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余鋒被扣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余鋒被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眾人正驚疑之時,竹樓大門被人推開,一道身影從外邁步而入。

大家先是一驚,待看清來人面貌之後,都不禁站了起來,嫵衣欣喜道:「楊開你出關了?」

「恩。」楊開點點頭,掃了一圈,目光落在千月身上,發現她的氣色比自己在合歡樓見到她的時候要好上很多,頓時放下了心,知道她在這邊生活的還算愉快。

一旁,常起和郝安對視一眼,眼撼之色,同時抱拳道:「恭喜賢侄晉陞聖王三層境,賢侄修鍊速度之快放眼整個幽暗星簡直無人能比啊。」

上一次去流炎沙地的時候,楊開才不過聖王一層境,從流炎沙地出來,晉陞到兩層境,而現在,居然是三層境了,前前後後不過兩三年的時間而已,這讓兩人震撼的同時又自慚形穢,與楊開的晉陞速度比較起來,他們的資質簡直庸俗到了極點。

「兩位供奉過獎了,小子也是得到了一些機緣才能如此,與那些真正的天才比較起來還不算什麼。」楊開謙遜一笑,話鋒一轉道:「此事暫且不提,我剛才聽到你們在談論影月殿還有餘鋒被扣押,這是什麼情況,說來聽聽。」

見楊開問起,眾人對視一眼,由嫵衣開口解釋起來。

聽了她的解釋,楊開這才知道,天運城那邊似乎是真的發生了一些不好的變化,一個月前,龍穴山這邊向影月殿訂購了一批貨物。

幾天前。余鋒帶了幾個海克家族的武者前往天運城去提貨,可沒想到對方不但沒有履行之前的約定,反而還漲了那些貨物的價錢,足足漲了三成有餘。

這樣的價錢。余鋒自然不會接受,當時便與影月殿在天運城的負責人理論起來,卻不想對方寸步不讓,余鋒無奈之下便要求對方先退換定金,畢竟是對方毀約在先,余鋒覺得即便不買這些貨物,也不能吃了這麼大的啞巴虧。

哪裡曉得對方根本不退,不但不退,反而一言不合還動手打人,余鋒帶過去五個弟子。全都被打傷了。

戰鬥之自然不會束手就擒。稍微反抗了幾下,弄壞了那店鋪的幾個貨架,當時便被一位返虛鏡高手擒住。不但人被扣下,連帶過去準備交易的聖晶也全被扣留。

只放了一個弟子回來,給龍穴山這邊通風報信,讓這邊準備數量龐大的聖晶贖人。

若非如此,嫵衣等人也不會知道這麼詳細的情況。

聽完之後,楊開表情淡漠,神色古井不波,沉吟了一會才開口問道:「他們沒有性命之憂吧?」

「聽回來的那個弟子所說,幾人受的傷雖然不輕,但都不是什麼太嚴重的傷勢。只需要調養一些時日便能痊癒了。」

「恩,這樣就好。」楊開輕輕頷首,抬起頭望向眾人問道:「你們覺得這事哪裡不對?」

「哪裡不對?」嫵衣一怔,嬌喝道:「處處都不對。我們與影月殿合作了這麼長時間,向來沒起過什麼波折,我們付出聖晶購買材料,他們也從滿,這兩年來,我們幾乎已經成為了影月殿最大的客人,他們巴結我們還來不及,為什麼要做這種撕破臉皮的惡事?而且,影月殿底下的人肯定沒這個膽量,我懷疑是上面有人指使!」

「老朽也是這麼覺得!」常起在一旁附和道,「我們龍穴山根基尚淺,雖然坐擁龐大的資源,但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啊,說不定影月殿已經不耐煩與我們這般交易,想要一口將我們吞下了。」

「你們懷疑錢通?」楊開眼睛一眯。

「也不是不可能。」嫵衣點點頭。

「可能是可能,但我覺得錢通跟這事沒關係。」楊開緩緩搖頭,在場眾人錢通打過的交道最多,先不說錢通此人的本性如何,就說他與魏古昌和董宣兒兩人的交情,還有在流炎沙地之恩,錢通應該也不會做這種過河拆橋之事。

「我剛才聽你們說,自三個月前,天運城裡屬於影月殿的店鋪管事和夥計都換了人?是不是真的?」楊開又問道。

「不錯,確實如此。」嫵衣連忙點頭,「因為我時常會出入天運城,所以對這點還是很確信的。」

「最近半年,影月殿那邊有什麼異常或者重大的事情發生么?」楊開皺起眉頭。

「要說異常的事,影月殿那邊沒有,我們這邊倒是有一些,也是最近幾個月的,龍穴山外來了不少面孔陌生的人,一開始他們只是在外圍遊盪,後來有幾個傢伙居然闖了進來,被困在陣法之住之後,他們只說是誤闖,因為他們實力都不高,所以我們也沒為難他們,警告一番便放他們走了。而大事的話……倒真有一件。」

「什麼?」楊開神色一凝。

「格林大師去世了!」嫵衣沉聲道。

「格林大師?」楊開皺眉想了想,恍然道:「影月殿那位虛級下品煉器師?」

「不錯,就是半年之前的事,外傳格林大師自從給影月殿修復一件秘寶之後,便氣血虧損巨大,壽元不多,這幾年來,他甚至沒有再煉製過秘寶。這跟我們有關係么?」

「具體的情況不知道,但說不定有些關係。」楊開面上閃過若有所思的神色:「我以前聽錢通說過,他與格林大師的私交甚好。」

嫵衣沉吟了一下,驚疑道:「你的意思是說,格林大師的去世,對錢通長老有影響,而我們是一直被錢通長老庇護,所以我們也受到影響了?」

楊開咧嘴一笑:「我只是這麼猜測而已,說不定也是錢通這老傢伙過河拆橋呢,不過如果這事真的牽扯到影月殿的內部爭鬥的話,我們還是置身事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