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戰返虛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戰返虛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返虛鏡強者全力出手,楊開自然也受到影響,身形一滯的剎那,鋪天蓋地的攻擊已經從前方襲來,正是汪玉晗等人趁機發難,這些攻擊,有武技,有秘寶的威能,每一樣都是含怒而出,大有要將楊開擊斃當場的架勢。

只要楊開一死,那兩個女子對他們來說根本構不成威脅。

面對這樣的攻擊,楊開只是把手一翻,一面紫韻流轉的盾牌便出現在手上,旋即那盾牌中迸發出濃郁的風土兩屬性氣息,平地里忽然捲起一股狂沙和驟風,轉瞬間便在楊開三人所處的位置形成了一片小型的沙塵暴,將三人身形完全遮蓋!

巨響聲傳出,那一道道攻擊和秘寶的威能轟擊在沙塵暴上,根本無法滲透分毫,全部都被沙塵暴吞噬殆盡。

見此情形,汪玉晗臉色冷厲非常。在葬雄谷的時候,他就見過楊開動用這面虛級上品檔次的盾牌秘寶,自然知道它的不凡之處,現在親自出手攻擊,更是明白這盾牌的防禦強悍。

這樣的防禦秘寶,只要持有秘寶的武者聖元不枯竭,根本不是他們幾個聖王境能夠打破的,可以說被沙塵暴包裹在其中,楊開等人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好!」汪姓老者卻眼前一亮,似乎有些見獵心喜,興奮道:「這秘寶老夫要了!」

說話間,大手張開,一隻由聖元幻化而成的巨大手掌,直接朝楊開等人所處之地抓了過去,那五指猶如五座山峰落下,尚未真的抓中沙塵暴,便生出一種天地都被掌控的感覺。

與此同時。一道幾乎不可察覺的金光忽然從沙塵暴內飛射而出,驟然間化為漫天金絲,遊走切割。

汪姓老者的巨大聖元手掌只維持了不到一息時間,便被這金絲切割的支離破碎,轟然崩散。再無威脅,漫天金絲也在這一刻陡然消失不見。

還不等汪玉晗等人反應過來,那金絲已經悠地閃爍到了他們面前,再一次遮天蔽地,匯聚成一張大網,將幾個聖王境武者統統籠罩。

「小心這金絲!」汪姓老者急忙提醒。將自身勢的力量朝金絲壓制過去。

但讓他驚恐萬分的是,這金絲居然非但沒有受到任何阻擾,反而將他的勢也切割的七零八落,根本無法成型。

「不可能!」汪姓老者臉色大變,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口中驚恐叫道:「魔血絲秘術!這是魔血教的魔血絲秘術。你是魔血教的人!」

他總算是通過自己的一些見聞,想起了這金絲的來歷。但讓他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魔血絲秘術會是金色的,畢竟他聽說魔血教的魔血絲是紅色的。

而魔血絲秘術,則是整個幽暗星上,少有幾樣能破除勢的秘術。

「我是不是魔血教的人,不勞你操心!」楊開身形隱匿在沙塵暴內。神色淡漠,手中金色如臂使指,猝不及防間,將汪玉晗等幾個聖王境武者罩在其中。

同時神念一動,一個模糊的命令下達出去。

汪玉晗等人都是聖王兩三層境的武者,自身實力當然不算弱,見汪姓老者這般如臨大敵,哪裡還不曉得用自己最強的防禦手段來防禦這金絲,更有一兩人,已經施展秘法。準備躲避了。

可讓他們驚駭無比的是,他們還沒有什麼動作,識海內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讓他們一瞬間心神不穩,凝聚起來的聖元和秘寶也沒能催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金絲降臨到頭上。

嗤嗤聲大作,金絲一閃而逝,再一次被楊開收回。

而汪玉晗等幾位聖王境武者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眼中滿是驚恐之色,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一幕。

「玉晗!」汪姓老者顫聲喊了一句。

「七爺……」汪玉晗張口回應,面上一片乞求之色,一句話還沒來得及說完,身體忽然四分五裂,化為了一灘碎肉。

嘩啦……

另外幾個聖王境也如汪玉晗一般模樣,齊齊彷彿是被打碎的鏡子般,分崩離析,傷口處整齊平滑,彷彿被什麼利器給切開了般。

只是一擊,這幾個聖王境武者便全部隕落在此。

場面驚悚駭人至極,血腥味衝天而起。

汪姓老者望著汪玉晗倒下的地方,凝視著那一塊塊整齊的斷肢碎屍,剎那間睚眥欲裂,怒發張狂。

他有些無法接受這樣的一幕。

對方只是個聖王兩層境武者,有何能耐能在一瞬間擊殺這麼多修為不弱於他的對手?這讓他如置夢境,實在不敢相信,怔怔地看了一會,他才霍地扭頭望向楊開所在的位置,咬牙厲喝:「小子,你敢殺我族孫,你到底用了什麼陰謀詭計!」

「陰謀詭計?」楊開冷笑一聲,把手一揮,一直籠罩他周圍的沙塵暴忽然散去,再次露出身形,譏誚地望著汪姓老者,淡淡道:「等你死了,你就知道了。」

「無知小兒,就憑你也想殺老夫!」汪姓老者怒極反笑,一身聖元動蕩起伏,眼中殺機濃如實質,顯然是因為汪玉晗的死讓他暴怒非常。

話音落,手上忽然出現了一口黃鐘,那黃色小鍾只有巴掌大小,看起來毫不起眼,但楊開卻眼帘一縮,不敢有絲毫小覷。

對方有返虛鏡的實力,對付自己一個聖王兩層境居然出動了秘寶,儘管有些憤怒的原因,但顯然也是要出全力了。

就在他防備那黃鐘有什麼詭異威能的時候,對方手腕一抖,一聲鐘響忽然從中跌宕開來,那鐘響傳入耳中,楊開竟感覺自己的心跳跟著猛烈地跳動了一下,旋即身體內的血液流動加速,一股不受控制的暴戾從身體里蔓延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