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一招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一招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見楊開如此識趣,費之圖不禁露出一絲滿意的神色,先前他在暗中觀察,還隱約覺得這小子無法無天,桀驁不馴,沒想到居然也是個玲瓏之人,總算不枉費自己一片苦心。

城中店鋪基業確實損傷燒毀不少,但那畢竟是死物,也犯不著多追究,只要事後重建就行了,至於死掉的那十幾個人,大多數都是謝家的弟子,跟他費之圖有半毛關係,就算此地的人全死了,他也無所謂。

沉吟片刻,費之圖道:「本城主給你指兩條路,就看你自己選擇哪一條了。」

楊開做出認真聆聽的模樣。

「第一,將你剛才得到的聖晶拿出來作為補償,殺人放火,你總不能這麼一走了之,那些聖晶足夠賠償了,你覺得如何?」

此言一出,山羊鬍須老者等人面色微變,立刻明白自己等人剛才的擔憂居然是真的,費城主真要有意將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再一聯想到殿內的一些傳聞,當即心中戚戚,不敢多言什麼。

楊開目露訝然之色,歪著腦袋想了想,洒然一笑:「前輩提議不可謂不妥當,但請恕晚輩斗膽拒絕了!」

「恩?」費之圖雙眸一眯,有些意外地望著楊開,說實話,他會提出這種補償方案,也是因為此地就屬他實力最強,更身為一方城主,覺得馬心遠等人不會反駁自己的緣故,哪裡曉得自己一番好意,這小子居然還不領情,頓時心頭微怒,暗罵楊開不知天高地厚,冷哼道:「你不聽聽第二條路是什麼,就敢拒絕?」

楊開肅然道:「晚輩這次來,目的之一就是為了取回這些被搶走的聖晶,如今既然到手,就沒有再退回去的道理,前輩還是說說第二條路是什麼吧。」

費之圖凝視著他,好一會才道:「既然你這麼有主見,那本城主就不勸你了,第二條路更簡單,不閃不避,你接我一招,只要不死,我讓你離開!」

「不閃不避接你一招!」楊開眼帘一縮,反倒是馬心遠等人聽到這句話,紛紛大喜過望。

費之圖已經是返虛三層境巔峰了,在實力上幾乎能與錢通相提並論,有這麼一個強者親自出手,縱然只是一招,那囂張的小子也別想全身而退,說不定他就會死在這一招之下。

馬心遠等人心中暗喜的同時,還以為自己等人剛才誤解了費之圖的意思,原來他根本就沒打算讓這小子安然離去啊,只是因為身份修為的差距,不方便以大欺小,但既然是對方主動選擇的,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當下幸災樂禍地朝楊開望去,暗暗期待好戲登場。

「不敢?」費之圖譏誚地望著楊開。

「有何不敢!」楊開眼中精光爆閃,熠熠生輝,返虛三層境,以他如今的實力對付起來確實不行,但如果只是接上一招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而且,即便受傷,以他的恢復能力想必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痊癒了。

正好藉機試探下,自己與這個層次的武者相差多遠。

幽暗星上,返虛三層境巔峰為最強境界,如果真能在費之圖手下全身而退,那他就可以重新審視下自身的實力了。

「小子有種!」費之圖一直溫和的面孔忽然浮現出一絲獰笑,厲喝道:「希望你不要後悔才好!」

楊開臉色冷峻,一言不發,伸手當中一指,那盤旋在他頭頂上的火鳥清脆地鳴叫一聲,化為一團火光,將他全身包裹,看上去紅炎流動,周身附近空間扭曲。

楊開再祭出自己的紫色盾牌,往內灌入聖元,沙塵暴驟然成型,風沙狂起中,將他的身形淹沒。

下一刻,一面面由漆黑火焰凝聚而成的盾牌,懸浮在了楊開的身前,正是他用自身聖元凝聚出來的浩天盾!

這三道防禦才剛剛完成,費之圖那邊已經傳來了驚悚至極的聖元波動,旋即他往前跨步一步,在無人看清的情況下,直接來到了楊開身前十丈處。

旋即,一聲虎嘯忽然從他體內傳出,一個巨大的虎頭悠然出現,浮現在他的身體上方,那虎頭剛出現的時候還是一片虛影,但隨著費之圖的聖元灌入,竟逐漸地有凝為實體的跡象。

與此同時,無與倫比的凶厲之氣從虎頭上傳出。

一旁圍觀的馬心遠等人紛紛變色,連忙後退,雖然費之圖沒有刻意針對他們,但從那虎頭上傳來的縷縷殺機猶如實質,風刀一般切割在他們身上,讓他們遍體生寒。

城主大人動真格的了!眾人大喜過望。

「小子,當心了!」費之圖沉喝一聲,那懸浮在他頭頂處的虎頭忽然張開血盆大口,猶如猛虎下山,攜萬鈞不敵之勢,朝楊開所處之地撲了過去。

楊開臉色一沉,瘋狂地催動聖元。

下一刻,那凝為實質的虎頭便與布在最外圍的浩天盾相觸,一陣咔嚓嚓的聲響傳出,幾十面浩天盾猶如紙糊的一般不堪一擊,應聲破碎,而那虎頭卻余勢不減,直撲向第二層沙塵暴。

沙塵暴是由紫色盾牌內部蘊藏的威力催動出來的,威力無窮,虎頭悠一陷入其中,便被風沙之力所阻,身形驟然一滯,隱隱有要停止下來的跡象。

可楊開卻不喜反驚,面色更加凝重不少。

費之圖一聲冷笑,神念催動間,那虎頭口中忽然噴出一團幽光,幽光一出現便爆裂開來,直接將沙塵暴撕裂出一道口子,與此同時,虎頭趁勢而入,沙塵暴再也阻擋不了分毫。

只是眨眼的功夫,碩大的虎頭便襲到了楊開面前,血口大口張開下,一口朝楊開咬了過去。

楊開哪敢怠慢,心念傳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