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你姓謝?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你姓謝?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老者的修為也只有返虛一層境頂峰,若非因為顧忌重重,哪會這麼麻煩,直接殺了余鋒,施展探魂秘術,自然有機會得到余鋒腦海中的信息。

只是因為一些原因,老者現在還不敢輕易殺人,而且,探魂秘術施展出來也消耗極大,還不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所以他才無法動手,只能用這種手段來威逼余鋒等人。

見余鋒這般硬氣,那面貌猙獰的壯漢冷笑連連:「好好好,我就喜歡你這麼有骨氣的人,你能死守著不鬆口,他們呢?我倒要看看,你們是不是都這般硬朗。」

這般說著,又望向第二人,問出與剛才一般的問題。

而得到的答案,居然還是一口夾帶了血水的唾沫。

壯漢再一次長鞭掃出,將那海克家族的弟子掃的飛起幾圈,重重摔落在地上,半晌也沒爬起來。

旋即,他將目光轉向第三人,臉色陰霾到了極點,厲聲道:「說吧,說出來就輕鬆了,要不然接下來有你們好受的。」

第三個海克家族的弟子抬起眼帘看了看他,神色漠然,這個弟子只有入聖一層境的實力,是來的幾個人當真修為最低的,眼下聖元被封,真要吃了那麼一鞭子,恐怕十天半個月都別想起床。

余鋒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說什麼,可話還沒說出口,那人就道:「放心吧峰哥,雖然我們來龍穴山沒多久,但每個人都得了不少的好處,怎會做那恩將仇報的白眼狼?影月殿算個屁,他們能讓我們這麼多人,在短短的時間內集體晉陞一兩層小境界么?」

「好!」余鋒心中一熱。重重點頭,心知他說的不錯,五六十個海克家族的弟子,跟著嫵衣脫離家族,投靠龍穴山。這兩三年來,他們根本不愁修鍊資源,各種靈丹妙藥源源不斷,比起以前的日子要優越無數倍,而且每個人最少都得到了一兩件秘寶防身,這些秘寶。可全都聖王級的檔次。

可以說,每個海克家族的弟子,都已經將龍穴山當成了自己的家,產生了濃厚的歸屬感。

那壯漢見此,知道問了也是白問,當下不再言語。揚起了手中長鞭,眼看著長鞭就要落下,那端坐在椅子上的老者忽然睜開了半眯的雙眸,扭頭朝外望去。

轟……

一聲巨響傳來,夾雜著劇烈的聖元波動,外面似乎發生了打鬥,伴隨著幾聲驚呼和慘叫。旋即一切平靜了下來。

「何人闖我聚源堂!」老者臉色一冷,長身而起,身形晃動間便朝外衝去,可人在半空中便又怪叫一聲,如遭重創地倒退著飛了回來。

一道匹練般的光芒緊隨在他身後,直接落在這廂房之中,氣勢如虹地將老者籠罩。

老者面色大駭,連忙祭出一面小盾般的防禦秘寶,擋在身前。

爆響聲傳出,老者身形蹬蹬蹬往後退了幾步。才緩衝掉那巨大的力道,再往自己的盾牌上望去,麵皮忍不住一抽。

自己這虛級下品的防禦盾牌上,竟沾染了一簇簇燃燒的漆黑火苗,那火苗中透著及其灼熱的力量。盾牌表面已經有要融化的跡象了。

這一幕讓他亡魂皆冒,知道自己剛才若是中上這種火苗,只怕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還不等他再有什麼反應,兩股勢的力量已經從天而降,將整個廂房都籠罩在其中,再抬眼望去,只見到一個身形偉岸的青年,裹著一身寒氣悠然而入。

這青年身後,還跟著兩個老者,那兩人與自己一樣,都是返虛一層境的修為,那籠罩在房間中的勢,便是這兩人所放。

老者眼帘一縮,知道有些不妙了,此地只有他一個返虛鏡坐鎮,根本不可能以一敵二,連忙從空間戒中取出一物,匆匆捏碎,這才暗暗呼了口氣。

「楊開!常供奉,郝供奉!」余鋒等人一見來人,紛紛大喜過望叫喊了起來。

楊開把眼一掃,幾人身上的慘烈傷勢頓時印入眼帘,讓他眼帘一縮,心中翻滾起無限殺機。余鋒等人的傷勢已經很嚴重了,幾人氣血之力都顯得不足,明顯有些傷到根基的徵兆,只怕自己再晚出關兩日,他們的修為都得倒退,不過現在還來得及,只要提供一些靈丹妙藥,將養些日子就好。

「你就是楊開?」那老者聞言一驚,凝視楊開不放。

楊開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絲毫沒有要搭理他的意思,沖常起示意了一個眼神。

常起會意,立刻走上前去,指尖聖元迸發,凝為利刃,先是解除了余鋒等人的捆綁,然後又查探了一下他們體內的禁制,眉頭皺起。

這些禁制儘管也是返虛一層境武者下達的,但他想要破解的話,最少也得一兩個時辰的功夫,眼下顯然不是破解的好時候。

帶著余鋒等人來到楊開身邊,與他低聲說了幾句,便垂手站到了一旁。

楊開輕輕點頭,這才朝那老者望去,半眯著雙眼道:「聽你剛才所說之言,你似乎早就認得我?」

「哼!是又如何?」老者冷哼一聲。

楊開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忽然問道:「你姓謝?」

那老者面色微微一變,變得驚愕萬分,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

「果然!」楊開輕輕頷首,面上一片瞭然之色,之前在跟嫵衣等人商談的時候,他就有此猜測了。如果真是因為影月殿內部的爭鬥而導致龍穴山被牽連的話,那自己這邊也不應該被牽連的如此之深。

畢竟不管對誰來說,龍穴山都是一個大客戶,與其合作有益無害,不至於這般毫無緣由地來得罪。

楊開本能地覺得,會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