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九十五章 屍穴

第一千兩百九十五章 屍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裡的禁制越是隱蔽,越讓楊開肯定了之前的猜測。

盯著那處禁制許久,楊開才忽然神色一動,伸手將那虛王級煉器爐招了出手,把手一指,口中輕喝道:「進去看看!」

伴隨著一聲輕鳴,火鳥器靈從煉器爐中飛出,義無反顧地一頭扎進那處禁制,器靈悠一觸動那禁制,四周的空間便忽然一陣搖晃,旋即器靈的蹤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楊開眉頭一皺,待察覺到自己與器靈之間的聯繫還存在之後,又放心下來。

站在原地,仔細地接受著器靈從那裡面傳遞過來的信息,楊開的表情陰晴不定,好一會他才開口道:「看樣子是這裡沒錯了,裡面別有洞天,而且天地靈氣驚人,極有可能就是我們要尋找的地方。」

「真的?」陽炎大喜。

「不過……裡面還有許多屍氣。看樣子不止那一個屍兵生活在這裡。」楊開神色凝重。

陽炎一呆,表情也遲疑了起來,如果只有那一個屍兵,以楊開的手段還無需懼怕什麼,但是如果數量太多的話,楊開根本無法與之力敵,是否要繼續深入,就得仔細思量思量了。

好一會,陽炎才道:「這裡既然是古陽宗的遺址,那就說明這些屍兵是在古陽宗被滅門之後出現的,很有可能他們本身有許多就是古陽宗的弟子,因為一些機緣,死後變成了這樣。也就是說,他們最厲害的。也不過是修鍊了兩千年的屍將而已,頂多相當於返虛兩層境的水準,甚至還略有不如。」

「返虛兩層境么。」楊開目露沉思之色,喃喃一聲。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他倒無需懼怕,這種實力的屍將他不一定能打的過,可帶著陽炎逃跑是沒問題的。

沉思了一陣,楊開有了決定,輕輕點頭道:「那就進去吧。」

如果只察覺到裡面的屍氣,楊開一定會扭頭就走。雖然他不怕那些千年屍將。但沒必要的爭鬥還是能免則免,可除了屍氣之外,裡面的天地靈氣也同樣濃郁至極,分明是隱藏了什麼好東西。

他與陽炎兩人一路深入到這裡。如今目標近在咫尺。自然不想臨陣退縮。

說完之後便放出自身的聖元。將陽炎一同包裹在內,領著她朝前方跨出一步。

一腳踩出,天地一陣旋轉。旋即眼前所見的情景便大不相同起來,兩人居然一下子就身處在一個彷彿洞窟般的地方,嗚嗚的壓抑風聲從極遠的位置處傳來,聽起來有些像是鬼哭狼嚎,讓人不寒而慄。

洞窟四周,滿是泛著熒光的不明物質,綠油油的,彷彿鬼火一般。

但這洞窟內,卻是蘊藏了及其濃郁的天地靈氣,楊開甚至從中嗅到了一些微妙的葯香氣,當即心頭一震,知道自己和陽炎是真的找對了地方,那兩張殘圖指引的位置,十有**就是這個古陽宗的秘窟。

洞窟內的光線雖然不是太明亮,但是以楊開的修為,聖元灌入雙目之後,還是能將眼前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悄悄地放出神念感知一番,楊開很快就發現,這個洞窟,有著半人為的痕迹,似乎原本就有這麼一個洞窟存在於地下百丈處,後來又被人加工開鑿了一番,變得更加寬敞。

而在這洞窟極深的位置處,有著四通八達的通道,每一條通道,都不知道通往何處,楊開順著一縷神念一路追查下去,直到追查了三十里深的位置,這才臉色一變,面露駭然。

「發現什麼了?」陽炎輕聲詢問。

「噓!」楊開連忙豎起一根手指,同時悄悄地將自己那一縷神念收回,傳音給陽炎道:「屍兵,很多很多的屍兵。」

陽炎花容變色。

楊開補充道:「不過好像都在沉睡當中,並沒有蘇醒過來,我們只要小心一些,不驚動他們就好。」

「有多少?」陽炎小臉發白,緊張地詢問。

「不清楚,單是我查探到的那一條通道底部,就有七八個,這裡的通道最起碼也有數百,如果每一條通道都是這幅情景的話,那這裡……」

「這裡難道是屍穴!」陽炎像是想起了什麼。

「屍穴?」楊開眉頭一皺。

「恩,傳聞有些特殊的地方,及容易誕生屍兵,而且屍兵如果在這種地方沉睡修鍊的話,就可以很輕易地讓神魂和肉身融合,開啟靈智,如果這裡真是一處屍穴的話,那太危險了。」

「是不是屍穴我不知道,但那通道深處的屍氣確實很濃郁,陰寒之氣也相當旺盛,那些沉睡的屍兵,確實是在吞吐那些陰寒的白氣。」

「那就是屍穴沒錯了。」陽炎嚇了一跳,喃喃地分析起來:「有這麼多屍兵,很有可能其中一部分以前是古陽宗的弟子,而另外一部分則是後來在這裡遇難的武者,我們好像進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啊。」

「來都來了,說這些做什麼。」楊開嘿嘿一笑,心念一動之下,遠處一團火光悄無聲息地飛射了回來,旋即鑽進了楊開體內消失不見,正是楊開之前放出來探路的器靈。

陽炎見此,銀牙一咬,再一次催動自己那秘寶項鏈的威能,這一次那秘寶項鏈散發出來的如流水般的光暈不但將她包裹,連楊開也一併包裹在其中。

剎那間,兩人的氣息一下就被隔絕開了。

兩人對視一眼,悄悄地朝前方前進過去。

那些屍兵既然在沉睡中,倒也不足為慮,唯一讓楊開有些擔憂的是,他之前打傷的那個聖王級巔峰水準的屍兵,也不知道他躲藏在什麼地方,楊開沒敢太放肆地查探,所以一時也找不出他的蹤跡。

沿路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