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陣牌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陣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九階雲獸雖然威勢不凡,但楊開和連廣無論是誰都不是普通的聖王三層境,楊開本人自不必說,越階作戰乃是家常便飯,而連廣驅使的幾隻傀儡也不容小覷,與器靈火鳥配合之下,輕而易舉地便將那九階妖獸糾纏住了,讓它無法去騷擾費之圖等人。

若非顧忌分光雲海陣的詭異和諸多變化,兩人恐怕用不了多久,便能將那九階雲獸斬殺。

見兩個聖王境應付的如此輕鬆,費之圖等人也是大喜過望,心頭稍定。而在見識到雲獸的生成之後,他們也明白在這陣法之中,只能拖延時間,立刻更改了之前的策略,不求擊殺雲獸,只求拖住它們。

如此一來,幾人壓力大減,竟應付的遊刃有餘。

在此期間,蔡合和杜思思兩人不斷地往那些陣盤陣基中打入聖元,窺探這分光雲海陣的種種奧妙,企圖尋找到諸如陣眼和陣門所在,但此陣是上古奇陣,繞是兩人出身精通陣法的家族,短時間內也是一籌莫展,急的額頭直冒冷汗。

別看眼下局勢平穩,無論是楊開和連廣兩位聖王境,還是費之圖等三位返虛鏡都應付的輕鬆至極,可一旦時間拖長了,勢必會有變故發生,天知道在此陣之中,還會不會有更多的雲獸出現?

所以兩人也是卯足了力氣,拿出平生所學,不停地推演這陣法的種種變化。

一炷香時間過去了……

半個時辰過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

文姓武者的臉色逐漸變得凝重,而費之圖等人同樣不見輕鬆。反倒是實力相對較弱的楊開和連廣兩人一臉寫意。

對楊開來說,此戰主要出力者還是器靈火鳥,他只是在一旁隨意地施展下九天神技,牽制牽制那隻九階雲獸,以他體內的聖元儲藏量來說,根本消耗不了太多,而連廣則是驅使傀儡迎敵,雖然神識消耗巨大,但在服用了一些補充神識力量的丹藥之後,倒也心平氣和。臉色如常。

可如此長時間的糾纏戰鬥下來。費之圖等人都隱隱有些吃不消了,一身聖元消耗巨大,再這麼繼續下去,局面堪憂。費之圖心中不禁焦急起來。不斷地拿目光朝蔡合和杜思思兩人望去。想看看兩人進度如何。

文姓武者見此,也不得不開口催促起蔡合和杜思思兩人了,兩人倒也不負所望。在經過了一個時辰的推演之後,總算是找到了一處破綻。

一道玄光忽然從那無數陣盤和陣基中激射而出,原地盤旋兩圈之後,悠地朝遠方射去。

眨眼的功夫,那玄光便打中了一團在半空中飄蕩的火紅雲朵,被玄光擊中後,那原本正在移動的火紅雲朵,竟忽然定在那裡。

杜思思俏臉一喜,連忙嬌喝起來:「陣眼就在那裡,破掉它就能破掉分光雲海陣了!」

聽她這麼一喊,所有人都面露喜色,雖然在進來之後,大家就已經隱隱猜測,陣眼或者陣門興許就隱藏在那無數雲朵中,可誰也不敢輕易地觸動這些雲朵,唯恐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如今陣眼已經被尋到,這個顧慮自然不復存在。

「文兄!」費之圖忽然低喝一聲。

「交給文某了!」文姓武者臉上浮現出一絲冷厲之色,盯著那被玄光擊中的雲朵,手腕一番,一根半尺來長,通體金黃色的長針忽然出現在了指間,旋即他往內灌入聖元,金光大放中,口中低喝道:「去!」

話音落,把手一甩,金光直朝那雲朵攻去,半空中,那金光似乎幻化成了一隻獠牙靈蛇,張開了血盆大口,威勢十足。

眼看著金光就要擊中雲朵,讓人吃驚的一幕發生了。

那雲朵居然在一陣蠕動變幻間,忽然化成了一隻彷彿松鼠般的火紅小獸,小獸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露出及其不屑的神色,身形晃動間便詭異地消失在了原地。

金光所化靈蛇攻到近前,竟一下撲了個空。

文姓武者臉色一沉,表情難看起來,他雖然知道那雲朵肯定還有變化,但怎麼也沒想到,對方所化雲獸居然就這麼消失不見了,神念放出,居然也感受不到任何氣息的存在。

正一頭惱火的時候,卻見那邊楊開身如疾風,直接竄到了小獸消失的位置,神色冷酷地把手張開,朝那裡抓了過去。

噗嗤一聲……

楊開的大手似乎是抓到了什麼東西,但任憑文姓武者如何去看,也看不到分毫,反倒是一陣吱吱亂叫的聲響從那裡傳來。

旋即那邊一陣流光閃爍,之前消失不見的小獸居然再一次詭異出現,而此刻,那小獸竟被楊開握在了手心處。

它居然沒走,而是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方法隱蔽了身形,那方法足以欺瞞文姓武者的神念探查!

這小子怎麼發現的?文姓武者驚疑不定地望著楊開,實在有些想不明白對方到底是瞎貓碰到死耗子還是真的有的放矢。

就在他心思急轉的時候,楊開手上已經冒出了一團漆黑的魔焰,無情地焚燒那小獸。

任憑小獸如何掙扎反抗,也擺脫不了楊開的束縛,這作為陣眼的雲獸居然一點戰鬥力都沒有,似乎只會隱匿身形,或許還有別的神奇能力,卻沒來得及發揮。

眨眼的功夫,小獸便被魔焰焚燒成了一團,一塊木質令牌樣的東西,離奇地出現在了楊開面前。

楊開表情一怔,一把將那木牌抓在手上。

在小獸被滅的同時,一直與費之圖等人糾纏的那幾隻雲獸,還有與火鳥和連廣周旋的雲獸,甚至漂浮遊走在四周的無數雲朵,都一股腦地朝木牌涌了進來。

彷彿那木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