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三大神水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三大神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出人意料地,眾人一路小心翼翼的,卻一直沒有碰到什麼危險,在耗費了半個時辰左右,總算是找到了香氣來源。

那居然是一座假山所在的地方,假山高十幾丈,山石嶙峋,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堆砌而成,看起來宛若一塊整體。

楊開眯眼望著這座假山,神色微動,他發現這假山的材料竟也是難得的煉器材料,拿出去的話,肯定能煉製幾件威力不俗的秘寶!只不過可惜的是,這假山塊頭太大,恐怕就算是返虛三層境強者來了,也無法收走,讓人望而生嘆。

而在假山下方,有一個佔地面積不足方圓三尺的池子,此刻,池子中存有大約半指高的池水,而那池水並非清澈見底,反而呈現出乳白之色。

眾人聞到的香氣,正是從這個池子中散發出來的。

池水的正上方,還有一些液體流過的痕迹,如此看來,此地的池水明顯是從未知的地方流淌過來的。而此地無數年無人問津,卻依然直積攢了這麼一點池水,想來積攢的速度也是極慢。

「這是……」老嫗凝視著那半指深的池水,臉色凝重起來,不時地變幻著,有興奮,有喜悅,有驚訝還有遲疑。

「這難道是萬年石乳?」蔡合驚呼一聲。

「真是萬年石乳?」杜思思也雀躍起來,他們雖然從來沒見過萬年石乳,但卻聽聞過這種東西的大名,萬年石乳難得至極,但卻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功效。

據說用來煉丹的話,可以煉製出起死回生的療傷聖葯,這對任何一個武者來說,都是不可多得的瑰寶。

楊開一開始也以為這是萬年石乳,畢竟這池水的模樣和形態跟傳聞中及其相似,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了,但仔細看了一下。又覺得不太對勁,因為傳聞萬年石乳的色彩是乳白中帶著一絲淡金,而這一池池水卻只有乳白之色。

不是萬年石乳,那到底是什麼?楊開雖是煉丹師,也閱讀了不少關於藥材和丹方的典籍。可也不認為自己能夠辨認天下良藥。

他不由地將目光投向老嫗。期望她能認出來。

老嫗的表情一直在變幻不已,想了許多,才輕輕了呼了口氣道:「是不是萬年石乳。一試便知!」

這般說著,直接伸出一指,朝那池水中蘸去,然後放進口中。

下一刻,老嫗的眼珠子忽然瞪圓,一股讓人難以揣測的氣血之力忽然從她衰老的身體內迸發出來,那蒼老的容顏竟變得紅如泣血。

肉眼可見的,她臉上的皺紋竟開始變少,佝僂的腰身也慢慢挺直了一些。

前後不過十幾息的功夫。老嫗的神態又恢復如初,但此刻的她卻跟剛才大不相同。她彷彿一下子年輕了不少,儘管還是一副老嫗的模樣,卻比之前要好很多了。

三個聖王境看的目瞪口呆。

老嫗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變化,連忙從空間戒里取出一面鏡子,放在眼前端詳起來。她手撫著自己的臉頰,待看清自己容貌的變化之後,老眼中竟隱有淚花閃動,身軀劇烈地顫抖起來。

楊開等三人並沒有出聲打擾,而是站在一旁等她心情平復。期望她能給個解釋。

好一會功夫,老嫗才呵呵地笑出了聲,輕輕頷首道:「原來如此!」

「前輩,這到底是何等良藥,居然有如此神效。」蔡合急急詢問。

「何等良藥……」老嫗瞥了他一眼,「這可不是什麼良藥,這是萬金難求早已絕跡的寶貝!」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楊開眉頭微皺,聖元暗暗催動著,隨時準備出手。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老嫗雖然一路上對自己示好,但如果眼前之物太過貴重的話,難保對方不會生出殺人搶寶的心思。

此地就自己四個人,又以她實力為尊,以她剛才的反應來看,這樣一池池水足夠讓她鋌而走險。

楊開甚至看到她雙眸中閃過的一絲異芒,對方明顯已經生出了這個心思,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最終還是沒有動手,在蔡合的一再追問下,她才緩緩道:「你們可曾聽過,星域內,三大神水的傳聞?」

「三大神水?」蔡合和杜思思兩人一頭霧水。

楊開卻是神色微動。

「看樣子楊小友是聽過了。」老嫗察言觀色,笑呵呵地望著楊開。

「偶有耳聞,只是這三大神水到底是什麼,我還不清楚。」楊開老實答道。

他確實聽說過三大神水,是當初在流炎沙地中聽人說起的,那洗魂神水便是其中一種!洗魂神水可以洗滌武者神魂,讓人神識修為大增。

但是此神水的誕生條件及其艱難,先是要有靈泉靈眼這類東西存在,再要有虛王境強者死在附近,死去的虛王境強者的神識修為與那靈泉靈眼結合,經歷無數年的蛻變,才有機會形成洗魂神水。

當時在流炎沙地中,楊開就從洗魂神水中得到了不少好處,最終讓溫神蓮進化到了七彩,還誕生出了生蓮秘術。

當時他聽人說起過三大神水,還準備回去之後找陽炎問問,結果卻忘記了。

現在聽老嫗說起三大神水,楊開自然關注起來。

「這難道是三大神水的一種?」楊開驚奇發問。

「不錯,如果老身沒判斷錯的話,這就是三大神水中的生命瓊漿!」老嫗低喝一聲。

「生命瓊漿!」三個聖王境皆都動容,儘管不清楚這生命瓊漿到底有多麼珍貴,但既然號稱是星域內三大神水,又親眼目睹了老嫗的變化,三人哪還不知道這確實是價值不可估量的寶貝了。

「嘿嘿。」老嫗低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