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冰道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冰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將陣牌的事暫且放到一邊,楊開暗暗決定,等回去之後,真的得找陽炎問問了,如果她確實能煉製陣牌,那以後還需要什麼陣盤陣基啊,直接讓她煉製幾個陣牌帶在身上,隨時隨地都可以布下大陣。

片刻後,費之圖等人也恢復如初,簡單地商議一陣之後,眾人繼續上路。

沿路所過,時不時地就能看到一些靈氣逼人的奇花異草被隨意地種植在附近的花壇里,這些奇花異草每一株都價值連城,許多甚至都是早已經絕跡的好東西,看起來跟真的沒有區別。

但吃一塹長一智,在經歷了分光雲海陣的折磨之後,費之圖等人也不敢再隨意地妄動這些奇花異草,免得再不小心觸動什麼陣法禁制。

楊開卻對這些奇花異草產生了濃濃的興趣,因為以他的見識和判斷,他發現這些栽種在花壇里的東西,搞不好確實有真品在其中。

也就是說,那些東西並非全都是陷阱,而是真實存在的珍稀藥材。但他也沒有十成的把握,更要去營救錢通,故而即便有些心動,也只能跟隨在費之圖等人身後,繼續前進,對那些奇花異草不聞不理。

不過他倒是默默地記下路線,準備等救出錢通之後若有機會,便來此地好好探索一番,再來辨別其中的真假。

饒是眾人小心翼翼,這一路行去,也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煩,這個上古遺迹中的禁制陣法防不勝防,費之圖身為返虛三層境強者,神念無時無刻不在查探四周,卻根本無法看清危險。

好在隊伍中還有蔡合和杜思思兩個陣法師,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每當眾人被陣法圍困之時,便由他們兩人合力破解,其他人在旁守護抵擋陣法的攻擊。

所以一路行來。眾人儘管狼狽了些,倒沒出現什麼人員傷亡,只有那老嫗受了點輕傷,而楊開和連廣兩個聖王境更被保護的很周到,未曾碰到什麼危險。

可惜的是,這些陣法被破除,再沒出現陣牌這種東西了。讓蔡合和杜思思兩人失望萬分。

如此三日之後,一行數人站在了一條寬敞的通道前,這條通道潔白無瑕,看起來似乎是由純凈白玉鋪成,纖塵不染,但那通道內。卻充斥了讓人毛骨悚然的寒氣,一縷縷寒氣幾乎肉眼可見,在半空中匯聚成各種形態,而在通道的兩旁,更是冰錐凌立,看起來宛若劍山般,一根根冰錐閃爍著熠熠寒光。讓人心頭髮毛。

即便是站在通道前,未曾真的進入,眾人也依然被那冷冽的寒意影響,眉梢頭髮上結出冰霜。

「這裡應該就是那條冰道了!」費之圖臉色凝重,似乎是自語也似乎是在告訴眾人。

「如此寒意,錢長老之前是如何通過的?」寧向塵老臉微微發白,他自付若是自己落到這通道之中,只怕過不了一時半會便會被凍成冰雕。根本無法走到盡頭處。

錢通雖然是返虛三層境強者,但若是沒有異寶克制此地寒冷,也休想帶著那個聖王級的煉器師通過這裡。

「聽聞錢長老在幾十年前得到過一枚烈火珠,大概是藉助了此珠的威能吧。」老嫗在一旁若有所思地說了一句。

費之圖輕輕頷首:「不錯,錢老鬼確實有一枚烈火珠,否則他來到此地肯定要知難而退了。」說到這裡,他轉頭看向楊開問道:「能行么?」

楊開眯眼望著那通道。不答反問道:「費城主可知這通道有多長?」

費之圖緩緩搖頭:「錢老鬼傳來的訊念並沒有提及,所以我也不知道這通道到底綿延幾何,但錢老鬼既然能憑藉烈火珠帶人通過,想來應該不會太長。」

「不長的話倒是沒問題。」楊開摸著下巴沉吟道。

費之圖這一趟之所以把楊開帶上。就是要藉助器靈火鳥之威,通過這條冰道,而如今,自然就到了楊開該出力的時候。

「你放心,此行本城主也是有些準備的,不會單指望你的器靈。」費之圖寬慰一聲,把手一招,一件仿若銅鐘般的秘寶忽然出現在手心上,只是那銅鐘呈現出赤紅之色,一股灼熱而精純的火之氣息從中透出。

「離火罩!」寧向塵眼前一亮,微笑道:「沒想到費兄連離火罩這等秘寶都借來了,如此一來,通過這冰道應該是十拿九穩之事了。」

費之圖嘿然一笑:「離火罩雖然是殿主他老人家的寶貝,即便是與人爭鬥也鮮少祭出,但既然是營救錢老鬼,他老人家自然不會吝嗇。」

聽他這麼一說,楊開等幾個小輩才知道,這個離火罩秘寶,竟然是影月殿殿主所擁有,為了這次的行動,費之圖將其借了過來。

雖然借用的秘寶無法發揮出這離火罩的全部威能,但在一旁輔助一二倒是沒問題的。

見此,楊開點了點頭,心中大定,神念一動間,器靈火鳥便從體內衝出,旋即在楊開的命令下,它忽然化為一團光幕,將一行八人齊齊包裹。

火鳥本就沒有實體,平常雖然以鳥類形態出現,但也可以千變萬化。

而與此同時,費之圖張口吐出一團精氣,吹在那離火罩上,聖元一催間,離火罩立刻變大,將眾人罩在其中。

兩層防護布下,每個人都感覺安全感倍生。

「哎呀,你別擠我!」杜思思小聲的埋怨從後面傳來,楊開回頭一看,正見到蔡合一臉訕訕地陪著笑臉。

無他,實在是因為人數太多,為了能發揮出器靈火鳥和離火罩的最大威力,楊開與費之圖都將各自的防護驅使成最小的程度。

如此一來,八個人站在一起就顯得有些擁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