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 解毒

第一千兩百七十三章 解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黛鳶返回之後,先是去陽炎交流了一通,待拿到一塊令牌之後,心情立刻好了許多。

因為陽炎不但破解了她洞府外面的那個天然陣法,而且還加以改動,讓陣法變得更加完善可用,不但威力提升三成,還增加了幾種變化之能,這讓黛鳶欣喜萬分的同時,也在暗暗驚詫陽炎陣法水準,而經此一事,她與陽炎的關係似乎一下子和睦起來,彼此間姐妹相稱了。

這讓楊開大為迷茫,只感覺女人心海底針,變幻莫測,之前兩人在趕路的時候,都跟悶葫蘆一樣,一個月時間沒有說過話,而現在僅僅只是因為一個陣法便親昵無比。

男人是不會這樣的。

她回來之後,楊開自然開始詢問她要自己所幫之事,但黛鳶還是有些遲疑期艾,只讓楊開再等幾日,她還要做些準備,到時候自然會如實告知。

聽她這麼說,楊開便不再勉強她,當下靜靜等待起來。

又是匆匆幾日之後,這一日,楊開正在石室內打坐,一邊修鍊魔血絲,一邊打出自身的聖元,灌入面前的一個煉器爐中,而那煉器爐內,一隻赤紅火鳥正翻滾不停,口中不斷地噴塗出精純濃郁的火靈氣,朝煉器爐內的龍骨龍珠灼燒焚煉。

雖然煉化龍骨龍珠需要耗費的時間很長,但楊開只要一有時間,便會主動地去催發煉器爐的威能,加快這個煉化的進程。

他很期待龍骨龍珠被煉化成一體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就在他催動聖元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敲門聲,楊開眼帘一抬。再打出一道聖元之後,深吸一口氣,平息了自身力量的翻滾,片刻後,又伸手將煉器爐招了回來,收入體內,這才站起身,走到門邊。打開石門。

黛鳶俏生生地站在那裡,不知道為什麼,卻有些患得患失的樣子。

待感受到房間內一股熱浪撲來的時候,她驚訝地看了楊開一眼,本能地以為楊開正在煉丹,但空氣中並沒有什麼丹香或者葯香。不免讓她有些奇怪。

沒去在意這些,黛鳶輕聲問道:「我可以進來么?」

楊開點點頭,讓出身子。等黛鳶走進之後,這才關好房門,來到房間內一個石墩上坐下,主動開口道:「是不是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恩。」黛鳶輕咬了下紅唇,微微頷首。

「那我們這就開始吧。」楊開微微一笑,「不過在此之前,黛鳶姑娘是不是該告訴我,到底要我幫什麼忙,又要我具體如何做了?」

「我這次來,正是要告訴你這些的。」黛鳶瞥了他一眼。眼眸竟然泛起了些水盈盈的色彩,而臉頰上還浮現出兩抹不易察覺的緋紅之色。

這讓楊開大為驚奇。不知道黛鳶要說的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居然會有這樣的表現。

黛鳶坐在那裡,彷彿有些坐立不安的樣子,兩隻小手無意識地攪在一起,沉默了好一會,才一咬牙。開口道:「其實,我請楊師弟過來,是為我解毒的。」

「解毒?」楊開眉頭一挑,一臉的意外之色,「黛鳶姑娘中了毒?我還真沒看出來,不知道黛鳶姑娘中的是什麼毒,若是方便的話還請告知,說不定我還真知道煉製那解毒丹的方法。」

「我中的毒,是沒有解毒丹的。」黛鳶聞言,苦笑搖頭。

「哦?」楊開頓時來了興趣,黛鳶之前在龍穴山請他來的時候,確實說過,要他幫的忙跟煉丹有關,現在既然是解毒,那確實如此,她並沒有說謊,但黛鳶說她中的毒沒有解毒丹可以化解,說明這種毒一定非同一般,自然讓楊開有些關注。

或許是身為煉丹師的緣故,凡是跟草藥和丹藥有關係的東西,楊開都想多多了解一些。

「我中的是千幻琉璃之毒!」黛鳶語出驚人,神色嚴肅,看不出一絲看玩笑的神色。

「千幻琉璃之毒……」楊開愕然,「千幻琉璃不是貴宗的至寶么?而且我聽說它是一種奇特的煉器材料,並不具備毒性啊,你怎麼會中這種東西的毒,又是怎麼沾染上的?」

楊開好奇萬分,因為黛鳶說的事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他雖然對千幻琉璃不太了解,可也知道這種煉器材料本身並無毒性的。

「千幻琉璃確實不具備毒性。」黛鳶聞言苦笑了一聲,伸手捋了下耳邊秀髮,聲音低沉道:「可若是生吞服下呢?」

楊開臉色微變,直直地盯著黛鳶,雙眸眯緊了。

「楊師弟不必懷疑,我確實是生吞服下了千幻琉璃,而且已經服用了好多年了,自我進入入聖境開始,就一直在服用!」黛鳶微微一笑。

「怎麼會有這種事?」楊開呆立當場,這女人居然服用一種煉器材料,這不是自尋死路的做法么?哪有人會去服用這種東西的?嫌命長也不至於這麼干啊。

「我服用它,自然是有原因的。」黛鳶似乎知道楊開會有這種反應,所以一點都不意外,「因為我修鍊的功法,就叫千幻琉璃功,這種功法,是我琉璃門開派祖師根據琉璃山而創建出來的,幾乎每一代琉璃門的弟子中,都有人要修鍊這種功法,而這一代修鍊這種功法的人,便是我,修鍊這種功法就必須得服用千幻琉璃。」

「嘿嘿,這麼奇怪的功法,看樣子不是什麼好東西啊。」楊開皮笑肉不笑地揶揄了一聲。

「恩,但對宗門來說,卻是不可或缺的,而千幻峰也一直被作為修鍊此功法的人居住之地,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名字。」

「上一位住在這裡的人,也是修鍊這種功法的?」楊開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