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自取其辱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自取其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聲音惱怒至極,甚至還夾帶了一絲莫名的衝擊,直朝楊開的識海內逼來。

楊開冷哼一聲,神識力量迸發,將那衝擊抵消。

而聽到這個聲音,被金絲纏繞的海姓武者卻大喜過望,張口呼喊道:「師叔救我!」

聽他這麼一喊,楊開立刻明白來人肯定就是那海心門的返虛鏡武者了。畢竟天運城距離龍穴山也只有幾十里距離而已,剛纔此人傳訊過去,對方趕來也用不了多久。

不過楊開怡然不懼,他本就有在此等候這位返虛鏡的意思,如今對方及時趕到,也算是正中下懷。

凝視著那人前來的方向,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神識力量自識海中迸發出來,形成一道無形的利刃,轟然朝那邊激射過去。

對方想用神識攻擊偷襲自己,楊開自然得禮尚往來,表示一二。

那邊急速飛來的虹光忽然一滯,緊接著傳來一聲驚疑的低喝,旋即虹光又一陣搖晃,似乎有些不穩,即將掉落下去的模樣。

來人雖然是個返虛一層境強者,但在楊開的神識攻擊下,還是吃了點小虧,當下表情有些疑神疑鬼,驚疑不定起來,待穩住身形之後,再無剛才的那囂張氣焰,而是警惕地朝龍穴山這邊接近過來。

他剛才收到門下弟子的傳訊,說此地有上好的地方可以歇息停留,並且此地主人也很識相,願恭敬相迎。他只以為是哪個小家族而已,興緻勃勃地趕了過來。卻不想碰到這種事。

眨眼的功夫,這位海心門的返虛鏡便來到了龍穴山前,露出身形。

楊開看了他一眼,發現這人生的倒也是威猛,倒不算太高,但膀大腰圓,一頭紅髮,亂糟糟如雞窩一般。塌鼻凹眼,一臉橫肉,看起來凶神惡煞,極有氣勢。

把眼一掃前方局勢,來者眼帘縮起,心中惱怒至極。

雖說強龍不壓地頭蛇,但他海心門也是不錯的勢力。只是距離此地甚遠而已,眼見門下弟子遭此大難,當即沉聲低喝道:「小子,是你打的人?」

說這話的時候,他直勾勾的望著楊開,眼中一縷寒光綻放。無形的威壓朝楊開逼迫而來。

雖然剛才吃了一次小虧,但當他查探清楚楊開的真實修為之後,倒也不懼,下意識地認為對方剛才能施展出那樣的手段,應該是藉助了秘寶之威。以返虛鏡的修為。對付聖王境,自然是要以勢奪人。

「是又如何?」楊開沖他咧嘴一笑。根本沒有在意他的威壓,依舊一臉的雲淡風輕。

「為何打人?」紅髮武者厲喝詢問。

「為何?」楊開淡淡一笑,看了一眼鼻青臉腫的海姓武者:「閣下不妨問問自己的門下弟子怎樣?」

那紅髮武者眉頭一皺,惡狠狠地瞪了自己的門下弟子一眼,沉聲道:「說說看,到底是什麼事,若是你們有錯在先,可別怪老夫袖手旁觀,但若是有人仗勢欺人,哼哼,我海心門雖然久居無憂海,但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捏的軟柿子。」

這話說的大有深意,那海姓武者聞言,眼前一亮,立刻露出悲戚至極的表情,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道:「師叔明鑒啊,我等奉你之命前來尋找落腳之地,好不容易發現這一處不錯的地方,本想與此地主人商議一二,付出些靈石讓他騰出些弟子讓我等居住,哪知曉這人毫不講理,不問緣由便大打出手,弟子慚愧,技藝不精,失手被擒,此人不但不肯罷休,還折辱弟子,逼迫弟子手些違心之語,弟子羞不欲生,還請師叔主持公道!」

楊開愕然地望著這海姓武者,發現他竟毫無慚愧之色,說的有板有眼,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彷彿真的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心中惱怒,面上卻不動聲色,嘿嘿冷笑不已。

紅髮老者聞言,眼中寒光更甚,低喝道:「你可告訴他,你等是海心門的弟子了?」

「弟子說了,可是沒用啊,他根本就沒把我們海心門放在眼中。」海姓武者哭喪著臉答道,繼續添油加醋,以為自己高手來了,便一切高枕無憂。

「好好好!」紅髮老者深吸一口氣,霍地扭頭朝楊開望來,舌綻春雷厲喝道:「小子,你可還有話要說?」

「沒什麼要說的。」楊開緩緩搖頭,表情古怪,「你們海心門的功法武技看起來不怎麼樣,倒是這顛倒黑白的功夫是一等一的,佩服佩服!」

「小子,你敢辱我海心門!」紅髮老者勃然大怒,幾乎就要立刻動手。雖然他也明白居住在天運城附近的勢力,肯定跟影月殿有些關係,但是如今影月殿被各方勢力逼迫,自顧不暇,自己若只是教訓下這小子,肯定是沒什麼大問題的,影月殿也犯不著為了這些人與海心門過不去。

到時候再以此逼迫對方讓出這龍穴山,也不算欺負人,想必影月殿那邊沒沒話可說。

「自取其辱,怨得了旁人?」楊開冷哼一聲,凝視著那海姓武者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啊?」那海姓武者察覺到楊開眼中殺機,臉色微變。

「小子你敢!」紅髮老者同樣察覺不妥,怒吼之中將自身的勢放出,朝楊開籠罩過去,欲要先限制他的動作再救人。

楊開輕蔑瞭望了他一眼,指尖微微一動,金絲閃爍間,隱隱有嗤嗤的聲響傳出,行動如風,絲毫不受紅髮老者勢的影響。

魔血教的這秘術本就是可以破除勢的秘技,楊開用來修鍊的金血,比魔血教那些高層所用的氣血之力更強大無數,豈是紅髮老者的勢可以阻擋?

金絲切割著那海姓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