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九十四章 陣中陣

第一千兩百九十四章 陣中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剎那間,濃濃的屍氣便將金色絲線籠罩,但讓屍兵驚駭萬分的是,他無往不利的屍氣竟對這麼一道絲線毫無作用,那金色絲線也彷彿有靈性般,只是微微一震,從內部傳出驚人的生機和氣血波動,一下便將屍體給震散了,旋即,那一道金色絲線襲到胸前,他那堅固異常的身軀竟如豆腐般不堪一擊,直接被金絲洞穿。

金絲盤繞幾下,便將他死死地捆縛住了。

這個屍兵大駭,還沒等他做出其他的動作,楊開那邊已經激射過來一道漆黑如刀刃般的攻擊,這一道攻擊沒有絲毫的能量波動,但屍兵眼卻狂跳起來,他從這一道攻擊大的危險。

匆忙間,身形一扭,堪堪避開要害位置,讓那一道漆黑如刀刃般的攻擊切在自己的一隻臂膀上。

及其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無聲無息地,自己的那一隻臂膀居然從身上掉落了下去,而且被切開的位置,竟然少了一部分,與自身的傷口根本無法吻合。

能做到這一點的,自然是楊開的空間之刃。

雖然屍兵的肉身堅固無比,但是空間之刃同樣威力無窮,切開的虛空,足以將對方手臂的一部分吞噬進虛空深處,永遠地放逐在那裡。

但楊開放眼望去,對方的傷口處只流出一些淡綠色的液體,根本不見絲毫鮮血,顯得詭異至極。

繞是如此,那屍兵也彷彿遭遇了什麼重創般。口嚎叫聲,旋即整個身軀都被濃濃的屍氣包裹住了。

楊開正欲趕盡殺絕,卻忽然臉色一變,匆忙一招手,那捆縛住屍兵的金絲應聲飛回。

剎那間,屍兵重獲了自由,在屍氣包裹狠狠地看了楊開一眼,旋即將掉落在地上的殘臂一抓,化為一道黃光急速遁走。那速度竟然奇快無比。

楊開臉色陰沉地站在原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金絲,赫然發現上面沾染了不少黑氣。

金絲秘術他修鍊的時間畢竟不長,還無法發揮出它全部的威能,否則也不至於出現這種情況。被捆縛之下。那屍兵縱然有再強的實力。楊開也能在短時間內將他解決。

手上一抖,楊開將金絲收進了體內,催動體內聖元。驅除金絲上的屍氣,同時一抓陽炎的肩膀,風馳電掣間朝那屍兵追了過去。

楊開與屍兵的交手不過是電光火石,陽炎甚至還沒反應過來,那被她視為大敵的屍兵便狼狽逃竄了,直到此刻,她才忽然想起了什麼,跟楊開解釋起屍兵的來歷了。

通過她的一番講述,楊開才明白,屍兵其實不過是一種稱呼而已,是這種生靈的一個等級劃分。

如陰魂能夠誕生一樣,這些屍兵也是在陰氣及其濃郁的情況下才會誕生的,生靈死在這裡,機緣巧合之下,神魂與肉身並沒有就此消亡,反而成為了另外一種存在,這就是屍兵。

當然,也有的屍兵並不是這麼形成的,而是修鍊有成的陰魂,強行佔據了別的肉身,通過類似於奪舍的方法轉變為屍兵一樣的存在。

更有的屍兵,是人為用秘術製造出來的,在幽暗星上,許多邪惡的宗門這樣的秘術。

不過總體來說,屍兵的形成比陰魂要艱難許多,陰魂只要條件合適,神魂不散便能成型,可屍兵不同,屍兵要求神魂與肉身都得存在,而且需要融合,難度自然上升了一些。

這種生靈大體上可以分為三大等級,百年屍兵,千年屍將,萬年屍王!

百年屍兵自然不必說,此類生靈的修鍊及其艱難,因為他們本就是死物,身體不像活物一般能夠輕易地接納天地元氣,所以他們的修鍊速度比起任何活物都要遜色無數倍,或許修鍊了幾百年的屍兵,在修為境界上都不如一個聖王境武者。

而屍兵這一等階的實力相差也巨大無比,從微不足道的開元境到實力不俗的聖王境都會存在。

如楊開剛才碰到的那一個,就是個聖王境巔峰的存在,估計最起碼也修鍊了七這樣的成就。

而屍兵一旦晉級到千年屍將,便會有不下於返虛鏡強者的實力,至於那傳說,更是有能與虛王鏡強者一較長短的資格,甚至可以說,一個萬年屍王,比起一般的虛王鏡都要厲害許多,修鍊了萬年的屍王,肉身幾乎可以說是不滅的存在。

陽炎講的詳細,楊開聽的暗暗心驚。

以前他沒接觸過這一類的生靈,也從來沒聽人說起過,根本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如此詭異的東西。

不過楊開也非同一般人,以前更是見識過許許多多奇怪的生靈,所以只是對那萬年屍王的不滅肉身稍微感些興趣,便沒有表現太多的驚詫了。

一路追去,也不知道那屍兵到底使用了什麼詭異的手段,竟在五十里外某片地方忽然消失不見了。

楊開神念放出,卻查探不到任何線索,不過,那屍兵身體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屍體,卻依然留下了一些痕迹。

循著那屍氣,楊開和陽炎兩人追到了一處倒塌的廢墟前,放眼望去,四周方圓十幾里範圍內,儘是斷垣殘壁,這裡想來以前也是這個宗門的一處核心所在,否則也不會有如此多的建築。

「有陣法的痕迹。」陽炎美眸明亮地盯著某一處類似於廣場般的地方,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不過只是個幻陣而已,破解並不難。」

楊開輕輕頷首,示意她上前去破解。

陽炎再一次取出那些稀奇古怪的道具,打入聖元,往虛空沒不見了。

等待不過一炷香的時間,眼前的景象居然一陣搖晃變換,很快,在一陣天翻地覆的變動下,那廣場般的存在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