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贖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千月能成為冰宗的一位長老,在通玄大陸上也能修鍊到入聖兩層境的境界,自然也是冰雪聰明之人,聽完之後,哪裡還不明白其中的彎彎繞繞?

沉吟一陣後道:「這麼說來的話,你來此倒是真的有原因。不過那個汪玉晗還真的頗有心機,設計的計劃居然環環相扣,滴水不漏,此人不可小瞧。」

楊開淡淡一笑,徐徐道:「他這般設計我,如果只是想給我抹黑,讓沈詩桃瞧不起我,那也就罷了。但如果另懷惡意,嘿嘿……」

他雖然猜測到汪玉晗的一些用心,但也沒有要離開這裡的意思,本來留下來,只是打算在這裡故意找點事,把汪玉晗的真正用意逼出來,但沒想到在此地見到了千月的身影,自然就順水推舟,來到了這個冰雪閣。

「你還是這麼無法無天。」千月怔怔地看著,微微失神,眼前的情況,跟當初他單槍匹馬闖進冰宗大鬧一場的情景何其相似?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楊開的實力都不算頂尖,可他卻敢行一些常人不敢想的事情,想了一陣道:「不過你既然敢如此行事,肯定是有一些依仗的,我也就不勸說你了,但一定要萬事小心,我可不希望好不容易在這裡碰到一個舊識,居然還要給他收屍。」

「放心,打不過,我會跑的。」楊開咧嘴一笑,「不過你得先告訴我,這個合歡樓的背景如何?」

「背景?」千月黛眉一皺,「具體的情況我不是太了解,畢竟自從我來到這裡,就沒怎麼與外人接觸過,但是偶爾聽底下的一些婢女們交談。卻知道此地常年會有三位返虛鏡坐鎮,而且這個合歡樓似乎還是一個叫闕合宗的宗門的隱秘產業,背後同時還有此地城主的支持。」

「闕合宗?」楊開愣了一下,總感覺這個自己好像在什麼時候與這個宗門的弟子打過交道的樣子,但仔細去想的話。卻又想不起來了。

既然想不起來,也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楊開也沒放在心上,摸了摸下巴,沉吟道:「三位返虛鏡坐鎮,倒也守衛森嚴。」

瞧出他眼中閃爍的異樣光芒。千月花容一變,低喝道:「你想做什麼?」

楊開擺擺手,微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與這裡沒仇沒怨的,自然不會在這裡做什麼不好的事,我只是想帶你離開而已。」

「帶我離開?」千月臉色一喜。不過很快便黯然下來,苦笑道:「想帶我離開,談何容易啊。」

「有什麼難處?」楊開訝然詢問。

「難處自然是有,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你既然能來冰雪閣,想必也是付出了不少聖晶吧?我不知道你那些聖晶是從哪裡來的,但只是一夜春宵便要那麼龐大的代價。想要帶我離開需要付出的代價恐怕要數以十倍計,你有那麼多聖晶么?」顯然在她看來,楊開不可能付出那麼大的代價,單是在這裡一夜春宵需要的聖晶,在千月看來就已經是個天文數字了。

但楊開卻愉快地笑了起來,自信道:「這點你不用擔心,區區一些聖晶我還是能拿出來的。」

「區區一些……」千月不禁掩住了紅唇,愕然地望著楊開,似乎是要重新認識他一樣,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楊開為何能有那麼龐大的身家。

「就是不知道合歡樓會不會放人了,按道理來說,如你們這樣的女子,在接待了一次貴客之後,失去了元陰。合歡樓應該沒有太重視的必要。」楊開說著,忽然露出一絲尷尬道:「楊某言語有唐突之處,千月長老勿怪!」

千月俏臉上划過一抹緋紅,頗有些嬌艷欲滴的嫵媚,不過很快便恢復如常,緩緩道:「沒什麼,你說的也是事實,不過你以為我有沒有失去元陰,合歡樓的那些人會看不出來么?在還是完璧之身的情況下,你想贖出我,恐怕難度不小。」

楊開不禁眉頭一皺:「這倒也是,就怕合歡樓坐地起價啊。不過無妨,世上沒有談不成的交易,只看能不能付出相應的代價了,你我二人都是來自通玄大陸的,能在這裡碰到也是天意,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你繼續留在這裡。」

千月聞言,面上露出一絲感激之色,沒再多說什麼,只不過心中也隱隱期待起來。她若是能離開這裡的話,又怎會一直逗留至今?而今日楊開的到來,總算是給了她一線希望,錯過今日,她日後說不定就要在此地蹉跎一生,淪為陪客的風塵女子了。

當下,楊開又詢問了一些關於合歡樓的詳細情況,千月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是許多事情她也不太了解,無法給楊開提供什麼幫助。

一個時辰後,千月招來了合歡樓的婢女,跟她吩咐一聲之後,那婢女有些意外地望了楊開一眼,神色複雜地離去了。

又等了約莫一盞茶的功夫,之前與楊開打過交道的那個少婦出現在閣樓中,笑吟吟地打量楊開,美眸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顯然是已經從婢女那聽到了一些信息。

千月親自奉上茶水,然後便侍立在楊開身旁,神色間隱隱有些緊張之意。

那少婦輕抿了幾口茶水,這才好整以暇地輕啟朱唇,吐氣如蘭道:「聽聞公子有意要贖走月兒姑娘,還她個自由之身?」

「不錯。」楊開坦然點頭,開門見山道:「我對這位月兒姑娘很是滿意,所以想帶她離開這裡,不知貴樓是否願意放人?」

那少婦聞言咯咯一笑,瞧了瞧千月,眼中閃過一絲訝然,這才道:「若是妾身沒有看錯的話,月兒的元陰似乎未被採摘,公子既然沒行那歡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