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執迷不悟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執迷不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謝戾的目光冰冷,在為首的兩個女子身上轉了一圈,露出譏笑之色。

而更多的武者,流露的卻是不懷好意,有好色者更是色眯眯地打量兩女,在她們姣好的身材上流轉,似乎她們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只等大陣破除便要上前擄掠,肆意凌辱。

兩個女子神色淡漠,沒有絲毫驚恐。

謝戾一眼就認出了這兩個女子的身份,為了對付龍穴山,他當然對打探清楚這裡的底細,兩個女子一個叫嫵衣,是本地海克家族的弟子,後來脫離了家族,加入龍穴山,而另外一個叫千月,似乎是楊開從什麼地方帶回來的。

修為境界不值一提,一個聖王兩層境,一個聖王一層境,根本入不了謝戾的法眼。

而站在她們身後的三個老者,其中兩人肯定就是常起和郝安了,這兩人原本也是海克家族的供奉,流炎沙地一行,這兩人也去過一趟,不知得了什麼機緣,居然雙雙突破到了返虛鏡,後來加入龍穴山。

至於那最後一人,謝戾狐疑地打量過去,待看清對方面容之後,訝然道:「寧兄,你怎麼會在此地?」

那發須皆白的老者,赫然正是與楊開一起去過帝苑的寧向塵。

說來他也是無奈至極,上次從帝苑返回,得了楊開的承諾之後,他便一直在搜集煉器材料,準備來龍穴山借用楊開的火鳥器靈,修補自己的虛級秘寶。

好不容易湊齊了諸多材料,急急地趕到此地,哪裡曉得楊開居然外出未歸。

無奈之下,只能暫時留在山內等候。

這邊屁股還沒坐熱,外頭謝家已經開始攻打龍穴山了。

寧向塵一時間陷入了尷尬的境地,繼續留下來是不妥的,一旦龍穴山的護山大陣被破,他肯定會被殃及池魚。直接離去同樣不行,那就顯得太薄情寡義,到時候就別指望能找楊開借用火鳥器靈修復自身秘寶了。

寧向塵騎虎難下,進退兩難。

他沒有宗門,也沒有家族,完全是靠自己獨自一人,修鍊到了如今這個境界。步步坎坷,無數次死裡逃生,修鍊之路荊棘滿布。

以前影月殿格林大師在世的時候,秘寶若是出現損壞都是去找格林大師修復的。大師平易近人,很好說話,這些年寧向塵可是受了大師不少照顧。但是除了格林大師之外。他再也不認識其他的虛級煉器師,若非如此的話,他哪裡會向楊開求助?

寧向塵忐忑不安地在龍穴山裡待了兩日,外面諸多武者也狂轟濫炸了兩日,但是這兩日下來,他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那就是龍穴山內這些武者,即便是面對重重包圍。也沒有絲毫驚慌失措,依然各司其職,該忙碌的忙碌,該修鍊的修鍊,彷彿外頭那些動靜和敵人都是不存在的一樣。

一個兩個武者如此表現,還可以解釋為心性定力不錯,可所有人都這樣,那就有些詭異了。

尤其是領頭的嫵衣姑娘和千月姑娘。兩女這幾日比任何人都要淡定,時不時地還飲茶說笑,難道他們都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寧向塵震驚的同時也佩服萬分,與自己患得患失的心情比較起來,這些後輩的表現簡直不要太好。

而龍穴山這個小山頭的護山大陣,在被三十多位返虛鏡,兩百多位聖王境齊齊猛攻了兩日之後。居然依舊固若金湯,這才是讓寧向塵刮目相看的地方。

這個小山頭,不簡單!

單是這個護山大陣,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布置出來的。

再一聯想起楊開在帝苑之中的諸多表現。寧向塵咬了咬牙,決定冒險一搏!那便是留下來與龍穴山並肩作戰,種種跡象表明,這個小山頭不是可以隨意揉捏的軟柿子,極有可能還隱藏了什麼威力巨大的後手,說不定能夠化險為夷。

當然,寧向塵會做出這種選擇,倒不是俠義心腸作祟,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豪賭。

他賭龍穴山會撐過眼前難關,一旦度過此次劫難,那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跟楊開借用一下火鳥器靈了,否則欠人家人情,寧向塵總是有些心裡不安。

此刻跟著嫵衣和千月外出迎敵,也是寧向塵主動要求的,並無任何人呼喚他。

聽到謝戾問話,寧向塵呵呵一笑:「謝兄,好久不見,聽說謝兄脫離了影月殿?」

「寧兄何必明知故問?」謝戾冷哼一聲,對方只是一個無門無派的武者,所以即便是個返虛鏡,謝戾也沒有將他放在眼中,只是兩人以前就認識,才會說上幾句話而已,「寧兄在此正好,謝某有個提議,不知寧兄是否可以考慮一下。」

「哦?不知道謝兄有何提議?」寧向塵眉頭一皺。

謝戾的目光在千月和嫵衣身上掃了一下,這才神念傳音道:「寧兄,你也看出眼下局勢如何,面對如此多的朋友聯手,這小山頭不過是螳臂當車而已,一旦大陣被破,龍穴山便是砧板上的魚肉。我不知道龍穴山這邊給了你什麼好處,但是謝某願意付出雙倍的價錢,只要你能將這兩個女子擒住,交由我處置便可,以寧兄手段,出其不意之下做到這一點應該不難吧?」

寧向塵白眉一挑,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朗聲道:「謝兄,寧某雖然無門無派,不過一散兵游勇,但也知道何為誠信,何為忠義,背後偷襲兩個晚輩,此事不妥,寧某若是真做出這等醜事,日後只怕天下之大,沒有我棲身之地啊。」

聽到寧向塵的話,謝戾臉色一沉,對方沒有悄悄地傳音給他,而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將自己的提議說了出來,明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