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千月的遭遇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千月的遭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被楊開一身氣機攪動的天地靈氣,也在這一瞬間恢復了正常。

「你何必放棄這次的機緣?」千月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不無惋惜地問道。

楊開微笑搖頭:「無妨,早晚還會再來的,我現在更想知道,你們進入星域之後的事情,又如何分開了。」

千月聞言,苦笑一聲,不過還是點點頭道:「也好,你這麼牽腸掛肚的,並非突破的最佳時機。」

當下便將冰宗一行數人進入星域後的情況娓娓道來。

通過她的描述,楊開才知道,她們一行數人進入星域中遭遇的情況,比自己要兇險許多,那星空風暴自不必說,隕石海也是危險萬分。

他們的肉身強度,神念修為,畢竟不如楊開,所以在進入星域後,根本無法輕易地抵擋眼前的危機,若不是青雅等人全力防護,以蘇顏的修為境界,早就隕落了。

繞是如此,冰宗的兩位入聖境長老也在一次星空風暴的席捲中未能順利逃脫,隕落而亡了,最後只剩下冰主青雅,蘇顏和千月千皓師兄妹。

剩下的四人在星域中足足流浪了數年之久,正絕望無比的時候,卻忽然發現了一條虛空甬道。

儘管不知道那存在於星空中的虛空甬道通往何方,前方又有什麼樣的危險,但如果放棄那次的機會,他們也無法再支持下去了。

所以在一番商談之後,四人便衝進了那虛空甬道中,只是那虛空甬道似乎有些不穩定,並且在內部分出了很多岔路,眾人在其中無意中走散了。等千月通過虛空甬道之後,就發現自己來到了幽暗星。

至於其他人,她也說不清去了何處。

楊開聽了之後,臉色沉重許多。

如果說他們是通過同一條岔道後走散的,那麼冰主青雅。千皓長老還有蘇顏肯定都一樣來到了幽暗星,但他們卻在虛空甬道中走了不同的岔路,天知道那些岔路會將剩下的三人送到什麼地方去?

而且,楊開估計剩下的三人應該有九成的幾率不在幽暗星,因為他與蘇顏之間冥冥之中有一絲感應,這種感應隨著他實力的成長。會越來越強。

當初楊開曾經御使一滴金血,圍繞著幽暗星轉了一圈,如果蘇顏真的在幽暗星的話,他肯定會有所察覺的。

虛空甬道內部居然也會出現岔道!這讓楊開有些想不明白了,但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他也只是個聖王兩層境的小角色,弄不明白的事情還有很多。

冰魂珠的存在,彰顯那三人還活著,只是他們不知道在星域的哪個角落裡而已。

而千月來到幽暗星之後,便出現在了黑鴉城附近,當時她通過虛空甬道,一身力量十不存一。虛弱無比,不巧的是,在那種情況下還遇到了幾個心存歹念的武者,見她姿色不凡,便動了歹意,好在有一個經過附近的返虛鏡強者路過,將她救下,並將她帶回了合歡樓。

從那以後,千月便一直住在合歡樓里,修鍊了那救她之人給的雙修功法。

隨著時間的推移。千月也逐漸明白這裡是做什麼勾當的,而等待自己的又將會是什麼命運了,好在她的修為不低,如今已經有了聖王一層境的修為,並非人人可以臨幸。偶爾有幾個出了大價錢的貴客來此,也沒有選中她,這才讓她一直自由至今。

今日得到消息,說有貴客即將登門,也是她要出閣的日子,千月心裡正彷徨不安,哪裡曉得來的貴客,居然是楊開。

千月在講述這些的時候,楊開一直沒有插話,只是靜靜聆聽。

似乎是憋了一肚子的辛酸,千月說話間還抹了幾把眼淚。這也難怪,想當年,她可是冰宗的一位長老,雖然名聲不顯,但也算通玄大陸上的一號人物,可來到星域之後,還沒來得及見到星域的精彩,便幾次死裡逃生,總算安定下來之後,居然還被軟禁在了此地,成了風塵女子。

前後對比下來,簡直是天壤之別。

楊開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說起來,千月勉強還算是他的長輩,不過修鍊有成的武者,在駐顏之道上頗有心得,所以單從外表是看不出真實年紀的,楊開總不能如安慰同輩一樣去安慰她,那樣就有些逾越之嫌了。

等她心緒平復了之後,楊開才道:「如果再讓你見到你們走失的那片星域,你還能認得么?」

「不敢說百分百的認得,但我對附近的一些星辰還是有些印象的。」千月輕輕頷首。

「好。」楊開眼前一亮,「改天有時間,你告訴我那些星辰都有什麼樣的特徵!」

「這自然沒問題,但是只憑這些,你如何確定位置?」

「這你不用管,我自然有我的方法,哦對了,你剛才說你身上被下了一些禁制?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讓我看看?」

「看看自然可以,但是你不要妄動,下達這禁制的,正是救我回來的那位返虛鏡強者,也是此間合歡樓的主人之一,平日里她就在這裡的一間密室里打坐修鍊,如果驚動了她,肯定沒什麼好事。」

「我曉得。」楊開微微頷首,待到千月伸出手後,這才探出兩指,搭在她的手腕上,聖元化為一股細流,遊走在千月體內。

隨著查探,楊開的表情逐漸凝重起來。

好半晌,他才收回手指,露出沉思的表情,開口道:「不算太惡毒的禁制,看樣子那人只是不想你逃跑。」

「恩,我也試著跑過幾次,但每次她一催動禁制,我便渾身無力,根本跑不了多遠。而且,若不是我前幾年正在突破聖王境的關口,她也不會容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