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陰池

第一千兩百七十五章 陰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記下了!」楊開微微頷首,若有所思地看了黛鳶一眼,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開口道:「你現在心緒不是太穩定,這樣吧,你再休息兩日,兩日之後,我們便開始如何?」

雖然黛鳶迫不及待想立刻開始,但既然楊開這麼說了,她也不便反對,當下點頭稱是,又與楊開商議了一些小細節便告辭離去了。

等到黛鳶離開之後,楊開才坐在房間的石床上,摸著下巴沉思了一陣,片刻後,大手一揮,床上立刻出現了許多藥材。

旋即他又取出了自己的煉丹爐,迸發出神識之火,將那一株株不同的藥材包裹而起,凝練著內部蘊藏的藥液。

兩日時間一晃而過,當楊開從打坐中睜開雙眸的時候,神念往外一掃,便發現了黛鳶正站在外面,經過兩日的恢復和調整,此刻她的心情和情緒盡皆平復,神色無喜無悲,站在門外也沒有催促之意,只是靜候楊開主動出來。

楊開微微一笑,覺得她的狀態調整的不錯,連忙起身走下石床,打開房門。

黛鳶聽到動靜,抬起眼帘,見到楊開之後,沖他淡淡一笑。

「走吧!」楊開示意了下,黛鳶點點頭,當即領路而去。

再次回到之前路過的那個巨大石室,黛鳶領著楊開從另一側的甬道走入,這個甬道似乎直通地下深處,盤旋而入,人工開鑿出來一些階梯,所以也不顯陡峭。甬道兩旁,同樣點綴了一些照明用的奇石。讓光線柔和散發。

隨著黛鳶往下走去,楊開不言不語,不過神念卻一直在往下面蔓延著。

走到半途,楊開忽然感覺到迎面一股寒意襲來,這種寒意並非是單純的寒冷,而是一種讓人覺得有些毛骨悚然的陰寒,嚴格來說,這是一股陰氣。只有陰氣匯聚之地,才有這樣的陰寒。

看樣子,那所謂的陰池就隱藏在下面了,楊開心頭恍然。

這種陰寒對楊開根本造不成什麼困擾,甚至無需運轉聖元,單憑肉身就可以輕鬆抵擋,而黛鳶也同樣如此。她的肉身縱然比不上楊開,但修為境界擺在這,而且陰池放在此地已經好多年了,想必黛鳶為了驅毒做準備早已下來查探了無數次,她自然也不會受什麼影響的。

越往下去,那種陰寒的感覺就越是強烈。

待到半柱香後。黛鳶終於不得不運轉聖元護體,體表上泛起一層淡淡的熒光,將陰寒抵擋在外。

又往下走了許久,眼前才豁然開朗。下方同樣有一個巨大的石室,但在這石室中。卻是空無一物,而肉眼望去。這間石室內卻遍布著濃郁到凝結的陰寒氣息,一縷一縷,一道一道,充斥在石室的每一個角落。

石室的四周石壁上,也結滿了雪白的寒霜,這裡的溫度已經低到了一個另人髮指的程度。

石室的正中央處,有一個佔地面積不足三丈,如水潭般的小池子,那一縷縷陰寒之氣正是從這個小池子中逸散出來的。

楊開臉色微微一變:「黛鳶姑娘,這個陰池是千年陰池還是萬年陰池?」

黛鳶似乎知道楊開想問什麼,聞言一笑道:「據那位前輩所說,這個陰池形成最起碼也有五六千年的時間了。」

楊開皺了皺眉頭:「如此長的時間,這個陰池中的陰寒之水可不是你能承受的,你確定還要繼續?」

陰池也分年限,楊開之前沒聽黛鳶說起關於陰池的事,本以為浸泡進去兇險不大,所以並沒有多加詢問,可沒想到這個陰池居然有五六千年的歷史了,這樣的陰池,黛鳶恐怕一泡進去,立刻就會被凍成冰雕。

黛鳶微微一笑:「楊師弟放心,在此之前,我就已經做了許多準備,並在陰池之水中融合了許多火屬性和陽屬性的藥材中和那陰寒之力,再加上我本身也是煉丹師,修鍊了一套火屬性的功法,所以只要小心一些,應該沒什麼問題的,更何況……現在不繼續的話,我就只能等死,換做是楊師弟處於如今局面,會做出什麼選擇?」

楊開默然,知道黛鳶也是逼不得已,有自己的苦衷,當下不再勸說。

「楊師弟放心,我已經在自己打坐的房間里留下了信函,若是這一次真出了什麼意外,而我就此隕落的話,你可以拿著那信函交給我師尊,信函上說明了一切,她看了之後不會為難你的,我師尊是居住在萬仞峰上的宮傲芙宮長老,屆時你若離去,找他便可!」

她一副在交代後事的模樣,讓楊開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不過還是點頭道:「我知道了!」

黛鳶微笑頷首,招手道:「請隨我來吧。」

片刻後,兩人便來到了陰池旁,楊開放眼望去,發現這池水不深,只有三尺左右,但清澈見底,不染絲毫雜質,水波不動,宛若一潭死水,但就是這麼一潭死水,若是讓修鍊了陰邪功法的武者看到,勢必會欣喜若狂,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將這陰池弄到手。

因為這陰池對他們的作用實在是太大了,不啻於一些頂尖的天才地寶,珍稀良藥。

此刻,陰池四周有一些陣法的痕迹遺留,應該是以前那位琉璃門的前輩將陰池搬運回這裡,再用陣法束縛陰池之效所布置下來的。

黛鳶指著旁邊一個地方道:「等會楊師弟就坐在這裡好了,我會配合你來行動的。」

「好!」楊開點點頭,身形一晃便來到了那個位置,盤膝坐了下來。

「也沒什麼要準備了吧?」黛鳶似乎自言自語了一聲,神色複雜地看了一眼那散發陰氣的陰池,忽然又莞爾一笑:「楊師弟,不管怎樣,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