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 得手

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 得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就在陽炎神色陰晴不定,看起來毫無辦法的時候,那邊充滿煞氣和戾氣的源頭已經越來越近,距離此地不足千丈遠了,而楊開甚至都能聽到一陣急速的腳步聲傳入耳中。

楊開微微一嘆,知道再不走的話就來不及了,雖然有太陽真精震懾在此,普通的屍兵不敢靠近分毫,但誰知道修鍊了兩千年的屍將會具備什麼樣的手段?繼續留下來,百害無益。

不過還不等楊開開口,陽炎忽然美眸一亮,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急忙沖一旁招手道:「小小!」

正在吞噬一座堆滿珍稀礦石的礦山的石傀聞言,毫不猶豫地就竄了過來,而此刻,那十幾座堆積在此地的小山,已經被石傀吞噬了大半,只剩下一小半還在原地。

待到石傀趕來之後,陽炎才一指眼前的那太陽真精,柔聲問道:「吞的下么?」

石傀看似木然的臉龐上,流露出一絲遲疑和忌憚之色,那眼珠子也透露出凝重的神情。

石傀天生就具備吞噬各類礦石,汲取礦石精華的天賦神通,這種神通是天生而來的,強大無比,連空靈晶這種東西它吞起來也毫不費力,但面對這麼一塊頭顱大小的太陽真精,石傀卻遲疑了。

顯然對它來說,這東西也是及其危險的。

見此,陽炎露出無奈之色,也不想去勉強它,畢竟對陽炎來說。太陽真精固然貴重無比,石傀同樣也是不可替代的,這小東西多次配合陽炎精鍊煉器材料,陽炎對它早已生出了一定的感情,並沒有將它當成一個工具來使用,而是把它當成了一個活生生的生靈對待。

但讓陽炎意外的是。石傀在遲疑了片刻之後。忽然低吼了一聲,旋即身上光芒大放,那籠罩它體表如戰甲般的表皮一下子光暈流動起來,一枚枚神奇而玄妙如符文般的存在,在上面遊走不停。

石傀的氣息在剎那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給人一種固若金湯的感覺,彷彿天下再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摧毀它。

楊開和陽炎兩人都看呆了。根本沒想到石傀還有這樣的本事。

那些符文般的東西只是出現了一瞬間,便消失不見,而石傀體表原來就看著不凡的戰甲表皮此刻更是精光閃爍,看起來甚是威猛。

一陣咔嚓嚓的脆響聲從石傀各處關節傳來,旋即在楊開和陽炎目瞪口呆的注視下,這小小的石傀身體居然一下變大了許多,足足變得有三丈高。才停止下來。

然後它邁開大步。眼神凝重地走到那太陽真精面前,伸出一隻大手,抓向那太陽真精。

一縷恐怖的火光從太陽真精內部流傳,化為一道火蛇,直衝石傀的大手,石傀似乎露出了一抹獰笑的表情。大手一張一握之下,一把將那火蛇抓在手心處。狠狠一用力,熒光四散,火蛇竟被它輕而易舉地抓碎了。

繞是如此,楊開也看到了石傀的大手,彷彿融化了一些,這讓他眼帘一抽。

沒有了火蛇的阻擾,石傀直接抓住了那一塊頭顱大小的太陽真精,然後張開大嘴,將其丟了進去,下一刻,沉悶的吼叫從石傀喉嚨里迸發出來,似乎正在承受什麼難以想像的折磨一樣,而它的體表,也是泛起了通紅的光芒,那威猛無比的戰甲上符文再次浮現,一枚枚地爆碎開來,化為一股股神奇的力量,湧進它的體內,壓制那恐怖的火力。

做完這一切,石傀的身軀再次縮小,轉瞬間就變成了原先的模樣。

楊開毫不遲疑,直接將石傀收進了自己的黑書空間里。

先前他見識到太陽真精的恐怖,不敢將其隨意地收進黑書空間,如今石傀已經將它吞噬,收進去自然無礙。

這邊發生的一切,自然沒能逃過站在門口處,一直觀望的兩個屍兵。

見這貿然闖進屍穴的兩人竟真的有辦法帶走太陽真精,他們再也無法安穩了,紛紛從口中發出厲嘯之聲,身形一晃便朝這邊竄來。

那女性屍兵十指上忽然竄出十根黑黝黝長長的指甲,披頭散髮猶如惡鬼一般朝楊開抓來。

而那男性屍兵把口一張,一股濃郁的屍氣滾滾而出,直衝楊開和陽炎兩人所處之地。

楊開冷哼一聲,一道金絲甩手飛出,朝女性屍兵裹去,同時單手虛劈,一道道漆黑如刀刃般的攻擊朝那男性屍兵攻去。

「空間之刃!」那男性屍兵早就從同伴那裡得知了楊開的一些手段,此刻見到,自然大駭無比,匆忙躲閃,而那女性屍兵的屍身卻被金血絲洞穿而過,一下子被束縛在原地。

楊開在一抖金血絲,金光漫天,區區一根金絲似乎化成了一張金網,將女性屍兵籠罩在其中。

「不可能!」女性屍兵驚叫一聲,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待到金光一收,她的屍身竟變得七零八落,散在地上,彷彿被推倒在地上的水晶杯,碎成了無數塊。

那男性屍兵眼見實力絲毫不差自己的同伴居然在一個照面就被對方給擊殺,碧綠雙眸中閃出濃濃的忌憚,哪還再敢與楊開糾纏什麼?身形急速後退,眼看著就要退出這一間秘窟。

而與此同時,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形驀然出現在秘窟入口,他穿著一件血紅的長袍,身形雖然還是有些消瘦,但看起來已經與活人一般無二了,臉部上血肉充盈,雙眸的色彩也如常人,黑白分明,可從他身上,卻散發出強橫無比的凶煞之氣和濃郁到極點的屍氣。

他悠一出現,便將目光盯上了正在收走那萬載冰玉製作的玉台的楊開,對衝到自己面前的手下只是隨手一揮,那好不容易從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