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算賬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算賬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小子你敢殺我謝家弟子!」謝泉見那壯漢居然真被殺了,勃然大怒。

「殺便殺了,你待如何!」楊開神色猙獰,一身魔焰包裹,猶如上古凶神降臨,眼中寒光閃爍。

說話間,他一道聖元打入懸浮在半空中的虛王級煉器爐,那煉器爐頓時滴溜溜地旋轉起來,旋轉中,一朵朵異樣的火苗從爐中飛出,幻化為一隻只火鳥的造型,鋪天蓋地地激射四周。

那些火鳥,就如縮小版的器靈,看起來毫無差別,只是無論體型還是威勢都無法與真正的器靈相提並論。這本就是虛王級煉器爐中儲藏的火系靈氣,這個煉器爐,在地肺火脈中被烘烤了幾萬年,自身自然也已經不是凡物,楊開以前對敵只需要放出器靈便行,可是這一次,面對如此之多的返虛鏡,他也不敢馬虎大意,連煉器爐的威能都催動了出來。

器靈火鳥同時雙翅一展,無數枚火球悠然成型,如蝗蟲過境般朝下砸來。

兩廂配合之下,讓眾多返虛鏡面色大變,匆忙躲避。

本就已經火勢滔天的天運城,更是雪上加霜,方圓百丈的範圍內,所有房屋店鋪被焚燒殆盡,大地一片荒蕪焦黑,十幾個武者躲避不及,被擊斃當場。

一道道勢的力量從天而降,那謝泉神色暴戾道:「小子,那兩個老傢伙走了,我看你一個聖王境如何逃脫!」

十幾層勢重合在一起,層層疊加,讓楊開不由地生出一種舉步維艱的錯覺,兩根金絲應聲出手,瘋狂地切割那無形的勢。讓這些勢的威能大減,楊開再一腳跨出,這一步之後,身形驟然模糊,在場的所有返虛鏡。竟看不清他到底去了何處。

楊開連空間力量都動用上了,雖然沒有直接撕裂空間,但這一步已經突破了空間的束縛。

身影再現的時候,人已來到了謝泉身後。

「謝兄小心!」楊開悠一出現,那山羊鬍須老者便驚呼起來。

謝泉同樣面色大變,體內驟然瀰漫出一層白色霧氣。將自身團團包裹,讓人看不清身影,楊開冷哼一聲,一根金絲飛射而出,直朝那白色霧氣纏繞過去。

隱約間,一聲噗地輕響傳出。伴隨著謝泉的慘叫聲,那包裹住他的白色霧氣一陣凝聚,旋即驟然爆開,他才隱沒的身形再一次顯露出來。

不過當眾人看清眼前的一幕之後,頓時目瞪口呆。

只見謝泉面如死灰地站在原地,怔怔地盯著從自己胸腹處透體而出的一根金絲,面上滿是駭然之意。眼中也溢滿了忌憚和驚動,動也不敢動一下。

而金絲的另一頭,卻纏繞在楊開的指尖。

他居然如此輕鬆地就被楊開給制服了!不但其他人想不到,就連謝泉本身也想不到。他只知道那金絲詭異萬分,而且鋒利無比,自己的護身聖元根本抵擋不住金絲的突入,要不然也不會被金絲穿透身體,被人輕易拿下。

尖銳的鳥鳴聲再次傳來,那十幾丈長的器靈火鳥飛舞到楊開的頭頂上,一雙靈動的眸子滴溜溜旋轉。每一個被它盯上的返虛鏡,都臉色鐵青,剛才雖然與這器靈交手沒多大一會,但任誰都瞧出了它的恐怖之處,單打獨鬥。沒人一個人是它的對手,即便聯合,也不可能制服的了它,這隻器靈的實力,就算不如返虛三層境,也相差不遠了。

「你敢動,你就死!」楊開的聲音猶如從九幽煉獄中吹來的寒風,吹在謝泉的耳邊,讓他心底深處不由地泛起一股寒意。

見謝泉老實異常地站在原地,楊開臉上閃過一絲滿意的神色,抬頭朝其他的返虛鏡望去,冷漠道:「我說了,我今天來此只為兩件事,第一件事已經完成,現在說說第二件事。」

「你想如何?」謝泉聲音苦澀。

「退還我龍穴山之前支付和被你們搶奪的所有聖晶!」楊開冷哼一聲。

「你們的聖晶在我的空間戒里,想要的話就拿去。」謝泉咬牙答道,人在屋檐下,他也不得不低頭。

楊開瞥了他的手指一眼,另一根金絲飛出,在謝泉的手指上繞了一下,下一刻,連著手指和戒指,一併飛回了楊開手上。

鮮血飛濺而出,謝泉臉色一白,咬牙忍著鑽心的疼痛,卻依然不敢有什麼妄動。

楊開的神念在那戒指中略微掃了一圈,面上浮現出一抹譏諷之色,冷笑不迭:「這數量是不是少了點?」

何止少了點,簡直少了一半。龍穴山這次向影月殿訂購的材料,價值兩千萬聖晶,這枚戒指里只有一千萬而已,剩下的一半卻不知道去了哪裡。

謝泉默不作聲,只將目光投向那山羊鬍須老者馬心遠,楊開立刻明白,他們已經將余鋒帶來的聖晶分掉了,另一半聖晶,恐怕就在這個山羊鬍須老者身上,目光驟然一冷,朝馬心遠望去。

後者表情遲疑,一臉的不舍和不甘之色,顯然不太願意就這樣將到手的利益再讓出去,那可是一千萬聖晶!要不是看在這麼多聖晶的份上,他們影月殿的這些人,哪會幫助謝家來對付楊開?畢竟殿內的爭鬥已經水深火熱,也沒有太多的人手可以外派。

見他似乎不太想交還聖晶的樣子,楊開臉色一戾,第二根金絲再一次飛出,在謝泉的肩膀上繞了一圈。

血光乍現中,謝泉的胳膊應聲掉落。所有人都勃然變色,不可思議地望著楊開,萬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如何狠辣無情,什麼都沒說就出此重手。

而謝泉倒也硬氣,先是被楊開斬斷一根手指沒有吭聲,現在被砍下一隻胳膊同樣沒有吭聲,只是神色猙獰地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