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砧板上的魚肉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砧板上的魚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勢的力量被破,楊開頃刻間便從那無形的泥沼中掙脫出來,聖元灌入手上的紫色盾牌,將其往前一扔,那盾牌立刻爆裂開來,化為一片土黃色的沙塵暴,風沙大起,遮天避地,一下子就將對方的單手斧秘寶幻化出來的漆黑巨蟒包裹在其中。

隱約間,有巨蟒的嘶嘶之聲從裡面傳出,巨蟒的龐大身形在其中左衝右突,但想要脫困,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畢竟紫色盾牌本身的檔次就比單手斧要高出一截,內部蘊藏的沙塵暴威能更是主防禦,困住那漆黑巨蟒自然不在話下。

秘寶不會自己進行爭鬥,紫色盾牌和單手斧之間的糾纏,完全是楊開和度姓老者之間神識控制的交鋒,比拼的就是神識的強弱和秘寶的精妙。

度姓老者面色大變,因為這一番交手,他赫然發現楊開不但擁有的底蘊絲毫不遜色於自己,就連神識強度也匪夷所思的強悍,已經遠超了同等級的武者。

「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度姓老者失聲驚呼,他可不相信一個無門無派的小子居然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別說他們萬獸山最精銳的聖王境弟子沒這等實力,就是戰天盟和雷台宗,也不可能培養出來。

在幽暗星上,能培養出這種逆天武者的地方只有一個,那便是星帝山!

這小子該不會是從星帝山上下來歷練的吧?回想起關於楊開的種種情報,度姓老者心頭直打鼓。

若非如此,他怎會有這麼多層出不窮的手段,處處讓自己受制?

「廢話真多!」楊開卻沒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剛才他一直處於被動防禦的局面。倒不是自身實力不夠,而是頭一次與這種水準的武者交手,即便佔盡天時地利,也不敢貪功冒進,所以就想試試對方的實力如何。如今結果已經出來了,自然是要反守為攻。

話音落,一柄魔焰翻滾的長劍已經出現在了手上,那長劍完全由聖元凝聚而成,漆黑無邊,彷彿能吞噬掉周邊的所有光明。長劍高舉,狠狠朝前劈去。

一道十幾丈長的驚天劍芒,如破空長虹般朝度姓老者襲去。

感受到那劍芒中蘊藏的殺傷力,度姓老者怪叫一聲,匆忙朝側邊閃開,這邊還未站穩腳跟。又一道劍芒掃了過來,似乎對方根本不在乎自身聖元的揮霍。

度姓老者亡魂皆冒,這一下避無可避,牙一咬,從自己的空間戒里取出一個四四方方的小盾,一張口,一口鮮血噴在上面。那四四方方的小盾頃刻間滴溜溜旋轉起來,旋轉中,一個看起來堅固非常的盾牌虛影如符文般從中冒出,呈金黃之色,擋在他的面前。

每個武者都有至少一件防禦秘寶,度姓老者自然也不例外,畢竟有些攻擊,實在不方便硬抗。

這四四方方的小盾,便是他的防禦秘寶了,儘管只有虛級下品檔次。可也是萬獸山供奉的那位虛級煉器師的巔峰之作,度姓老者平日里根本捨不得使用,平日里將其視為珍寶。

但是現在,卻不得不取了出來。

轟……

巨響聲傳出,那十幾丈長的漆黑劍芒正中在盾面上。如符文般的盾牌虛影晃了一晃,卻依然固若金湯地守護在前方。

度姓老者身軀一震,往後退了幾步,但面色卻欣喜至極,因為那劍芒被自己的秘寶完全抵擋,心中對自己這防禦秘寶的堅固程度大為滿意。

可下一刻,他的喜色便僵硬在了臉上,眼珠子瞪圓了。

他看到前方一道道如剛才一樣的劍芒,接二連三地飛了過來,每一道都有駭人的十幾丈長,每一道都漆黑如墨,每一道都翻滾著灼熱的黑火,幾乎佔據了半邊天幕。

度姓老者一顆心涼了一截。

這小子有病吧?哪有武者在戰鬥的時候這般揮霍聖元的?他就不怕自己後繼無力?

不管是什麼等級的武者,在戰鬥的時候都會精打細算自己的每一份力量,畢竟誰也無法保證,這一場戰鬥是不是持久戰,萬一拖延的時間太長,聖元告罄,豈不是任人宰割?

如楊開這樣不要命地發起進攻的戰鬥方式,度姓老者雖不說沒見過,卻也寥寥無幾,而那見過的幾次,也都是敵人在自知毫無生還希望的情況下,企圖拖自己墊背的殊死搏鬥,可惜最後無人成功,全都被自己擊斃。

這小子一副要跟自己拚老命的樣子,難道是瘋子不成?

種種雜念在腦海中一閃而逝,度姓老者剛才受了一擊,身形巨震,此刻根本來不及再想其他,只能拚命地將自身聖元灌入手上小盾,祈禱它能為自己守住防線。

那金色的盾牌虛影,華光大放,耀人眼帘。

下一刻,轟隆隆的碰撞聲響傳出,度姓老者的身體在一道又一道大力的推搡下,不斷地往後退去,那一道道劍芒轟擊在盾面上,不停地消散破碎,可又前仆後繼源源不斷地撲來,無窮無盡。

咔嚓……

清脆的響聲讓度姓老者臉色瞬間發白,定眼望去,赫然發現面前那金色的盾牌虛影居然裂開了一道縫隙,這細小的縫隙迅速朝四周擴散,眨眼的功夫,便出現了如蜘蛛網般縱橫交錯的情景。

再堅固的防禦也擋不住無休止的進攻,就連龍穴山的護山大陣都逃不過這個鐵律,更何況區區一面虛級下品防禦小盾?

「不好!」度姓老者心中驚呼,忙將手中盾牌往前狠狠一拋,同時急速抽身朝側旁閃開。

關鍵時刻,他只能捨棄自己這視若珍寶的小盾了,這小盾可沒有楊開的紫色盾牌中蘊藏的特殊威能。

嘩啦一聲,沒有了他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