更添一絲朦朧美麗,此地確實是一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只怕比自己在琉璃門的千幻峰也不差多少。

真不知道這些人如何把一條平淡無奇的山脈改變成這樣的,她聽說這裡以前根本無人問津,可是現在,這裡卻成了附近聞名的修鍊聖地,好多沒有歸屬的武者都慕名而來,想加入此地,在這裡弄個容身之處。

但此地的武者並不接納外人,也沒有要發展壯大的意思,只是自顧地生活修鍊。

這是個明智的做法,畢竟這裡還在影月殿的眼皮子底下,如果真有發展壯大的心思,影月殿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想到這裡,黛鳶啞然失笑這裡有楊開坐鎮,以他的精明和手段,肯定是不會做出這種自掘墳墓之事,自己倒有些杞人憂天了。

胡思亂想了一陣,心緒倒是平靜了許多抬頭看看天空,已經日上三竿了,再看看下方,根本沒有自己希望看到的身影。

黛鳶幽幽一嘆,知道自己怕是空等了一場,沒有什麼怨憤和不甘,只是嘴角邊泛起一抹苦笑正滿心失落轉過身去,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神色一動再次回頭。

頃刻間,黛鳶的一雙眼眸明亮起來,泛起又驚又喜的光芒,怔怔地凝視下方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一道身影。

「黛鳶姑娘,早上好!」楊開站在下面,沖她笑呵呵地打了聲招呼。

黛鳶一時間竟愣在了原地不過很快,神色便恢復如常,沖楊開輕輕頷首道:「楊師弟也早上好,你且稍等,我這就下來!」

一邊說,一邊迅速轉身朝閣樓下走去,儘管神態沉穩,但略微有些凌亂的步伐卻彰顯了她此刻內心的緊張。

她不知道楊開會給出什麼樣的答案,要說他會拒絕自己,似乎沒必要這麼一大早的就跑來吧?而且前幾天他的推諉之意已經很明顯了,就算楊開拒絕她,她也不意外。

可若是說他答應了自己,又是因為什麼呢?自己沒有一點說服他的把握。

心中七上八下地胡亂想著,黛鳶很快就到了閣樓一層見到楊開之後,雙眸直直地望著他,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麼。

「黛鳶姑娘有沒有什麼要收拾的?若是沒有的話,我們這就上路吧!」楊開面含著一抹和煦生風的微笑。

「啊?」黛鳶一愣,竟怔在了原地。

楊開呵呵一笑道:「怎麼,黛鳶姑娘不是要跟你去一趟琉璃門么?難道龍穴山的風景讓姑娘流連忘返了?若是這樣的話,不妨多住幾日。」

「不是不是!」黛鳶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擺手,眼眸中溢滿了驚喜之色,「此地風景雖好,但是我卻無心欣賞,只是……」

「只是黛鳶姑娘疑惑我為什麼答應跟你走一趟了?」楊開似笑非笑地望著黛鳶,一語道破她心中的狐疑。

黛鳶神色略有些尷尬,她本來就要求楊開跟她去琉璃門的,可是如今人家一口答應下來,她卻在疑神疑鬼,自然有些不妥。

「很簡單。」楊開早就準備好的說辭,當下開口道:「從流炎沙地回來之後,我閉關了大半年,覺得是時候該出去走動走動,我如今又到了一處瓶頸,自然不願閉門造車。而且我的來歷你想必也清楚,所以對幽暗星上各大宗門還是很好奇的,如今有這麼一個機會近距離的接觸下,自然不想錯過,去開開眼界也是好的。」

聽他這麼說,黛鳶心中疑慮盡消,展顏一笑道:「原來如此,不過我們琉璃門雖然在幽暗星上勢力不弱,但論宗門氣象和威勢,卻是不及戰天盟和雷台宗,改日楊師弟若是有機會去戰天盟和雷台宗看看的話,就會知道我琉璃門的不足了。不過楊師弟居然又到了修為的瓶頸處,真是資質驚人啊。」

黛鳶這句話可是衷心而言,在流炎沙地中她與楊開一起行動的時候,楊開才是聖王一層境的修為,雖然分開後不知道楊開遭遇什麼,得以讓他突破到了聖王兩層境,但現在就到了兩層境的巔峰,還是太讓人吃驚。

看樣子這個楊師弟在流炎沙地中獲得的機緣還真不小,否則修為境界哪能增長的這麼快?黛鳶心中暗暗想著。

不過到了瓶頸,確實應該到處走走。

一念至此,黛鳶微笑道:「我沒有什麼要收拾的,我們這就上路吧,這裡距離琉璃門不近,就算通過空間法陣,也要耗費一個月的時間才行。」

「無妨,這一趟出門我主要是散心,時間不是問題。對了,忘記跟你說了,這一趟不止我一個人過去,陽炎也會與我一道,不知道方便不方便?」楊開忽然話鋒一轉,開口詢問。

「陽炎姑娘么?沒有什麼不方便的。」黛鳶聞言,立刻答應下來,沒有絲毫遲疑,扭頭四望之下,果然見到不遠處,一身黑袍的陽炎俏生生地站在哪裡,彷彿一朵漆黑的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