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銀宵雷獸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銀宵雷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得知綠瑩找來的幫手居然是楊開之後,沈詩桃心情頓時微妙起來,嘴角泛起一絲苦澀之意,雖然她有意要與楊開結交,搞好關係,方便以後歷練的時候邀請他一起出行,但是如果連眼下這一關都過不去的話,還談什麼以後啊

楊開只有聖王兩層境的修為,又如何能破開此地的禁制,把他們三人救出?

不過人家畢竟是來幫忙的,沈詩桃縱然心裡有些失望,卻也沒多說什麼,正要開口說些感激的話語,那邊極道門的汪玉晗卻氣急敗壞地叫了起來:「你帶他過來有何用?我們三人費勁心思助你逃脫,你就帶了這麼一個人過來?是不是巴不得我們早點死啊」

雖然沒有罵人,但這話不可謂不重

綠瑩的小臉一下子慘白起來,吶吶地望著汪玉晗,滿臉的愧疚和不安

而沈詩桃卻俏臉一沉:「汪師兄,你說的是不是有些過分了?這裡是什麼地方你難道不清楚?平日里根本沒有什麼人會來葬雄谷活動,綠瑩師妹能找來楊小哥已經是僥天之幸,你還要怎樣?」

她毫不客氣地沖汪玉晗叱喝一頓,後者臉色一訕,雖然沒有反駁,但任誰都能看出他的不啻之意

而站在外面的楊開終於將目光從原本觀察的位置轉移開了,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麼,對方的話,明顯有貶低自己的嫌疑,楊開雖然聽著不爽卻懶得跟他計較

讓他在意的是,那禁制和裡面的銀宵雷獸

此地的禁制就不必說了,既然有雷池這麼一個特殊的存在,想來以前此地也是古陽宗的一處禁地,應該是專門為修鍊雷屬性功法和武技的武者開闢出來的,而那銀宵雷獸也不知道通過什麼方法,竟然能開啟這裡的禁制,將沈詩桃等人困在其中

銀宵雷獸本就是雷屬性的妖獸,此地又有雷池相輔,更在禁制中作戰佔據天地地利它的實力確實如綠瑩所說,能夠超常發揮

銀宵雷獸長的有些古怪,拋,鹿身豹尾渾身雷光閃爍表面還披掛著一層厚厚的鱗甲,那鱗甲一個個巴掌大鞋一看便堅固異常等閑攻擊肯定破不開它的防禦

它的額頭上,還生了兩隻彎角,彎角上同樣雷電洶湧,碩大的頭顱一晃之下,便牽引著天上的青雲,引動上面的天雷之力,砸在它的雙角上,旋即又從雙角處激射而出,直奔對面襲去,而那雙角似乎還有些增幅的神奇力量,能加大天雷的威力

時不時地,它還獸口一張,從口中噴吐出一隻只雷球,雷球砸在沈詩桃等人面前,爆裂開後,漫天都是如小蛇般遊動的雷滑殺傷驚人,讓人防不勝防

而沈詩桃三人,此刻就躲避在一個三丈方圓的大傘後方,那大傘上散發出不弱的能量波動,表面符文流動,光暈流轉,應該就是綠瑩之前說過的,那一件虛級上品的防禦秘寶,九宮天羅傘了

所有的雷系攻擊悠一接觸過來,便被這九宮天羅傘的一層神奇力量給擋賺威力大減

楊開看了片刻,立刻知道若不是這件防禦秘寶,沈詩桃三人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雖然憑藉這件出色的防禦秘寶,沈詩桃能接下大半銀宵雷獸的攻擊,但依然狼狽無比,而汪玉晗身前卻豎立著一塊彩色的屏風,那屏風居然也是一件防禦秘寶,沈詩桃沒能抵擋住的攻擊,被那屏風一阻礙,雷弧紛紛湧入其中消失不見,也不知道去了那裡

最後一個沈凡雷,身上卻如銀宵雷獸一樣,雷弧跳動,他沒有做出任何防禦的動作,而是大口吞吐中,將一道道散亂的雷電之力都吸入了腹中

三人中,就屬他表現的最為輕鬆,似乎那些散落出來的雷電之力非但不能傷害他,反而還會增強他的實力

這讓楊開不由多關注了他一眼,心中判斷這人要麼體質特殊,要麼修鍊了什麼不得了的功法,而他的精神也一如既往,雙目炯炯有神,彷彿活力十足

三人互為犄角,防禦著銀宵雷獸的猛攻,一時半會倒沒有性命之憂,可再這麼繼續下去,一旦等沈詩桃和汪玉晗體內聖元不濟,三人落敗而亡只是時間的問題,就算沈凡雷體質和功法特殊,也無法倖免

「楊小哥」沈詩桃忙裡偷閒地嬌呼一聲,「你若是有什麼手段就趕緊使出來,我們快要撐不住了」

她見楊開一直站在原地沒動彈,既沒有出手相助也沒有立刻離去的意思,自然有些著急

楊開淡淡道:「再等等」

沈詩桃表情一苦,倒也不再催促,反倒是那汪玉晗,有些陰冷地盯了楊開一眼,似乎是覺得如果楊開不想幫忙的話,應該早點滾蛋才是

而綠瑩心切之下,也已經加入了戰團,不過她被擋在禁制外面,只能施展手段攻擊禁制,看是否有機會能打破這個禁制

除了楊開之外,沒人注意到,陽炎已經暗中出手了,破除禁制這種事,楊開自然是交給了陽炎,所以他才沒貿然出手

這禁制一看就非同一般,又有雷池作為能量源泉,根本不是能靠蠻力在短時間內破除了,他又何必去浪費力氣?

片刻後,陽炎忽然低聲道:「可以動手了,這個禁制我破解起來也要一定的時間,恐怕還不如你直接攻擊破解的快,不過我把它的能量來源轉移了,你只管出手就行」

「好!」楊開這才點頭,再一次祭出了百岳圖,不過這一次和上次救援沈詩桃等人不同,百岳圖一出現,便有二十座山峰虛影從中飛出,一座比一座巨大,旋即在楊開的催動下,毫不留情地朝那禁制處砸去

「我當他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