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地下暗河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地下暗河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幾人在談話的功夫,費之圖那邊似乎已經瞧出了點眉目,收起了獸皮圖紙之後把手一招,身形晃動間便竄進了落帝山內。

「呵呵,小友先行,老朽殿後,對了,你盡量不要抵擋這落帝山中的帝威之力,默默地感悟就好。」寧向塵再次善意地叮囑一句。

「多謝前輩提醒!」楊開輕輕頷首,與蔡合和杜思思還有那連廣三人,一併衝進了落帝山。

等到四個聖王境走入,寧向塵三位返虛鏡才殿後隨行。

在落帝山中,確實不會碰到什麼猛獸毒蛇這樣的困擾,但是在這裡,卻時常能碰到一些發癲發狂的武者,不問青紅皂白地發起攻擊。

這些武者,都是來落帝山修鍊的,但因為種種原因,在此地逗留的時間太長,導致心智被帝威之力擊潰,陷入了癲狂之境。

每一年,來到此地的武者多不勝數,在落帝山中發生意外的事情也相當頻繁,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心懷不軌的武者,將此地當成殺人越貨的好場所,專門在這裡幹些下三濫的勾當。

不過楊開等一行八人中有四位返虛鏡,更有費之圖這樣的強者在前領路,所以倒不用擔心碰到這些問題。

悠一踏入落帝山中,楊開便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自己全身籠罩,在這股力量之下,他的聖元運轉速度甚至忽然變得有些阻塞了,而且。神念放出,竟然也只能查探到附近幾百丈範圍的情況。

在帝威之力的影響下,自身的神識居然被壓制到這種程度。

楊開不禁有些毛骨悚然,那帝威之力無處不在,就彷彿冥冥之中有一雙眼睛,正在盯著自己,觀察自己的動作,這讓楊開很不自在,平白生出一種被人監視住的錯覺。

這僅僅只是一絲帝威而已!若是真的星空大帝降臨,那該有多麼恐怖?

事到如今。楊開已經不懷疑星空大帝此人是否真的存在了。他得到的兩塊星帝令傳聞就是星空大帝留下來的,星帝山傳聞也跟星空大帝有些關係,而這落帝山同樣如此。

萬事空穴不來風,星空大帝恐怕真的存在過。

面對帝威。楊開本能地想要抵擋一二。但想起寧向塵之間的善意提醒。再瞧瞧地觀察一下蔡合等人,發現他們都坦然若素,索性也屏氣凝神。視若無睹起來。

這裡還是最外圍,帝威之力並不算太強,就算不抵擋也不會有什麼危害。

跟隨在費之圖身後一路前進,路上果然沒碰到任何武者,費之圖可以完美地帶領眾人繞過那些來此修鍊的武者的視野和神念覆蓋範圍。

畢竟這一趟行動機密至極,費之圖也不想節外生枝。

這一走,便是兩日功夫。

隨著越來越深入落帝山,籠罩在四周的帝威之力無形中也變強了許多,可楊開如今卻不驚反喜,因為只是區區兩日的時間,他便感覺自己的神識力量似乎增強了一些,在帝威之力潛移默化的影響下,識海也變得清澈純凈一分。

這裡果然是修鍊神識的好地方,他根本沒有怎麼做,只是待在此地,便有了這些好處,若是真在這裡找個地方修鍊神識或者神魂技的話,肯定是事半功倍。

可惜落帝山的帝威之力,只適合武者淬鍊神識力量,除此之外,就是凝聚自身的勢了,效果不免有些單一,要不然,此地絕對會成為一處修鍊聖地,幽暗星上各大勢力為了此地的歸屬大打出手也並非不可能。

又往前走了三日,楊開隱隱感覺有些吃力了,原因無他,此地的帝威之力雖然能凈化識海,讓武者的神識力量變得更強大,但這種強硬的單方面的凈化,卻讓武者本身也承受了一定的壓力,如果撐不住的話,勢必會影響到自身的心智。

楊開還算好的,直到此刻他也沒有抵擋那帝威之力,一直按照寧向塵的提醒,默默地感悟帝威中蘊藏的種種奇妙,收穫頗豐。

而其他三個聖王境就不行了,早在昨天,他們就不約而同地催動了自身的神識力量,略微抵擋帝威的入侵,兩廂對比下來,神識修為高低立辨。

這一幕不但讓蔡合等人吃驚不已,同樣讓寧向塵等人嘖嘖稱奇。

要知道,蔡合等三人雖然與楊開同樣是聖王三層境,但是其中兩人精通陣法之道,另外一人精通煉製驅使傀儡之術。

無論是哪一種,對神識修為的要求都苛刻無比,尤其是連家的傀儡術,連廣在作戰的時候最多可以驅使出上百隻傀儡,每一隻傀儡都有他的神念附體,對神識的要求比鑽研陣法還要恐怖。

可以說,這三個人的神識修為本就超過同等級的武者。

但現在與楊開比較起來,竟然還略有不如。

這讓他們如何不吃驚?心中暗暗猜測楊開到底修鍊了什麼樣的功法,居然能有如此強大的神識修為。

楊開當然不知道這其中的貓膩,他只是覺得如果抵擋的話,在這裡得到的好處就會減弱,所以才敞開身心感悟帝威。

而那杜思思在察覺到這一點之後,立刻露出一絲不服氣的表情,畢竟自修鍊以來,因為鑽研陣法的緣故,她在神念強度上向來比同等級武者要強上很多,如今卻在楊開面前吃癟,心高氣傲的她哪裡願意接受。

銀牙一咬,把心一橫,竟也放開了識海的防禦。

直到她臉色微微有些發白,蔡合這才注意到不妥,連忙上前噓寒問暖,卻又是碰了一鼻子的灰,無奈之下,苦笑不迭。

前方是一片沼澤地,費之圖面色凝重地望著這片沼澤,又取出那獸皮圖紙對照起來,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