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見鬼了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見鬼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畢竟楊開只是個聖王三層境的武者,而這齙牙武者本人雖然僅是返虛一層境,但說句不客氣的話,等閑的返虛兩層境也不是他的對手,所以他多少會有些輕視之意。

不著痕迹地移開目光,又瞥了一眼陽炎。

哪知這一瞥之下,齙牙武者臉色大變,彷彿見到了什麼恐怖的一幕,竟不由自主地蹬蹬蹬往後退了好幾步,身子直接撞在了房門上,傳出碰地一聲響動,旋即他面露不可置信的神色,那狹長的雙眼霍地睜開,眼珠輕顫,伸手指向陽炎:「你,你,你……」

「葛賢侄,怎麼了?」顏裴愕然地望向他,又看看陽炎,不明白對方為何一副白天見鬼的表情。

楊開也是疑竇叢生,悄悄地給陽炎傳音問道:「認識?」

陽炎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回道:「沒見過。」

「認錯人了?」楊開更迷茫了,雖說陽炎煉器和陣法水準不錯,但她的脾氣一向很好,應該不會在外面與人結仇,但從這個齙牙武者的反應來看,對方明顯萬分懼怕陽炎的樣子,好似以前在陽炎手下吃過大虧一般,讓他刻骨銘心的難忘。

「葛賢侄!」顏裴低喝一聲,一股無形的神識力量朝那齙牙武者衝擊過去,這才將他從震駭中喚醒。

葛姓武者一個激靈下,眼中的惶恐消散了許多,但額頭上卻瞬間滲滿了細密的汗水,肉眼可見地。他的臉色竟開始發青,嘴唇也泛起了白色。

搞什麼東西?楊開一臉不悅。就算此人之前在陽炎手下吃過什麼虧,此刻再見也不至於如此不濟吧?更何況,陽炎還說自己根本不認得對方,這樣看來,對方認錯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只是認錯人便有這樣不堪的反應,看樣子這傢伙也是個繡花枕頭,楊開冷哼一聲,不由地有些瞧不起對方了。

回過神來。那葛姓武者不停地用手擦拭額頭上的汗水,可擦完一片又冒出一片,怎麼也擦不幹凈,很快衣袖都被汗水打濕了。

一邊擦著汗水,一邊不停地拿眼睛朝陽炎瞄去,可一對上陽炎的雙眸,便趕緊撇開目光。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見此,陽炎抿嘴微笑起來,忽然發現這人挺有意思的,當下嘴角微挑,拿一雙美眸狠狠地盯著對方,在她的注視下。那葛姓武者雙腿慢慢地打顫起來,目光四顧,彷彿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或者趕緊逃離此地。

這如芒刺背的模樣讓顏裴哭笑不得,朗聲道:「葛賢侄。有話好好說。」

葛姓武者嘴角一抽,彷彿是想笑。卻擠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表情,拘謹萬分地沖陽炎抱了一拳,顫聲詢問:「敢問這位姑娘……高……高姓大名!」

這句話彷彿用掉了他全身的力氣,問完之後,他忐忑不安地等待著,吞咽口水的聲音極其響亮。

顏裴伸手扶額,一臉無語。

說起來,他對自己那老友的這位後輩子孫也算有些了解,知道對方一直跟著那位老友隱世不出,雖然見識閱歷不多,但本身的修鍊資質卻是逆天般的存在,所以即便只有返虛一層境的修為,卻可以越階作戰,乃是精英中的精英。

這一次不得以奉那位老友之命出山,路上也遇到了一些麻煩,可都被他用雷霆手段解決了。

對方不是膽小之人啊,模樣雖然生的猥瑣了一些,可氣概卻豪氣干雲,頗得自己賞識,顏裴甚至有意傳信那位老友,讓這葛姓武者留在聚寶樓里擔當要職呢。

可今日這一幕卻讓顏裴不敢置信,就算這女娃娃手段再怎麼了得,也不應該一照面就將這位葛賢侄嚇得如此狼狽吧?更何況,這女娃娃看起來根本就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我?」陽炎微微一笑,嬌容綻放,讓那葛姓武者根本不敢直視,「我叫陽炎,不知閣下有何指教?」

「陽炎……」葛姓武者一個哆嗦,險些一屁股跌倒在地,嘴上嘀嘀咕咕也知道嘮叨了幾句什麼,旋即佝著腰,不斷地作揖抱拳:「不敢不敢,我叫葛七,叫我小七就行。」

說話間,臉上還陪著諂媚的笑容,被那齙牙襯托,愈發顯得猥瑣不堪。

「小七!」陽炎輕輕頷首,強忍著笑意,一副雍容高貴的神態,輕啟朱唇道:「小七啊。」

「在!」葛七連忙應道,差點把腦袋低到褲襠里,恭敬非常。

「本姑娘生的很醜么?」陽炎似乎漫不經心地詢問。

這話卻如晴天霹靂,讓葛七臉色大變,連忙擺手道:「不不不,姑娘容貌閉月羞花,乃是一等一的絕色,與丑字毫不沾邊。」

「是嘛?」陽炎柳眉一豎,厲喝道:「既如此,那你為何一副見到鬼的樣子?我還以為自己長的見不得人呢。」

葛七愈發顯得惶恐不安,哭喪著臉道:「冤枉啊姑娘,實在是,實在是……」

「實在是什麼?」陽炎逼問道,神態竟隱隱透著一股威嚴。

這一幕讓楊開和顏裴看的一呆,因為這股威嚴似乎並非裝出來的,而是帶著一種讓任何人都為之臣服的味道,那一瞬間,就連顏裴都隱隱生出一種陽炎高高在上的錯覺。

葛七更是不堪,竟雙腿一軟,直接朝地上跪去,好在顏裴及時反應過來,伸手一拂,將他的身子託了起來,輕咳一聲,扭頭望著楊開道:「楊小友,你看……」

楊開輕輕頷首,瞪了陽炎一眼:「別鬧了!」

人家葛七好歹也是個返虛一層境武者,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懼怕陽炎到如此程度,但陽炎繼續作弄他就有些過了。

陽炎吐了吐香舌,噘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