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自爆之威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自爆之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上古遺迹之中,那圓門前,楊開不斷地釋放空間之刃,朝傀儡胸口某一點攻去,而受到鏡湖泥龍陣和畫地為牢陣的影響,傀儡除了揮舞巨棍進行漫無目的的攻擊之外,竟有些舉步維艱的感覺。

所以即便的楊開時常無法命中同一點,在這般消耗之下,也讓其胸口位置,出現了一個深約三寸的裂痕。可即便如此,此傀儡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倒是楊開等三人,消耗巨大。

蔡合與杜思思兩人自不必說,為了維持大陣,聖元近乎枯竭。

而楊開施展的空間之刃,對自身也有很大負荷,一次兩次無所謂,可數百次,上千次下來,他的識海也險些乾涸,若非有七彩溫神蓮滋補神魂,單是這樣透支,便會給他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

再一次取出恢復神識用的丹藥,塞入口中服下,楊開臉色蒼白如紙,眼睛卻一瞬不移地盯著傀儡胸口處的裂痕,空間之刃再一次揮灑出去。

咔嚓,輕微的響動從側旁傳來。

蔡合的驚呼聲隨之傳出:「楊兄,穩不住了!」

他的聲音透著難以描述的焦急,實在是因為所布陣法已經搖搖欲墜,隨時都可能告破,一旦陣法被破,沒有陣法之威束縛傀儡的速度,三人這一次就極有可能行動失敗。

儘管還有捲土重來的機會,但以傀儡的變態速度,他與杜思思兩人到時候是否能夠逃出毒手。還未可知。

而且,已經努力了這麼長時間,他自然不希望功虧一簣。

他的話音剛落,又是一聲輕微的裂響傳出,旋即,充斥在這片天地中,那無數螢火蟲般的光芒驟然消失,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另一邊,杜思思俏臉愕然,望著手上大陣的陣基。這由家族長輩賜下的陣基。竟在這一刻變得四分五裂,再也無法使用了。

她所布下的畫地為牢陣,比蔡合的大陣率先一步告破!心疼之餘也感到駭然至極。

沒有了畫地為牢陣的協助,那鏡湖中產生的漩渦和泥龍根本無法限制傀儡的動作。眼看著傀儡大發神威。掙脫了數條泥龍的糾纏。將鏡湖上一個個漩渦絞碎,然後赤紅雙目盯上了傻站在原地的杜思思,楊開心頭一橫。在自己的空間戒上一抹,一張畫卷般的秘寶憑空出現。

隨著聖元的瘋狂注入,一座座山峰虛影從中飛出。

百岳圖!楊開手中僅有的一件攻擊秘寶,因為在戰鬥之中,相對於藉助秘寶之威,楊開更願意相信自身的實力,所以他一直沒怎麼擁有過攻擊秘寶,這件百岳圖也是因為比較奇特,才會煉化入體。

在對陣傀儡的時候,楊開並沒有祭出百岳圖,可是如今卻不得不取出。

霎時間,天空中便飛舞著一座座或大或小的山峰虛影,而這一次,楊開幾乎是不顧秘寶本身的穩定,強行從中祭出了三四十座山峰。

這也是他能夠驅使的極限了。

那些山峰虛影悠一出現,便轟隆隆氣勢如虹地朝傀儡砸了過去,傀儡的巨棍揮舞,所有靠近的山峰,全都被大力格擋開,盡沒有哪一座能近的了它的身。

楊開眼中厲色一閃,神念悠忽,被砸飛的山峰虛影再一次飛回,而這一次,這些山峰虛影並沒有砸下,卻是團團圍繞在傀儡身邊,將它四周全部封死。

「給我爆!」楊開咬牙厲喝。

話音落,那一座座或大或小的山峰虛影中驟然跌宕出讓人驚恐的能量波動,耀眼的光芒綻放開來,讓這整片天地都亮如白晝,蔡合和杜思思兩人更是無法直視。

轟轟轟……

宛若山崩地裂般的能量波動恐怖襲來,捲起的狂風,將蔡合和杜思思兩人卷出老遠,那些隱蔽在四周的布陣器具甚至也被捲走了。

待到能量平息之後,天空中飄落下一副破破爛爛畫卷般的秘寶,正是楊開之前祭出的百岳圖。

可是此刻,這百岳圖靈性全無,原本存在於上面的一座座山峰圖畫,也全部消失不見,還未落地,便忽然化為齏粉,消失在這天地間。

秘寶自爆!

並非每一件秘寶都有這種威能,而楊開得到的這件百岳圖,卻恰好具備,說起來,百岳圖自得到之後還真幫過楊開不少忙,而且檔次也不算低,是虛級秘寶,但為了限制傀儡的動作,楊開也無法吝嗇一件秘寶了,只能將百岳圖自爆開來,否則被它盯上的杜思思將難逃毒手。

等楊開再定眼瞧去的時候,不由地為之一愣,旋即神色大喜。

因為那傀儡居然被百岳圖的自爆能量再一次衝擊倒地,而且這一次,它似乎還受了些創傷的樣子,竟趟在地上好一會沒有動靜,而胸口處的裂痕位置,竟閃爍起一絲絲詭異紅光。

虛級秘寶自爆之威,顯然非比尋常。

神色閃爍了一下,楊開立刻朝前衝去,眨眼的功夫便來到了傀儡身前,身形一縱,便躍到了他的胸口處,旋即對準那三寸深的裂痕打出一道又一道的空間之刃。

如此近的距離,傀儡又沒有絲毫反抗和躲閃,自然是百發百中,每一道空間之刃都精準在打在同一處,幾乎是肉眼可見地,那裂痕越來越深,越來越大。

楊開眼底閃過一絲喜色,暗覺只要再給他一點時間,絕對能將傀儡的胸口打穿。

他也沒有放鬆對傀儡的警惕和監視,一邊凝聚著空間之刃,一邊分出心神查探傀儡的動靜,短短二十息之後,傀儡的雙眸忽然閃爍了一下,那赤紅的光芒猶如擇人而噬的猛獸之瞳,讓人不寒而慄。

楊開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一身汗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