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八十章 追兵

第一千兩百八十章 追兵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好在這事除了修鍊了千幻琉璃功的她能夠得知之外,即便是門主也無法探查,除非將整個琉璃山搬起來。而之前她又將罪責推到了那隻鑽山獸身上,想必楊開不會遭到什麼懷疑。

一念至此,黛鳶心中稍安,當即決定將此事默默埋在心中,不對任何人說明,甚至連楊開住過的房間地下深處的那條小通道存在的痕迹,她也想方設法地掩蓋住了。

楊開也不曾想到,黛鳶能有辦法查探到一切,他以為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

他在臨走之前,可是特意讓石傀將地下的那條通道給修補好了,可他和陽炎都小瞧了千幻琉璃功和琉璃神光的玄妙。

此時此刻,楊開與陽炎兩人已經距離太清山脈十萬里之遙,正在朝某個位置飛去。

但楊開依然有一種微妙的不妥感,神色凝重,神念一直在查探附近的情況。

「我怎麼感覺你有些小心翼翼的?」陽炎皺了皺眉詢問道。

「恩。石傀在出來的時候,遇到了一隻很奇怪的妖獸,雖然那妖獸只是六階水準,被它一巴掌拍死了,但琉璃山那邊的變故肯定與此有關,我不知道那妖獸是不是傳遞迴去什麼信息了,如果是的話,我們得走快點。」

「小小打死了一隻妖獸?」陽炎驚呼一聲,這事她還是只到現在才知道。

「應該是琉璃門特別豢養的妖獸吧,具體是什麼種類我也不知道。只曉得它能無視琉璃山下方的種種禁制,估計是琉璃門的人放下去查探情況的。也幸虧石傀機靈,沒給它任何反應的時間就痛下殺手,否則的話,我們這一次肯定會麻煩纏身……咦。」說話間,楊開的身形忽然一頓,抬頭望著前方,神色微動間,駐足不前了。

「怎麼了?」

「有人朝這邊來了。」楊開眯眼朝那邊望去。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陽炎也順著他所望的方向望去,可什麼都沒發現,但她知道楊開不同於一般人,倒是沒什麼好驚訝的,只是輕聲問道:「不是沖我們來的吧?」

如果是沖自己兩人來的,應該從後面追過來才對,怎麼會從前面迎上來?

「是尹素蝶!還真是沖我們來的。」楊開無奈苦笑。

陽炎略一沉思。恍然道:「看樣子琉璃門內是有空間法陣聯通到了附近的城池,否則不會發生這種情況,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現在若是避開就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了。」楊開搖了搖頭,反而裝作沒有發現那邊來人的痕迹,直直地迎了上去。

因為他發現,來的人雖然不止尹素蝶一個人。但並沒有返虛鏡強者跟隨,所以他毫不畏懼。

前方百里的位置處,尹素蝶帶著兩個聖王三層境的武者,正朝這邊飛來,黛眉間隱約有些不啻之色。之前她聽說門主下令要徹查來訪人員的時候,還大為欣喜了一場。畢竟前幾天動用媚功的時候在楊開手上吃了點小虧,還被他大佔了便宜,實在是讓尹素蝶惱怒非常。

不提這一點,單是楊開是黛鳶的客人,就足以讓尹素蝶上心了。她正愁找不到機會來尋楊開的麻煩,沒想到機會一下就擺在了眼前。

她很想知道,黛鳶和楊開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而這一次把楊開帶回千幻峰又是為了什麼事。

哪曾想,徹查來訪人員之事只是雷聲大雨點小,她興沖沖地去跟那位負責此事的長老稟告,那長老聽聞楊開只是個聖王兩層境武者,當即對他沒了什麼興趣,甚至連追查的心思都沒有,不過那位長老也知道尹素蝶的想法,倒沒阻止她自行出來追人。

所以尹素蝶便在琉璃門裡拉了兩個實力不錯的幫手,通過門內的空間法陣,傳送到了十萬里之外的一座城池裡,正好迎頭攔截過來。

她身邊的兩個武者,一個膀大腰圓,身材魁梧,壯如熊罷,裸露在外的兩條胳膊上,肌肉高高墳起,一看便是力大無窮之人,眉宇間更是煞氣涌動,似乎兇殘至極。

不過就是這麼一個人,在看向尹素蝶的時候,卻是滿目的柔情,與她說話的時候也是刻意壓低聲音,生怕自己唐突了佳人似的。

而另外一人則生的有些器宇軒昂,樣貌不俗,此刻,他的雙目間隱有流光閃動,正一臉嚴肅地四下張望,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在他的雙眼掃視下,方圓百里範圍內的一切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羅師弟,人找到了沒?」那魁梧男子忽然瞥了一眼另外一人,嗡聲詢問,「看你找了這麼半天,怎麼一點線索都沒有,你是不是沒出全力啊?」

「催什麼?」那被換做羅師弟的武者聞言,面上頓時露出不悅之色,「人家早早地離開了太清山脈,我們雖然攔截在前,但誰知道他們會往哪個方向走?侯師兄若是不放心,不妨自己尋找如何,聽說師兄最近在苦練神識修為,正好可以藉此來試驗下最近苦修的成果!似乎師傅賞了你一瓶神清丹,想必師兄的神識比以前要強大很多吧?」

聽這羅師弟一陣揶揄,候姓壯漢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了,他修鍊的功法並不太注重神識的增長,可以說神識就是他的一大短板,隨著實力的成長,這個短板的缺憾越來越明顯了,所以前段時間他才逼不得已開始苦修神識力量。

如今自己的痛處被師弟拿出來說上一番,而且是在美人面前,候姓壯漢的臉色頓時有些掛不住了,兩人平時還好,身為師兄弟,倒沒什麼摩擦,可如今在尹素蝶面前,卻不免有些爭風吃醋。

眼看著候姓壯漢臉色訕訕,似乎一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