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儲靈珠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儲靈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拍賣大廳中,一個做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漫步走上高台,四周那照明用的奇石散發出來的光束打照在他的身上,將之襯托的頗是氣質無雙,尤其是此人手上還持了一把紙扇,愈發顯得瀟洒倜儻。..

這中年儒生本就生的唇紅齒白,眼角處有些許角紋非但不顯老,反而平添一種歷經滄桑的成熟穩重,此刻一看,竟讓人不由地生出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最起碼,大廳內不少參加拍賣會的少女少婦們,就不由地露出痴迷的神色,似乎為之吸引,芳心暗許。

倒是不少認得這中年男子身份的武者,表情均是一垮,臉色難看起來。

更有諸多小聲的議論和竊竊私語響起。

「媽的,居然是小黑臉主持這次拍賣,聚寶樓搞什麼鬼。」

「完了完了,這次又掉進坑裡來了。」

「我就知道聚寶樓肯定不按什麼好心,只是沒想到這傢伙居然跑出來了,他不是已經十幾年沒出過手了。」

「……」

種種議論不一而足,那些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參與拍賣會的武者們修為也都不低,自然將這些話聽的清楚,而那被叫做小黑臉的中年儒生非但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還面露和煦微笑,似對那些人非議自己毫不在意,反倒是為之傾倒的少女少婦們,均都惡狠狠地拿美眸掃向四周,為他打抱不平。

「小黑臉?」乙十三號包房內,楊開眉頭一皺,若有所思道:「這人與顏老先生有什麼關係么?「

顏裴既是老黑臉,那此人肯定是跟顏裴有些關係才會被稱為小黑臉的,只是楊開不明白為何底下的武者們對其視若虎豹,一副及其忌憚的模樣。

陽炎也將徵詢的目光望向一旁的少女,期望她給個解釋。

青兒抿著嘴,似乎是想笑,卻又不敢太失態,好不容易忍住笑意,這才輕聲道:「回兩位前輩的話,這位任天瑞任先生是蔽樓的一位拍賣師,而顏老先生正是他的師傅,所以大家才稱呼他……」

青兒說到這裡也不敢再說下去了,小黑臉老黑臉這種稱呼別人喊起來沒關係,雖然只是個綽號,但那也是顏裴和任天瑞自己闖下來的名聲,但少女作為聚寶樓的一份子,當然不敢在背後非議樓中前輩,否則叫人知道,她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楊開啞然失笑,頷首道:「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看樣子這個叫任天瑞的拍賣師頗得顏裴真傳,否則也不會被人這麼喊了,到時候若是參與拍賣的話,倒是得小心一二。

高台上,任天瑞面含和煦微笑,圓身抱了一拳,朗聲道:「諸位遠道而來,不辭辛苦,參加我聚寶樓此次拍賣會,聚寶樓上下感激不盡。此番拍賣將由任某來主持,若有不當之處,還請諸位多多諒解。」

一番話說的得體至極,讓人挑不出絲毫瑕疵,不管他在主持拍賣時是什麼樣子,最起碼這番說辭已經引的無數人的好感。

任天瑞又道:「說起來,此次拍賣會本是由家師親自主持的……」

此言一出,不少人面色微變,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空間戒,面露警惕地朝高台上望去,臉色都難看起來,彷彿生怕顏裴突然從哪個角落裡蹦出來似得。

好在任天瑞微微一笑後又道:「不過晚輩覺得,家師年事已高,還是居於幕後比較好,這種出風頭的機會就讓給我等年輕人了。」

「說的好!」底下一片叫好之聲響起。

「任兄好膽色,好氣魄!」

「就讓顏老先生永遠居於幕後好了!」

一陣大笑聲響起。

任天瑞也笑著望向大廳內某一處,頷首道:「任某也是這個意思,等此番拍賣結束之後,定會去勸勸家師頤養天年,不要再辛苦了。」

這話說起來雖然有些大逆不道的意思,但不可否認,卻很快地引起了許多人的好感和共鳴,一下子就讓眾人剛才對他的警惕消失無形,反而覺得他能站在這裡主持拍賣簡直是僥天之幸。

「不簡單!」楊開眼帘一眯,淡淡地望著那個任天瑞,僅僅只是三言兩語,便讓自己融入了群體之中,雖然只是一番簡單的開場白,卻已為他奠定了足夠的拍賣資本,等下拍賣開始的話,他即便要價高一些,恐怕也沒多少人排斥。

這個任天瑞,深諳人心世故,怪不得能被稱為小黑臉,只是這主持風格,和顏裴似乎截然不同,倒也挺有意思的。

「好了,閑話就不多說了,許多朋友恐怕已經等的著急了,此次拍賣會現在就開始吧!」任天瑞把摺扇往手上一拍,轉個半個身,朝身後示意一番。

那邊一個身穿宮裝的女子面含微笑,步履輕盈地走上高台,如玉皓臂上托著一個玉盤,來到任天瑞面前站定。

宮裝女子雖然姿色不凡,眼角含春,但此刻卻沒多少人望向她,既然是來參加拍賣會,大家的注意力自然是被她收上的玉盤吸引了過去。

那玉盤上的東西不用說,放的肯定是第一件拍賣品,可惜卻被紅布遮蓋,讓人看不清虛實,許多參加拍賣的武者都心急地伸長了脖子張望。

任天瑞察言觀色,小小的賣了個關子道:「根據每次拍賣會的根據,這第一件拍賣品雖然比不上壓軸之物,但也非同小可,諸位若是有意,可一定要拿下了,否則錯過這村沒了這店,定會後悔終生!」

這般說著,伸手將紅布揭開,頓時一顆如鵝卵大小的無色圓珠呈現在眾人的視野中,那圓珠看起來是透明的,但內部卻有一道道莫名的絲線如魚兒般遊動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