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證實一件事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證實一件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飛鯊戰梭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朝前飛馳著,楊開盤膝坐在戰梭內某一間廂房內獨自修鍊,至於陽炎,則在控制戰梭飛行的方向。

搭乘這種特殊的飛行秘寶,比用星梭要好的太多了。

一來,這戰梭有獨立的房間,空間還不小,楊開待在裡面根本不受外界干擾,這一點是星梭無法比較的。

二來,御使星梭飛行,在此期間抵擋逆風的襲擾,開啟星梭的防護,無一不會消耗武者的聖元,但這飛鯊戰梭就沒這麼多顧慮了,它的一切動力都是由聖晶源提供的,不會消耗武者任何力量。

第三點,這由陽炎煉製出來的飛沙戰梭的飛行速度,也不是一般的星梭能夠比擬的。

最起碼,楊開在這裡修鍊了十幾天功夫,沒有感覺到絲毫波瀾,就彷彿置身在一間密室之中,外界的干擾根本傳達不到他這裡。

如今他是聖王三層境的境界,再往前一步便是返虛鏡,就可以凝練出自身的勢。但想要晉陞返虛鏡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至少楊開現在還看不到希望,暗暗覺得大概不是依靠苦修就能突破的,或許需要點機緣和外界的刺激才成。

上次突破聖王三層境也是如此,從千月那裡聽到了關於蘇顏的消息,引動了突破的契機。

楊開想通過修鍊種種秘術來尋找這個契機,所以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在修鍊金血絲,用滅世魔眼同化琉璃珠,甚至連最後幾枚流炎飛火也被他給煉化了。

神識之火的威力增強不少,這種增加讓他能夠在煉丹的時候變得更加輕鬆寫意,同時神識強度也大大增加,若是施展生蓮秘術的話,威力肯定也會提升。

不過楊開卻沒找到機會試驗。

這一日,他正在用金血凝練出一根新的金血絲。忽然感覺到戰梭微微一顫,停在了原地。

楊開睜開眼帘,起身朝外走去,片刻後,便來到了陽炎身邊。

「快到地方了,接下來的路程我們用星梭飛過去。」陽炎看了他一眼。

楊開當然沒有意見,他一直很好奇。陽炎這一次外出到底要去什麼地方,如今答案即將揭曉,自然也是期待萬分。

兩人出了戰梭,陽炎打出幾道法決,那飛鯊戰梭迅速變小,被她收入空間戒中。兩人這才祭出星梭,悶頭朝前飛去。

越是往前飛馳,楊開越是能清楚地感受到這天地間火系靈氣的聚集和富饒,逐漸地,他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若有所思。

而當兩日後,那天際邊一抹火紅。身下的大地乾涸,無數道溝壑與裂縫犬牙交錯,縱橫交匯的場景印入眼帘的時候,楊開驚呼一聲:「流炎沙地?你要來的地方是流炎沙地?」

這熟悉的一幕他自然記得清清楚楚,整個幽暗星,恐怕也只有流炎沙地附近才有這種惡劣的環境。

但是據楊開所知,即便是用星梭趕路,從流炎沙地到天運城也得耗費兩三個月的時間。可是這一次他與陽炎兩人只花了十幾天功夫就抵達了。

可見飛鯊戰梭的速度有多麼恐怖。

面對楊開的詢問,陽炎並沒有回答,而是怔怔地凝視著前方那一抹火紅,美眸里閃爍著複雜的神色,似乎是在緬懷,又似乎有些驚恐,怪異至極。

隨著距離的接近。她的這種表情愈發明顯了,彷彿是在懼怕著什麼,臉色微微有些發白。

楊開上前,輕輕地握住了她的手。

陽炎一驚。扭頭望來,見到是楊開後,強擠出一絲微笑。

「你來這裡幹什麼,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楊開凝視著她的眼睛。

「證實一件事。」陽炎遲疑了一下,還是如實答道。

「哦?什麼事需要來流炎沙地證實?」楊開驚奇萬分,上一次流炎沙地開啟的時候,陽炎根本就不屑一顧,完全沒有要跟著一起來的念頭,卻不想距離流炎沙地關閉了好幾年之後,她居然主動前往此地。

要知道,現在是沒辦法深入其中的,除非用星帝令開路。

當初楊開被滯留在流炎沙地,就是用星帝令開路,才能安然返回,為此也浪費了好多時間,吃了好大的苦頭。

「楊開,你相不相信今生來世?」陽炎忽然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

「什麼意思?」楊開眉頭一皺。

陽炎苦笑一聲:「還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所掌握的煉器知識還有陣法知識都是與生俱來的,從來沒人教導過我這些,而在我的記憶中,我也沒有父母這種概念,彷彿我是憑空出現在這個世上的。」

楊開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完全不知道陽炎要表達什麼,只能開口安慰道:「沒人是憑空出現的,或許你以前遭遇過什麼,記憶有些殘缺。」

「或許吧。」陽炎苦笑一聲,倒也沒再分辨什麼。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流炎沙地第一層熱炎區的外圍,凝視著那漆黑翻滾的火焰屏障,繞是楊開如今實力大增,也是心悸不已。

那火焰屏障內傳來及其恐怖的力量,即便是返虛三層境的武者想要強闖,也唯有死路一條。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當陽炎來到此地的時候,那火焰翻滾的似乎更厲害了一些。

「在我這麼多年的夢境中,我時常會夢見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這個人……叱吒風雲,隻手遮天,為一方霸主!」陽炎凝視著前方,沒有絲毫驚慌,只是輕聲地喃喃自語。

「你以為自己是這個人?」楊開望著她嚴肅的面龐,想笑卻又笑不出來,隱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我以前沒這麼覺得,但是自從帝苑出世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