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分光雲海陣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分光雲海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當費之圖那玉鏟鏟在劍魂草所在花壇的土壤上的瞬間,一道潔白的光暈以劍魂草為中心,詭異地蕩漾開來,與此同時,四周跌宕起一陣不正常的能量波動。

費之圖面色大變間,急忙抽身後退,老嫗老翁和另外一個返虛兩層境強者也齊齊聖元涌動,將四個聖王境小輩籠罩在自己的保護下。

原本紫盈盈筆直如劍的劍魂草,也在這一瞬間忽然扭曲起來,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耀眼光芒四下竄出,那光芒在蠕動變幻間,形成一朵朵色彩不同的雲朵,將眾人團團包裹。

兩息後,四周的環境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放眼望去,四周哪還有之前見到的閣樓和廂房,眼前更沒有花壇和劍魂草,更沒有那些可供觀賞所用的奇花異草,有的只是虛無混沌的天空,詭異莫測的大地。

而眾人現在所處的位置,竟彷彿屹立在雲端,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全是那種色彩不一,大小不一的雲朵,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陣法!」費之圖臉色鐵青,到了此時,他哪裡還不知道之前大家看到的劍魂草只是一個陷阱,一旦觸碰了那劍魂草,這個陣法立刻就會出現,將人困在其中。

只是,那陣法高明的程度遠超眾人的想像,在場八人,幾乎沒人看出破綻,唯獨只有楊開在最後時刻喊了一聲以做提醒,但那一聲也喊的太晚了些。

念及至此,費之圖疑惑地望了楊開一眼,似乎不明白他是如何看出破綻的,畢竟剛才可是連四位返虛鏡都毫無察覺。

楊開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不等他開口詢問便主動道:「晚輩對藥理略有研究,剛才的劍魂草顏色既然是紫色,那葯齡肯定很高,達到那種程度劍魂草散發出來的香氣會有淡淡的辛辣感。如無形的劍刃一般刺激人的嗅覺。」

費之圖表情訝然,倒也沒再追問,如今已經觸發了這個陷阱,被陣法包圍,追問這些根本沒有意義,轉頭望向蔡合和杜思思問道:「陣法一道你們比較精通,看出什麼眉目了沒?」

自四周光芒乍起。雲朵叢生之後,杜思思和蔡合兩人便在仔細觀察,聞言,杜思思俏臉難看道:「若是晚輩沒看錯的話,這應該是上古奇陣的一種,分光雲海陣。是早就失傳的陣法了!」

「晚輩也是這個意思!」蔡合在一旁點頭,認同了杜思思的猜想。

「分光雲海陣?」費之圖與其他三位返虛鏡對視一眼,臉上一片茫然,似乎都沒聽說過這種陣法,連忙問道:「此陣可難破解?又有何等威能?」

杜思思苦笑一聲道:「先不說它的破解之法……晚輩說說它的形成原理吧,諸位看到這四周的雲朵了沒?」

「自然!這雲朵似乎不是幻覺,也並非由什麼能量聚集而成。倒是奇怪的很!」老翁寧向塵頷首道。

「因為它們全都是真正的雲朵!」杜思思語出驚人。

「什麼?」費之圖等人臉色大變,「你說它們是真正的雲朵?」

「不錯,分光雲海陣之所以會失傳,就是因為布置這種陣法,需要煉化天上的雲朵,而如今幽暗星上實力最強的武者,也沒有這種能耐,自然沒法布置出這個陣法。」

「煉化天上的雲朵……」繞是費之圖等人見多識廣。也被杜思思的說法震驚的目瞪口呆,一時有些無法接受。

到底是何等實力的強者,能有如此驚天手段,連天空上的雲朵也能煉化,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杜思思對他們的難看錶情視若無睹,繼續悠悠地道:「煉化雲朵只是第一步而已,布陣之人會在雲朵中融合各種屬性的能量。然後抽取妖獸精魂融入其中,讓這些原本是死物的雲朵具有變化攻擊之效,分光雲海陣中的雲朵,都是可以幻化成雲獸的。視布陣之人抽取的妖獸精魂等級不同,雲獸的等級也不相同,但是這些雲獸,無論等級怎樣,都極難被滅殺!」

「你是說這些東西會幻化……」費之圖一指飄蕩在四周,那數之不盡色彩不一的雲朵,表情難看到了極點。

無需杜思思來回答了,當費之圖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散布在眾人身邊的十幾朵雲彩忽然一陣扭曲蠕動,下一刻,便變成了一隻只造型不同,卻相貌猙獰的妖獸模樣,只不過這些雲獸並沒有血肉之身,它們全都是由雲彩組構而成,但融合了大量精純的能量,比起真正的妖獸都強上一分。

眾人的神念掃過那些雲獸的身體,待察覺到它們體內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之後,杜思思才手拍著高聳的胸脯,俏臉發白,一陣慶幸道:「看樣子我們運氣還不錯,都是只有八九階實力的雲獸。」

由不得她不慶幸,此陣既然是上古時期布置下來的,誰知道布陣之人的手段如何?萬一在這裡留下一兩隻十階的雲獸,那大家都得葬身此地。

費之圖等人就算手段再逆天,也無法與十階妖獸對抗,那可是相當於虛王境的強者了。

才剛踏進上古遺迹,便落進了這麼一個陣法中,眾人一下子心情都沉重起來,自然不敢有絲毫怠慢,費之圖厲喝一聲道:「杜丫頭和蔡小子想辦法破陣,這些雲獸交給我們來對付!」

「是!」蔡合和杜思思連忙點頭,知道發揮自己作用的時候來了,當即精神一振。

費之圖又望了一眼楊開和那沉默寡言的連廣:「你們也照顧好自己,可不要在此地意外隕落了。」

楊開輕輕點頭,連廣還是一言不發,不過卻從自己的空間戒中取出一個個只有巴掌大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