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七十九章 真的是你

第一千兩百七十九章 真的是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見到這個少婦說話,宮星河的臉色稍霽,點頭道:「芙兒,說說看,是什麼辦法?」

那少婦聞言一笑:「父親莫不是忘記了?在我門下,還有一個修鍊了千幻琉璃功的弟子。.」

這少婦與宮星河赫然是父女關係,而且兩人都是返虛三層境的強者,這種情況在幽暗星上並不稀奇,因為返虛三層境便是此地武者能修鍊到的極限,所以很多大宗門內,都有一些父子輩,師徒輩的武者有同樣的修為境界。

而聽宮星河對這個少婦的稱呼和少婦所說之話,她赫然就是黛鳶跟楊開提過的,居住在萬仞峰上的宮傲芙。

「千幻琉璃功……」宮星河一聽到這幾個字,眼眸深處竟流露出一絲忌憚之色,其他長老同樣如此,似乎是回想起了什麼,表情複雜。

「就是居住在千幻峰上的那個小輩?」宮星河眼中異色很快收斂,淡淡地問了一句。

「不錯。」宮傲芙螓首輕頷。

「她人在何處?」宮星河問道。

「似乎正在往這邊趕來,應該也是看到這邊發生的事了。」宮傲芙說話間,扭頭朝一邊望去,在那邊,一道青虹正迅速朝這邊馳來。

眾人等待片刻,那青虹便飛到了近前,微微一頓,便露出一個曼妙的身影。

不過當眾人看清這人影的面孔之後,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一些異色。

來人自然是急忙趕來的黛鳶,似乎早就知道此地會聚集這麼多門中高層和長輩,所以黛鳶一點也不顯慌張,先是不卑不亢地沖宮星河行了一禮,口上道:「千幻峰弟子黛鳶,見過門主!」

宮星河輕輕頷首,沒有多說什麼。

黛鳶這才向宮傲芙行禮,又沖眾多長老和長輩們問了聲好。

宮傲芙黛眉微微皺著,神念在黛鳶身上掃視,狐疑道:「鳶兒,你這幾日做了什麼,怎麼氣血有些虧損的樣子?」

黛鳶垂首回稟道:「弟子在修鍊上出了點岔子,不過並無大礙,勞師尊掛懷。」

口上雖然這般說,但黛鳶的神情漠然,似乎只是例行公事般,機械無比。

見此,宮星河皺了皺眉,倒也沒在意她的態度,開口道:「你師尊說你有辦法查探琉璃山下方的情況,是不是這樣?」

「查探琉璃山?」

「恩,我們懷疑地下的一處禁制損壞了,只是不知道是人為破壞的還是自己損壞的,所以需要你來查看一番,有沒有什麼問題?」

「宗門養我育我,如今有用到我的地方,黛鳶自然不會推辭!」黛鳶淡淡回道。

聽聞此言,宮傲芙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口,只是道:「既然如此,那你查探一下,將情況告知我們。」

「弟子遵命!」黛鳶並沒有遲疑,當即閉上了雙眸,運轉功法,很快,從她的嬌軀內綻放出如琉璃山爆發一模一樣的琉璃神光,只不過這些琉璃神光卻不及琉璃山本身的千萬分之一,而那琉璃神光只是在黛鳶身邊一陣晃動,便化為一道光霞,直衝出去,轉瞬間沒入琉璃山中。

見此情形,不少從未見過千幻琉璃功的長老們都流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因為千幻琉璃山不被五行所克,而且還具有束身拘魂的功效,所以即便他們的修為境界遠高於黛鳶,也無法放出神念,更無法施展什麼手段來查探琉璃山下方的情況。

可如今,只有聖王三層境的黛鳶卻輕而易舉地做到了此事,讓他們在感興趣的同時,又不免有些震驚。

千幻琉璃功他們自然知曉,也知道修鍊這種功法的危害,所以只是略一沉思,便不再關注黛鳶,靜靜地等待了起來。

許久之後,那飛射進琉璃山中的一道霞光忽然又閃現了出來,衝進黛鳶的嬌軀內。

見此情形,諸多琉璃門的高層都望向黛鳶,等待她的答案。

而黛鳶卻依然緊閉著雙眸,似乎是在感知著什麼,好一會,她才睜開眼睛,躬身道:「回稟門主,師尊,琉璃山下的禁制確實損壞了,而在那禁制的旁邊,似乎還有一隻妖獸的屍體,好像是因為這隻妖獸觸動了禁制的緣故,不但被禁制擊殺,還讓禁制受損。」

「妖獸?」那杜姓美婦臉色微微一變,「該不會是鑽山獸吧?」

「不會啊。」馬姓男子也一臉不解,「按道理來說,鑽山獸不應該會破壞禁制的啊,它好多次深入其中查探,也沒有出過什麼差錯,這一次為何會這樣?」

杜姓美婦望著黛鳶,微微一笑問道:「這位師侄,你該不會查探錯了吧?鑽山獸是我們從萬獸門中買來,專門用在此地的妖獸,它應該不會破壞禁制的。」

「那我就不清楚了,只是我查探到的情況就是如此,如果杜長老不信的話,可以另尋他法自行查探。」黛鳶說了兩句話之後,臉色隱隱有些發白,似乎剛才施展千幻琉璃功讓她有些勞累。

杜姓美婦訕訕一笑,不便再多說什麼,若是她有辦法仔細查探的話,哪還需要藉助黛鳶的能力?只是她與馬姓長老一直看守此地,如今琉璃山出了問題,他們多少要擔一些責任。

「既然是鑽山獸的問題,那就沒什麼大礙了,剩下的只需要將陣法修補好就成了。地下的那處禁制壞了也就壞了,另尋他法彌補吧。」宮星河臉上閃過一絲若有所思的神色,倒是沒有追問黛鳶太多問題。

「父親……既然是鑽山獸的問題,那這段時間來訪的客人要不要清查了?」宮傲芙問這個問題的時候,瞥了黛鳶一眼,顯然是從尹素蝶那裡得知過,前幾日黛鳶也有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