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如置夢境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如置夢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陽炎早就在等他這句話,聞言不假思索地從空間戒里取出一個陣盤,這陣盤起來跟嫵衣所用的那個差不多,都是金銀兩色,只不過體型要稍小一些罷了。

小是小,可控制龍穴山的大陣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幾道聖元打入其中,那陣盤內立刻傳出嗚嗚的聲響,旋即,金銀兩色朝中間靠攏,很快便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而與此同時,原本一目了然的龍穴山再一次被雲霧遮蔽,那護山大陣再一次閃爍起微光,將整個山頭包裹。

「我先回去了,嫵衣控制陣法有些不太熟練。」陽炎說道。

「恩。」楊開輕輕頷首。

陽炎立刻閃身朝下方衝去,她一走,楊開的身形頃刻間便暴露了出來,這一幕讓所有正盯著此地的強者們都大吃一驚。

楊開目光森冷地環視四周,雖然看不到任何人,但他知道,此刻自己這龍穴山已經吸引了太多強者的目光,這些人大多數都是看熱鬧的,只有少數的幾個,跟此次龍穴山被圍攻有些關聯而已。

嘿嘿一聲冷笑,楊開同樣身形一晃,衝進了龍穴山內。

「這小子……把護山大陣又打開了,難道他還想將那些人一鍋端掉?」天運城內,費之圖一臉茫然。

錢通也迷糊了:「他沒這麼大胃口吧?」

兩人對視一眼,面面相覷起來,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眼前這一幕了。

另一邊,金石和風婆子同樣生出了疑問,但多少對自己的手下有些信心,所以也沒什麼好擔憂的。倒是一直攙扶著風婆子的風妍,眉宇間閃過一絲異色,旋即饒有興緻地朝龍穴山處觀望起來。

她很想知道,這一戰的最終結果會是什麼。

「不知天高地厚!」琉璃門那邊,一個美艷的宮裝少婦緩緩搖頭。眼中流露出失望之色,本來她見龍穴山那邊禁制重重,還刮目相看了一下,哪知道在佔了點小便宜之後,龍穴山便如此目中無人,居然再一次開啟護山大陣。竟企圖將所有人一網打盡,實在是讓人失望。

沒有絕對的優勢便將大陣開啟,這不是瓮中捉鱉,而是自斷生路。

少婦的身後,站著兩個女子,一人面露愉悅和幸災樂禍之意。另一人卻憂心忡忡,俏臉發白。

這兩個女子,年紀差不多大,身材也相差不多,只不過容貌卻天壤之別,一個妖嬈嫵媚,一個醜陋不堪。這兩人,正是琉璃門的尹素蝶和黛鳶,而先前開口說話的少婦,則是琉璃門門主之女,宮傲芙,同時也是尹素蝶和黛鳶兩女的師傅。

「師尊,你覺得龍穴山這次命運如何?」尹素蝶雖然是在向師尊請教,可美眸卻向黛鳶望去。

她曾經在楊開手下吃過大虧,自然對其恨之入骨,如今眼看龍穴山風雨飄渺。自然心中欣喜,尤其是看到黛鳶為龍穴山而擔憂的樣子,更是身心愉悅。

「這麼明擺著的事情,何須來問我?」宮傲芙冷哼一聲。

「師尊的意思是,龍穴山度不過此地難關咯?」尹素蝶嘻嘻一笑。

「從一開始。龍穴山當事之人的決策就是錯誤的。」宮傲芙緩緩搖頭,並沒有直接回答,「以這樣一座小山頭的力量,去與萬獸山和魔血教這等龐然大物較量,分明是以卵擊石。就算這小山頭內禁制重重,讓他們僥倖獲勝,哪又如何?金石和風婆子可都還在這裡,他們會眼睜睜地看著龍穴山耀武揚威么,若是引動他們出手,到最後還不是得屈服?」

「原來如此!」尹素蝶做出一副受教的模樣,得意地瞥了一眼黛鳶,而後者則緊咬著紅唇,一言不發。

輕笑一聲,尹素蝶又道:「師尊的意思是,那龍穴山如果識相,就不應該去招惹萬獸山和魔血教。」

宮傲芙沒有承認,也沒否認,而是悠悠道:「世道如此而已,誰的拳頭大,誰就能說話。」

「可是師尊,金石前輩和風前輩若是真的出手,影月殿不會坐視不管的,錢通長老更不會袖手旁觀!」黛鳶忽然面色嚴肅地插了一句。

「影月殿?」宮傲芙淡淡地瞥了一眼黛鳶,輕笑一聲:「即便如此那又如何?以金石和風婆子兩人的手段,若想對付一個龍穴山,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而已,錢通即便出手,又能阻攔的誰?到時候人都已經死了,你覺得影月殿會為一群死人交惡萬獸山和魔血教么?」

黛鳶聽了,嬌軀一顫。

宮傲芙皺眉望著她,狐疑道:「鳶兒你哪裡不舒服么?」

黛鳶還沒回答,尹素蝶便在一旁輕笑道:「師尊,師姐只是在為龍穴山擔心而已,並沒有什麼不舒服的。」

「你擔心龍穴山做什麼?」宮傲芙不解地看著黛鳶問道:「你與那裡的人認識?」

「師尊莫不是忘記了?前一陣子不是有個兩個人來宗門拜會師姐么?」

「此事我自然記得,來的是一男一女對吧?難道說那一男一女就是……」宮傲芙猛然醒悟,似乎是聯想到了什麼。

「不錯,那男的叫楊開,女的叫陽炎,正是這龍穴山的主事之人,與師姐的關係似乎還很不錯呢。」尹素蝶笑吟吟地答道。

宮傲芙黛眉皺起,看著黛鳶,沉聲詢問:「鳶兒,真是如此?」

「是!」黛鳶重重頷首。

「哦,怪不得你一臉擔憂的樣子,不過你擔憂歸擔憂,可要記著切莫引火燒身,此次之事,龍穴山若是輸了也就罷了,若是贏了,那可不是這麼容易善了的,到時候可能會牽扯到幾大勢力,我琉璃門不趟渾水。」

「可是師尊,楊師弟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