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我乃星空大帝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我乃星空大帝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以前從來沒見過這個圓環,也可以肯定陽炎之前沒有這種秘寶,這秘寶彷彿憑空就出現了,而且它的檔次,楊開竟一眼看不出,這讓他驚訝萬分。..

要知道,即便是虛級上品秘寶,以楊開的眼力也能辨別一二,難道這圓環是虛王級秘寶不成?

這個念頭一起,楊開嚇了一跳。

又過了片刻,一切忽然歸於平靜,天地間的異變也在這一瞬間消失無蹤。

但讓幽暗星所有武者聞風喪膽的流炎沙地那第一層熱炎區,卻已不復存在,原地只留下了乾涸暗紅的大地,觸目驚心。

陽炎緩緩睜開了雙眸,楊開正欲張口呼喚,卻忽然發現她的美眸里閃爍一絲陌生的感覺,當即怔在了原地,眯著雙眼望著她。

陽炎把玩了一下手上那隻圓環,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似乎失而復得了什麼貴重的東西,開心至極。

旋即她伸出一隻皓臂,將那圓環朝手腕上套去,光芒一閃,圓環迅速變小,正好套在她白皙的腕部,陽炎又欣喜地晃了晃,面上露出一抹滿意之色。

「楊開!」她站在半空中,忽然抬起螓首,揚聲呼喚。

楊開沒有回應,反而愈發用心地盯著她,因為此刻的陽炎,雖然外表沒變,卻給了他一種完全陌生的感覺,似乎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這讓他有些不安。

他雖然不知道陽炎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這種變化,但絕對跟剛才發生的事脫不了關係。相對於流炎沙地第一層熱炎區為何會消失來說,他更想知道陽炎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的沉默陽炎並不在在意,捋了下耳邊的秀髮,嬌聲道:「我知道自己是誰了。」

「你是誰?」楊開朗聲問道。

「我乃星空大帝!」陽炎面上閃過一絲傲然,修長的頸脖微微揚起,一股雍容華貴的氣息悠然盪開。這種氣質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一個膽小怯弱的女子身上,但此刻出現之後卻無比自然,彷彿這是陽炎天生便擁有的,往人望而生畏,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卑微感。

便是虛王境的強者,也不一定能有這等氣質。

楊開眼帘一縮,微微頷首,嘴角輕輕抽搐了一下,忽然身形一晃,從原地消失不見,等到他再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陽炎面前。

在她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楊開曲起一指,狠狠地彈在她的額頭上。

咚地一聲輕響,陽炎驚呼起來,雙手捂著額頭,美眸被一層水霧瀰漫,委屈地望著楊開,那雍容華貴的氣質彷彿被這一指瞬間擊潰,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叫星空大帝是吧?」楊開咬牙望著她,伸出一手,一把捏住了陽炎的腮幫子,狠狠地往一旁拉扯著。

「你幹什麼?」陽炎似乎懵了,嘴巴被拉的有些變形,說話都不清楚了。

「你說我幹什麼?」楊開嘿嘿戾笑著,拉扯的更加厲害。

「你放開我。」陽炎嬌呼不斷,美眸瞪著楊開,「趕緊放開,你別以為我不敢對你動手,等我本體蘇醒了,要你好看!」

「等你本體蘇醒是吧?」楊開將另一隻手也伸了出來,捏向陽炎另一邊臉蛋,剎那間,陽炎的表情扭曲起來,神色又好氣又好笑,張牙舞爪地朝楊開拍打著,一副無法無天的樣子,楊開不為所動,使勁地蹂躪。

陽炎的眼淚水都出來了。

驀然,楊開神色一動,扭頭朝遠處望去,與此同時,陽炎的動作也停止了下來,兩人對視一眼,同時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在兩人的神念查探中,四面八方有無數人正迅速朝這邊接近,顯然是因為剛才的天地異變而被吸引過來的。

等到楊開和陽炎兩人消失後約莫半盞茶的功夫,十幾道顏色不同的光芒從不同的方向朝這邊飛來,待來到流炎沙地外圍,看到眼前一幕之後,皆都目瞪口呆,一臉的匪夷所思。

在幽暗星上存在了數萬年的熱炎區,居然消失不見了,這些武者都不由自主地擦了擦眼睛,想確認自己到底是不是眼花了。

可讓他們震驚的是,第一層熱炎區真的就這麼詭異的消失了。

一時間,眾人心頭震駭,連忙取出傳訊羅盤,紛紛往外傳遞訊息,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武者趕赴此地,皆都茫然四顧。

而待到此地聚集了上百武者之後,眾人簡單地商議一番,決定往內探索,畢竟第一層熱炎區消失了,那就意味著第二層天才地寶區暢通無阻,進入其中說不定會大有收穫。

可讓他們失望的是,經歷了好幾天的尋找奔波,沒有任何一人在原本第二層天才地寶區中有所斬獲,那些原本應該存在於此地的靈草妙藥全都與熱炎區一道消失的無影無蹤,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而就在這些人闖入第二層天才地寶區的時候,楊開與陽炎兩人已經深入到了第四層那巍峨連綿的山脈前。

能深入到此地,倒不是楊開使用星帝令的緣故,而是陽炎在前方開路的功勞。

說來也是神奇,第三層熱炎區比起第一層的威力要大上很多,可是當陽炎經過的時候,那些熱浪和火焰全都自主分開,彷彿有靈性般,不敢阻擋分毫。

兩人這一路深入,竟沒遇到任何危險。

望著那在雲霧之中若隱若現的瓊樓閣宇,陽炎露出一絲緬懷之色:「那是太玄門遺址。」

「太玄門遺址?」楊開眉頭一挑,扭頭望著她問道:「跟你有關係?」

「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陽炎黛眉微皺。

「此話怎講?」

「它是星空大帝當年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