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天地之靈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天地之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待到幾個聖王境小輩仔細打量一番之後,無不面露驚奇,因為這些冰雕身上的服飾,分明跟如今幽暗星上一些宗門的服飾很相似,儘管有些不同之處,但仔細查探的話,還是可以發現一些共同點的。

比如有一人,衣服胸襟處,綉著一個小小的雷字,這與如今雷台宗的服飾是一樣的。

而另一人,袖口處綉著一個戰字,生前應該是戰天盟的人。

其他的諸如琉璃門,離火教,萬獸山應有盡有,費之圖甚至在裡面發現了一個影月殿的前輩。

這些被冰凍在此地的武者,無一不是修為精湛之輩,既然能深入到此地,肯定都是福緣深厚之人,一個個也都是手段通天,但卻隕落此地,不免讓人扼腕嘆息。

「現在不是看這些的時候吧?」楊開眉頭緊皺,見費之圖等人的目光全都盯在那些死去的前輩佩戴的空間戒上,淡淡地提醒道:「他們會被冰凍在這裡,說不定此地真有什麼莫大的危險,我們是不是該趕緊通過?」

被楊開這麼一說,費之圖等人神色不由一凝。

剛才發現這些冰雕的時候,眾人自然在惋惜之餘看到了他們的空間戒,這些人既然生前都是名聞一方的大人物,空間戒里的好東西肯定不少。

是人都有貪慾,在覬覦這些空間戒的時候,眾人竟沒想到他們為何會被冰凍在此,直到楊開出聲才回過神來。

費之圖瞬間出了一身冷汗。連忙點頭道:「不錯!趕緊走!」

寧向塵等人也收回戀戀不捨的目光,緊隨在費之圖和楊開兩人身後。

但眾人才走出不到百丈距離,楊開忽然低喝一聲:「誰!」

話音落,一道金絲已經彈指射出,直朝虛空之處捲去,那邊白光一閃,一個模糊的影子從眾人的視野不見蹤影,與此同時,一大片冷冽寒氣當頭朝眾人籠罩下來。與器靈火鳥形成的防護衝撞在一起。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響。

眨眼的功夫,器靈火鳥所布下的第一層防護,竟被那寒氣穿出一個窟窿,好在離火罩發揮了作用。將殘餘的寒氣阻擋下來。

饒是如此。費之圖也是勃然變色。因為就是這麼一點點殘餘的寒氣,儼然已經讓離火罩的威能消除大半,險些直接被破開。

「什麼東西?」寧向塵臉色大變間。扭頭四望。

其他諸人也同樣臉色驚恐。不說器靈火鳥布下的防護到底有多強,就說影月殿殿主擁有的離火罩異寶,本就是克製冰寒之意的東西,但被那殘餘的寒意接觸之後竟搖搖欲墜,可想而知那寒意到底有多強的威能。

若是沒有這兩層防護,剛才一個照面,眾人恐怕就已經赴了那些前輩的後塵。

此地果然有別的兇險存在!

楊開的臉色尤其難看,因為在剛才一瞬間的接觸己的火鳥器靈,竟有些不是對手的樣子,這讓他意外的同時又震驚萬分。

器靈是被地肺火脈灼燒了幾萬年才形成的,連它都不是對手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好在那一閃而逝的白光並沒有就此隱藏身形,一擊不出了本來樣貌,停留在不遠處。

眾人一看之下,不禁目瞪口呆。

因為那東西,竟然是一隻白兔的模樣,只不過這一隻白兔卻是體型肥碩,足有普通白兔的三倍大小,通體毛髮純白,不染絲毫雜色,看來起猶如冰雕玉琢,唯獨一雙眼睛,赤紅無比,散發著暴戾和殘忍的光芒。

「靈氣化形!」

「天地之靈!」

費之圖等幾個返虛鏡失聲驚呼。

以他們的眼力,自然一下就可以看出這隻白兔並不是血肉之軀,而是跟器靈火鳥類似的存在,都是由靈氣組構而成,開啟了靈智的存在。

這一類存在,便是天地之靈!

器靈勉強算是天地之靈的一種,但也不完全是,因為器靈的誕生,是依靠了煉器爐,煉器爐是器靈的容身之處,一旦煉器爐損壞的話,器靈就可能就此灰飛煙滅。

而眼前這一隻雙目赤紅的白兔,卻是真正意義上的天地之靈。它沒有誕生的容器,而是純粹由此地濃郁的冰寒能量匯聚,自行開啟了靈智誕生出來的。

天地之靈數量及其稀少,但是價值卻不可估量。

一旦有同屬性的武者得到這種天地之靈,將其煉化甚至吸收的話,那自身實力便可平白增長很多,毫無危害,足能省去多年苦修。

但天地之靈本身威能莫測,所以就算是有人發現了天地之靈,也不一定能夠捕獲,說不定還會反被天地之靈擊殺。

眾人雖然早就猜測在這種嚴寒的條件下,經歷長年累月的時間積累,此地肯定會誕生一些好東西,可誰也沒想到,誕生的居然是天地之靈這類異物。

一時間,眾人的表情都精彩起來,有忌憚,有興奮,有恐慌,不一而足。

那些踏足此地的前輩為什麼會被凍成冰雕,此刻也有了解釋,肯定是這隻天地之靈的手筆了,它隱匿在這冰寒之偷襲,即便是返虛三層境強者也不一定能避開,以它的手段,一旦武者被擊好不到哪去。

剛才若非楊開感受到了器靈火鳥的警示,也肯定發現不了,只是火鳥與這隻白兔形態的天地之靈屬性相剋,在它發起攻擊的瞬間便有所察覺。

怪不得感覺器靈不是對手,原來是一隻天地之靈!楊開的臉色稍霽。

此時此刻,白兔形態的天地之靈在一旁虎視眈眈,一副不懷好意的模樣,眾人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費之圖的臉皮抽搐了一下:「這下麻煩大了,諸位可有什麼好辦法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