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合二為一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合二為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雖然心中驚濤巨浪般翻滾,心緒雜亂,但表面上卻是平靜至極,一邊與陽炎聊著一邊打探關於大帝的種種信息,畢竟如今陽炎的記憶在緩慢恢復,身為大帝分神,她肯定也有些慌亂,楊開若是不保持平靜,只會雪上加霜。**.爬書網.**

只是唯一讓楊開想不明白的是,大帝為何會選擇在幽暗星上沉睡?此地的天地法則限制武者晉陞虛王境,跟她是否有些關聯?

一番暢談,楊開得知大帝沉睡的位置竟然是在帝苑之中。

這讓他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便是費之圖曾經說過的,在帝苑的某一間宮殿內,發現了一個玉棺,而那玉棺內躺著一人,看那形體是個女子。

費之圖等人當時正是觸動了玉棺附近的禁制,所以才讓帝苑橫空出世,讓楊開和錢通等人得以脫困。

如此說來,那玉棺之中躺著的女子,便是大帝本體了?這封閉落後的幽暗星上竟然沉睡著如此恐怖的強者,楊開想想都覺得好不現實。

一邊沉思一邊偷偷地瞄向陽炎,怎麼也無法將她與那名傳整個星域的星空大帝聯繫到一起。

「走吧。」陽炎望著那雲霧中的太玄宗遺址許久,這才意興闌珊地說了一聲。

「不進去看看?」

「不了。」陽炎緩緩搖頭,蓮步輕移,朝前邁去。

「現在去哪?」楊開不解地問道。

「去第六層,取個東西。」陽炎微微一笑。也沒多做解釋。

第六層,那豈不是閣樓所在的地方,當年自己可是在裡面尋找到了萬年香這種好東西,如此看來,那萬年香大概也是大帝當年擁有之物,換句話說,就是陽炎的。

楊開吸了吸鼻子,倒也沒什麼尷尬,反正對他來說,陽炎的基本上就是自己的。也無需太過生分。

兩人的速度不快。但是有陽炎在前頭開路,在這流炎沙地內任何兇險都避而遠之,兩人很快便來到了第五層熱炎區。和之前經過第三層一樣,那無所不在的熱浪如有生命一般。自主地朝兩旁分開。露出一條直通第六層的道路。

一聲輕鳴從楊開體內傳出。卻是火鳥器靈自動出現。

它扇動著翅膀,在楊開頭頂上盤旋,傳遞出一道模糊的訊念。楊開微微一笑。洞悉了它的意圖,倒也沒有阻止,而是揮了揮手,放任自如。

器靈歡快地叫了一聲,立刻化為一道火光,朝遠處飛去,眨眼間便消失不見,看那方向,赫然便是地肺火脈所在的位置。

地肺火脈是器靈的誕生之源,雖然在那裡待了幾萬年,但因為受到成長局限,無法繼續從地肺火脈里汲取更多的力量,可如今它已不同往日,經過幾縷太陽真火的洗禮和融合,火鳥器靈比起楊開剛得到的時候,實力強了不止一籌。

如今它想去地肺火脈,顯然是想吞噬那裡的精純火力,增強自身。

這等好事,楊開哪有阻止的道理?

前後半日功夫,兩人便穿過了第五層熱炎區,直達隱藏在竹林中的精緻閣樓前。

望著這簡陋的閣樓,陽炎的美眸中閃過懷念之色,似乎記憶翻滾,正在回味著什麼,楊開也沒出聲打擾,而是來到那片竹林前,駐足不前。

這些竹子堅硬至極,楊開當年在此地耗費了半年時間,才用空間之刃砍了二十多根而已,如今砍伐的痕迹如新,往日種種也歷歷在目。

「這是金烏竹,本身雖然是煉製劍型秘寶的極佳材料,但相對於它另外一個作用來說,又不值一提了,還是不要動它們了。」陽炎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另外一個作用?」楊開聞言愕然,這竹子堅硬程度他可是深刻領教過的,自然知道它不是等閑的煉器材料。

「恩,金烏竹開花之後,結出的金烏竹米乃天地間最精純的能量之源,可以讓任何武者服用吸收,毫無隱患地提升修為境界。」

楊開神色一怔:「還有這樣的事情?」

「我騙你做什麼?」陽炎嗔了他一眼。

「那它什麼時候會開花結出竹米?」楊開迫不及待地問道。

「快了吧,大概要不了十幾二十年。」陽炎抿嘴一笑,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十幾二十年……」楊開臉色難看至極,十幾二十年後的事情誰又能知道?說不定到時候自己已經不在幽暗星上了。

咯咯一聲輕笑,陽炎不再理會楊開,邁步朝閣樓內走去,楊開苦惱地嘆息一聲,也急忙跟了上去。

進了閣樓第一層,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那掛在正前方的一張畫卷,畫卷上沒有別的圖案,只有一個女子的背影圖,楊開當初乍來此地的時候,也曾經研究過這張畫卷,可任憑他如何窺探,也發現不了什麼奇特的地方,這畫卷似乎只是市井中常見的存在,沒有絲毫能量波動。

當時楊開只覺得這個背影隱隱有些熟悉,彷彿在哪裡見到過一樣。

如今再看,豁然貫通,心頭明了。

這個背影與陽炎的背影一模一樣!

只不過因為陽炎常年寬大的黑袍罩身,讓楊開一時沒想起來罷了,但是此刻,陽炎本身就站在畫卷面前,痴痴地注視著,兩廂對比下來,自然一目了然。

正這麼想著的時候,那畫卷似乎被微風拂動,輕輕地晃了一下,緊接著,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畫卷上那背影居然徐徐地轉過身來,美眸盈盈地與陽炎對視,嘴角含笑。

楊開愕然地望著這一切,一時間怔在原地。

畫卷上的女子轉過身後,分明就是陽炎的模樣,與她沒有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