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還不現身?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還不現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原來如此!」楊開微微頷首,愈發胸有成竹,伸手摸了一下空間戒,從裡面取出一個玉瓶來,遞給葛七道:「流炎飛火和洗魂神水我雖沒有,但葛兄不妨看看,這一粒丹藥是否滿足葛前輩的要求。」

幾句話交談下來,葛七的表情雖然還是有些拘謹,但情緒總算穩定了,聞言狐疑地看了楊開一眼,這才陪著笑,伸出雙手將那玉瓶接過。

告罪一聲,葛七小心翼翼地解開瓶蓋,剎那間,一股清香撲面,讓他不由眉頭一挑,露出訝然和意外之色,香氣入鼻,自己竟不由地有些神清氣爽。

再將瓶中的丹藥倒出,葛七的眼珠子瞬間瞪圓。

「這是……」端坐在一旁的顏裴也霍地直起了身子,一雙眼睛一瞬不移地盯著那一粒丹藥,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葛七雖然隨著自家長輩隱世多年,但身為返虛鏡武者,辨物之力多少是有一些的。

而顏裴作為聚寶樓的首席拍賣師,這些年經他之手拍賣的貴重物品多不勝數,眼力自然也非比尋常。

兩人瞬間就看出這一粒丹藥的不凡之處。

「虛級上品丹?」顏裴驚駭出聲,竟絲毫不顧身份有別,一把就將那丹藥從葛七手上奪了過來,捧著手心處,仔細查探。

「真是虛級上品丹?」葛七也如置夢境,不敢相信地追問道。

「沒錯,確實是虛級上品丹!這色澤,這香氣,還有內部蘊藏的藥力分明是虛級上品丹才能擁有的程度!」顏裴喃喃出聲。

不怪他如此失態,實在是在幽暗星上,虛級上品丹根本就是個傳說。在這裡,煉丹師的最高等級是虛級下品,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進階,而眾所周知煉丹師在煉製丹藥的時候,失敗的幾率是很大的。所以即便是那些虛級下品煉丹師,也不敢說百分百地能煉製出虛級下品丹。

偶爾運氣所至會有虛級中品丹出世,但每一粒虛級中品丹都是天價的寶物,即便被煉製出來,也為各大勢力雪藏,外界根本見不到。

而更高一層的虛級上品丹……說句不客氣的話,以幽暗星的煉丹水準,無人可以煉製。

聚寶樓這無數年來倒是曾經獲得過幾粒但無一例外都是從一些遺迹中尋找到的,那幾粒丹藥在經歷了歲月流逝之後,一大半倒是藥效凝結,無法使用了僅僅剩下一粒拿出來拍賣過,顏裴依稀還記得當時幽暗星各大勢力瘋搶,幾乎大打出手的情況。

那一次聚寶樓的拍賣會險些夭折每每想起,顏裴都後怕不已。

而如今,時隔多年,居然又有一粒虛級上品丹出現在自己眼前,不管這丹藥的作用是什麼,它的價值都不可估量。

不過,楊開既然在這個時候拿出這一粒丹藥,對它的作用顏裴多少也有些猜測。

「這是凈神丹,不知道顏老先生聽說過沒。」楊開微微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凈神丹,居然是凈神丹!」顏裴輕呼了一口氣,「這可真是對症下藥的好丹啊!」

「顏前輩,你的意思是……」葛七在一旁患得患失地望著顏裴,弱弱地問道。

「拿去吧。」顏裴將手上的凈神丹放進玉瓶里,拋給了葛七,「這一粒凈神丹,足夠解除葛兄的危機,功效雖不及洗魂神水,但比他需要的流炎飛火效果更好。」

「當真?」葛七大喜。

「老夫還會騙你不成!」顏裴輕哼一聲,「葛兄之所以沒讓你來換取丹藥,想必是以為這世上根本沒有虛級上品丹,所以才會退而求其次,想要換一枚流炎飛火或者洗魂神水的消息,但如今既然有了上好而對症的丹藥,還需要那些做什麼,葛兄運氣不錯。」

葛七聽了,臉上一片喜色,連忙小心翼翼地將那凈神丹收進空間戒,沖楊開好一陣道謝。

「不必,我與葛兄只是各取所需罷了。」楊開微笑擺手,這一粒凈神丹是他上次閉關時隨手煉製出來的,上次閉關煉製了不少丹藥,但是虛級上品的不多,只有兩三粒而已,這凈神丹正好是其中一粒。

在拍賣會上,聽顏裴說星帝令的主人要換流炎飛火和洗魂神水的下落,楊開就猜測對方是不是識海出了問題,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凈神丹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葛七拿了凈神丹,那一塊星帝令自然是交給楊開,接過把玩了一下,發現跟自己上次在流炎沙地里得到的星帝令並無差別,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也就隨手丟進了空間戒。

而葛七完成了任務,自然是迫不及待地要離開此地,返回家祖身邊,讓他服用凈神丹。臨走之前,葛七鄭重地抱拳道:「家祖此番若是大難不死,來自必定會登門拜訪,還望陽炎姑娘勿怪!」

說罷,又沖顏裴行了一禮,急匆匆地離去了。

廂房內,楊開揉了揉鼻子,和顏裴對視一眼,都一臉迷茫,葛七臨走這番話大有深意啊,他說自家長輩要去拜訪的是陽炎,而不是楊開,這就耐人尋味了。

「顏前輩,這位葛兄……」

「小友不用打探,我那老友若是真的會來拜訪,關於他的來歷你自然會知曉的,若是不來,老夫也不會告訴外人他是何等身份,不過有一點好教小友知道,我這老友雖然隱世已久,但當年也是名聲及響的人物!」顏裴微微一笑,顯得很是高深莫測,忽然又低聲問道:「對了楊小友,你剛才拿出來的那凈神丹……」

楊開哪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連忙搖頭道:「沒有了,僅此一粒而已。」

顏裴顯然不會輕易相信,倒也沒繼續糾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