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送請柬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送請柬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呵呵,海心門雖然遠在無憂海,距離此地甚遠,但畢竟勢力不弱,在下也多有耳聞,而海心門中有如此紅髮的,想必只有崔兄一人了。」擋在海心門眾人前方的武者一臉雲淡風輕地解釋道。

聽了他的恭維,紅髮老者面色稍霽,但也並未就此放鬆警惕,開口道:「你是何人?」

「我姓謝!」那人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

「姓謝?與我何干?」紅髮老者眉頭一皺。

謝姓武者眉頭一皺,顯得有些意外,想了想,試探性地問道:「崔兄遠道而來,已有幾日?」

「不過三日而已,但這與你有何關係?」紅髮老者被對方說的有些糊塗了,對方一不言明來意,二不告知身份,實在可疑的很,而且還問這些沒頭沒腦的問題,讓他及是不耐。

「原來如此,想必崔兄還沒仔細打探下天運城附近的局勢和情況吧?」那謝姓武者卻彷彿有所瞭然的樣子,微微一笑。

紅髮老者冷哼一聲:「是又如何?有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

謝姓武者呵呵一笑:「崔兄勿怪,若是如此的話,那就不難解釋為何貴門弟子會去龍穴山捋虎鬚了。」

「捋虎鬚?」紅髮老者雙眼一眯,「就那個小山頭?他們也配?」

謝姓武者淡淡道:「若謝某告訴崔兄,那小山的主人與錢通長老關係不錯,甚至有傳言他與費之圖城主有些關係。而且還有一位返虛一層境武者死在他手上,崔兄還會這般藐視他么?」

「什麼?」紅髮老者勃然變色。臉色陰晴不定,低喝道:「此言當真?」

「謝某沒必要騙你。」

「就算如此,那又怎樣,殺我門下精英弟子,必要他血債血償!」紅髮老者色厲內荏地喝道,雖然這謝姓武者告知的信息讓他有些忌憚,但今日之事事關重大,由不得他不想方設法報仇雪恨。

若是不作為的話。他連海心門都沒法回去。

「哈哈!謝某要的就是崔兄這句話。」那謝姓武者聞言大笑一聲,眼中厲色一閃,低聲道:「不瞞崔兄,死在那小山主人手上的返虛鏡,正是我謝家的一位長老,我謝家與那小子也不共戴天!」

「哦?」紅髮老者顯得有些意外,旋即似乎像是想起了什麼。上下打量了一下那攔在前方的武者,遲疑道:「影月殿有一位叫謝戾的執事,與閣下……」

「謝戾正是鄙人堂兄!」謝姓武者微微一笑。

聞言,紅髮老者面色大喜,再不敢託大,竟客氣地抱了抱拳道:「原來是謝兄。崔某怠慢了。」

「無妨無妨!」謝姓武者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親熱道:「不知者不怪嘛,崔兄是帶著門下弟子駐留附近監視帝苑動靜的吧,若是不介意的話,不妨去謝家小住些時日怎樣?我謝家雖然不算什麼太大的家族。但一處上好別院,幾間廂房還是能騰出來的。」

「如此甚好。就不知道是否叨擾貴家族了。」紅髮老者面色一喜,正愁找不到好地方落腳,卻不想這邊就有人邀請了,而且聽這人剛才之言,似乎與那小山頭的主人恩怨還不小的樣子,頓時與之有些惺惺相惜同仇敵愾,想都不想就答應了下來,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儘管紅髮老者也知道對方似乎有借力的想法,但也毫不在意。

「崔兄說的哪裡話,貴門能來謝家落腳,可是讓憋處蓬蓽生輝啊,這邊請,咱們一邊走一邊好好聊聊,在下對無憂海可是嚮往的很,卻一直沒機會前去。」謝姓武者邀請道。

「請!」紅髮老者客氣了一番,當下兩人便帶著十幾個海心門弟子朝謝家總壇趕去。

謝姓武者很是健談,一路上與紅髮老者滔滔不絕地聊著一些奇人異事,更恰到好處地表達了下自己對無憂海的嚮往,立刻讓紅髮老者感受到了什麼叫賓至如歸。

聊了片刻,紅髮老者便開始打探關於楊開的情況,在得知他的後台居然真是錢通之後,不禁面色微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報仇的難度可不小。

而且,謝家也算是身處在影月殿的勢力範圍內,這般明目張胆地與那龍穴山敵對,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似乎是知道他心中顧慮些什麼,謝姓武者當即告訴他,關於謝家和龍穴山的恩怨,影月殿不會插手分毫,這個消息讓紅髮老者大喜過望,越發覺得前去謝家的決定是作對了,只要影月殿不干涉,以謝家和實力再配合上自己這邊的力量,搗毀一座小山頭還不簡單?

念及至此,紅髮老者面色猙獰起來,似乎已經看到楊開被碎屍萬段的那一幕。

……

龍穴山內,一棟比較大的閣樓里,楊開將魏古昌等人迎了進來,主賓落座,嫵衣親自端了些幾盤靈果上來,又命人奉上香茗,這才退下。

「楊兄,請受魏某和宣兒一拜!」

讓楊開大為意外的是,魏古昌忽然又站了起來,與董宣兒兩人真摯無比地沖自己行了一禮。

「魏兄這是做什麼?」楊開愕然無比,連忙起身將兩人托起。

魏古昌咧嘴一笑:「魏某活了這些年,從來沒佩服過誰,即便是曲長風和方天仲,也不配讓魏某低頭,楊兄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楊開略一思索,便明白他到底為何這般鄭重其事了,擺了擺手道:「魏兄嚴重了,上次錢長老能夠脫困,與我關係不大,具體的過程想必你們也聽錢長老說了,我也僅僅是隨著費城主進帝苑中走了一圈而已,若非費城主他們觸動禁制,我恐怕也會被困在其中。」

「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