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另有要求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另有要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他這麼解釋,楊開眼中精芒一閃,嘿嘿笑道:「沈兄找我陪同,也是看的起我,哪有怪你的道理,說起來,我對此地也是很感興趣的。」

「楊兄你……」沈凡雷愕然地望著他。

楊開咧嘴一笑:「沈兄誤會了,我只是對她們那能助人突破瓶頸的雙修功法有些興趣而已。不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雙修功法未免也太厲害了點,要知道,我們修鍊,阻攔在面前最大的難題可就是瓶頸了,往往一個瓶頸能耽誤一生光陰,如果這雙修功法真的如此了得,那足以成為一個宗門的立宗之本,沒必要在這裡開設一個合歡樓吧。」

「楊兄的意思是……」沈凡雷雖然心機不深,但不代表他愚笨,多少也聽出了點楊開的話外之音。

「這種藉助雙修之道來突破瓶頸的方法,是不是有什麼隱患?」楊開神色一斂,嚴肅地望著他。

「這我就不知道了,師兄也沒有告訴過我。」沈凡雷也不禁皺起了眉頭,給楊開這麼一說,他忽然警覺了起來,仔細一想,也確實如此,如果修鍊的瓶頸只是藉助一次雙修便能突破,是不是太簡單了點?

「我不知道沈兄以前有沒有接觸過什麼雙修功法,但世上大多數雙修功法,其實都是陰損至極的采陰補陽,或者采陽補陰的法門,雙修起來,只會對其中一方有利,這個合歡樓既然能存在於此,想來那些女子修鍊的不會是采陽補陰,而是一種類似於前者的功法,以犧牲自身的元陰或者元氣為代價。幫助來此的客人增進修為,突破桎梏。」楊開略一沉吟,將自己對雙修功法的理解說了出來,其實這種事他不說,沈凡雷應該也有所耳聞。畢竟不是什麼不諳世事的少年,能修鍊到這種程度,縱然沒接觸過雙修功法,也聽人說起過。

而楊開本人更是修鍊過雙修功,對此自然更有發言權。

「若是如此的話,那可能還真有隱患!畢竟我若沒有專門的功法來煉化別人度過來的元陰或者元氣。縱然一時修為增加,突破了瓶頸,也可能會造成根基不穩。」沈凡雷若有所思,忽然又喃喃道:「可是既然如此,為什麼師兄會特意提起這麼一個地方,若不是他突然有事離去。我還以為他要帶我來這裡呢。」

「可能是汪兄無意之言,你又誤會了什麼吧。」楊開隨口說道。

「原來如此!」沈凡雷輕輕頷首,「那可如何是好,既然有這種隱患,那我可不能再抱原先的打算了,我寧願多花些時間來潛修,也不能讓一次雙修壞了自己的根基啊。而且還是跟自己不認識的女子雙修。」

清醒過來之後,沈凡雷總算是恢復了平常的機靈,一邊說一邊起身道:「楊兄我們現在就走吧。」

「來都來了,急著走做什麼,對人家也太無禮了一些,而且就這麼走了的話,說不定會得罪此地的主人。」楊開啞然失笑。

沈凡雷撓了撓腦袋,一臉的無奈和苦笑,若是早知如此,他說什麼也不會把楊開帶到這種地方來。現在想脫身都顧忌萬分。

「難道我們還真的就在這裡……」沈凡雷一臉期期艾艾地望著楊開,似乎有些期待,又有些舉棋不定。

楊開哈哈大笑:「那就要看沈兄自己的意思了,當然,雙修還是能免則免。如果只是尋歡的話,倒是無所謂,左右不過一度春宵而已。」

「楊兄開玩笑吧。」沈凡雷一下鬧了個大紅臉。

就在這時,楊開神色一動,扭頭朝門外看去,門外傳來了輕輕地敲門聲,之前領著兩人進來的那少婦去而復返,柔聲:「兩位公子,妾身失禮了。」

一邊說著,一邊推開房門走了進來,她身後還跟著兩個婢女,一人端著香氣撲鼻的酒壺,一人端著一盤靈果,裊裊娉娉地走上前來,行了一禮之後,將手上的東西放在桌子上,乖巧地站在那少婦身後。

少婦這才陪坐一旁,開口問道:「不知兩位公子來此,是尋歡作樂,還是另有要求?」

「尋歡作樂怎樣?另有要求,又如何?」楊開眉頭一挑,老神在在地詢問,一副久經沙場的模樣,倒讓那少婦不敢小瞧分毫。

少婦抿嘴一笑,眼波流轉,蘊藏了無限風情,直把沈凡雷看的眼珠子都直了,輕啟朱唇道:「如果只是尋歡作樂的話,我們合歡樓里有許多資質上好,容貌極佳的姑娘,可供兩位公子隨意挑選,包兩位滿意,而且,這些姑娘無論修為境界還是本身姿色,比起黑鴉城其他幾個去處都要高出一大截,當然,價錢方面也不是那幾個去處能比的。」

楊開微微一笑:「價錢沒問題,只要滿意就行,只是不知貴樓修為最高的姑娘有怎樣的境界?」

少婦淺笑嫣然:「公子的眼光還真高,不過論修為最高的話,要屬紅月姑娘了,她有聖王兩層境的修為!」

「聖王兩層境!」楊開愕然,與沈凡雷對視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不可思議的神色,似乎都沒想到此地居然有這樣的女子,畢竟有這樣的修為境界,基本上也可以拜入一些大宗門了,比起在這裡流落風塵無疑要好的多。

那少婦繼續道:「不過紅月姑娘每年只出閣兩次而已,兩次之後,無論多大代價,她都不會出閣的,當然,是否出閣也得看她自己的意思,如果她看不上眼,就算公子出再高的價錢也無用。」

「這位紅月姑娘倒是有些脾氣,算了。」楊開擺了擺手,「這般麻煩就免了。」

「如此也好。」少婦似乎也鬆了口氣的樣子,熱切地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