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九十三章 屍兵

第一千兩百九十三章 屍兵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葬雄谷內,陽炎站在原地,望著手上的兩張殘圖,神色閃爍不定,因為那兩張殘圖指引到這裡,已經沒有後續了。

只依靠兩張殘圖便摸索到這種程度,也算是陽炎有本事,可如今她無論如何也沒法確定殘圖指引的最終位置在何處,只知道必定在這方圓千里之內。

方圓千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真要是尋找一個及其隱蔽的位置,還是很消耗時間的。

深入到這裡,陣法禁制什麼的倒沒能難住她,但是此地濃郁至極的陰氣卻在不斷地消耗她的聖元,也幸虧楊開體內聖元儲量龐大,能時刻照拂著她,否則兩人早就不得不退走了。

「怎麼辦?」陽炎扭頭看向楊開,都已經來到這裡了,她自然不想放棄,說不定只要努力一下,便能找到殘圖指引的最終所在,但是這還得看楊開的意思。

楊開皺眉沉吟著,雖然這一路走來,沒遇到太大的危險,但前兩日開始,兩人碰到的那些陰魂,已經有相當於聖王境的修為境界了,甚至有的陰魂常年在陰氣的滋潤下,還開啟了些許靈智,一個個難纏無比,察覺不對就會馬上退走,休養一陣又生龍活虎地撲來,多虧楊開手段層出不窮,否則還真無法在這種地方徹底消滅它們。

他隱隱覺得,這個葬雄谷並非只有自己看到這點危險,否則外面也不會傳言有返虛鏡強者隕落在此了。

片刻後,楊開才沉聲道:「我要是說,我們現在回去,你是不是不甘心?」

陽炎老實點頭。

楊開咧嘴笑道:「我也不甘心,既然這樣。那便找吧,反正也就是方圓千里,大不了將這千里之地掀個底朝天。」

聽他這麼說,陽炎立刻來了精神,兩人當即便在附近千里內搜索起來。

一日後。楊開忽然頓住了步伐,神色驚疑地四下打量,陽炎見此,自然知道他是有所發現,當即也靜靜等候起來。好一會功夫,楊開才面露古怪之色。緩緩問道:「你有沒有聞到一股怪怪的味道?」

「有,好像什麼東西腐爛的味道。」陽炎應道,她顯然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果然如此,看來不是我的錯覺。」楊開嘿嘿一笑,手上忽然浮現出一團漆黑的火球,那火球悠一出現。便將附近虛空烘烤的扭曲變形,蘊藏的灼熱火力似乎連空間都能灼燒掉。

旋即楊開把手一揮,將手上那漆黑火球朝附近的一顆枯樹上扔了過去。

火球的速度並不快,但就在黑火球即將接觸到那顆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枯木的時候,忽然一聲壓抑的低吼從樹內傳出,這聲低吼宛若被困於囚籠的凶獸發出的吼叫,低沉異常。旋即一股衝天的煞氣從內爆發出來。

轟隆一聲巨響,那顆枯木在一股從內部爆發出來的大力下爆為齏粉,一個高大異常的身影忽然出現在那裡。

那身影蒲扇般的大手往前一探,一團淡黃色的氣息瞬間籠罩在手上,他竟不閃不避地朝黑火球抓了過去。

嗤嗤的響聲大作,那淡黃色的氣息與黑火球接觸的瞬間,便彷彿在油鍋里撒了一把鹽似的,出現了巨大的反應,淡黃色的氣息很快變淡,但楊開的魔焰同樣也變弱許多。

片刻後。淡黃色氣息和黑火球同時消弭無形,那高大異常的身影真容一下子暴露在楊開和陽炎兩人面前。

看清這人的面貌之後,楊開勃然變色,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而陽炎卻失聲驚呼:「屍兵!」

「屍兵?」楊開扭頭望了她一眼。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東西的存在,而對面那高大異常的身影,分明不是什麼活人,他的臉部乾枯,似乎沒有絲毫水分,皮包著骨頭,眼眶深陷,兩隻碧綠的眼珠子猶如鬼火般跳動,身形雖然高大異常,但也如他的臉部一樣,皮包骨,乾瘦異常,他的模樣看起來恐怖駭人至極,讓人不寒而慄。

而從他的身上,楊開感受不到任何生機,有的只是濃濃的死氣和屍氣,若不是他的身體內散發出不遜於聖王三層境的氣息波動,楊開還真會把他當成一具屍體。

可是就是眼前這一具疑似屍體的東西,剛才一擊擊散了他的魔焰火球,讓那一擊沒能有絲毫建功。

之前楊開和陽炎聞到的腐臭氣息,正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只是被那枯木阻礙,所以才不是太清晰。

「這是什麼?」楊開驚疑詢問。

「你可以把他看成是一種生靈!」

「生靈?」楊開臉色一變,正想再問些什麼,卻見對面那個屍兵忽然露出一個奇怪的表情,那表情似乎是在獰笑,但因為臉部乾癟,所以顯得特別詭異和猙獰,旋即,沙啞的聲音從他的喉嚨里傳出:「好好好,又來了兩個大補之物,尤其是這女娃娃,血肉水嫩,等會吃起來一定味道不錯。」

聽他這麼一說,陽炎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連忙往楊開身後躲了一下。

楊開神色間的驚疑很快收斂了,既然陽炎說這個屍兵是生靈,那麼他會存在靈智,會開口說話也不奇怪了,不過他真是第一次碰到這麼古怪的生靈,但轉念一想,既然有陰魂這種存在,有屍兵就不足為奇了。

咧嘴一笑,楊開看著他道:「想吃我的同伴?」

「你有意見?」那屍兵冷冷地打量楊開,碧綠的雙眸里閃動著危險的氣息,「放心,你也逃不掉,待會都會成為我的腹中之物。」

「還想吃我?」楊開彷彿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臉色一冷,低喝道:「也不怕崩壞你的牙齒!」

話音落,單手一抖,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