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妖化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妖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小子,得饒人處且饒人,真要跟老夫拚命,小心崩掉你一口牙齒!」度姓老者色厲內荏地低吼。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這身板能崩掉我幾顆牙齒了。」楊開眼中厲色一閃而過,毫不退讓。

敵人都打到自己家裡來了,楊開怎會委曲求全,放他平安離去?他已打定主意,要將闖入龍穴山的人全部擊殺,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龍穴山也是時候亮出自己的獠牙了。

聽到楊開的回答,度姓老者眼中閃過一絲狠戾,咬牙道:「你當真要如此決絕?」

楊開沒有說話,而是高舉手中長劍,又是一道劍芒朝前劈了過去,以實際行動來告訴他自己的答案。

「這是你逼我的!」度姓老者臉色驟然猙獰可怖起來,竟站在原地不閃不避,視那劍芒如無物,似乎一點也不懼怕的樣子。

楊開眉頭一揚,臉色凝重起來,他並不認為對方是在求死,從剛才他的話和現在的神色來看,對方顯然還有什麼壓箱底的手段沒使出來,他既然敢如此託大,肯定有自信擋下這一擊。

一念至此,楊開也不再遲疑,曲指一彈,一道空間之刃已經悄無聲息地朝他那邊激射過去。

楊開可沒打算讓對方施展壓箱底的手段,只準備用空間之刃一錘定音。

漆黑劍芒在前,空間之刃在後,相互交錯隱藏之下,度姓老者根本毫無察覺,但他依然站在原地沒有動彈,而是從自己的空間里里掏出一個玉盒。

玉盒打開,裡面放著一個龍眼大小。血紅之色的丹丸。

度姓老者捏起這枚丹丸,直接丟進口中,咕咚一聲咽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當他服下這枚丹丸的時候,楊開分明看到他眼中閃爍一絲懷戀和掙扎之色。也不知道在懷念些什麼。

與此同時,漆黑的劍芒已經襲至他面前三丈處,眼看著便要轟擊在他身上。

但就在此刻,一個龐然大物忽然從天而降,伴隨著一聲巨響和大地的顫抖,這龐然大物擋在了度姓老者的面前。

刺啦……

劍芒轟擊在這龐然大物的身上。傳出一陣刺耳的聲響,還有痛苦的咕咕之聲。

碧眼血蟾!

關鍵時刻,度姓老者居然將自己的碧眼血蟾召喚了回來,這妖獸雖然是九階,但論實力卻根本不及器靈火鳥,唯有一個好處。皮糙肉厚。

在與器靈火鳥大戰的這麼點時間內,碧眼血蟾已經渾身上下體無完膚,全都是被烈焰灼燒後的傷痕,一個個巨大的水泡取代了它身上原本的疙疙瘩瘩,無數色彩斑斕的毒液從它的傷口處流淌出來,那氣味令人作嘔。

繞是如此,它也依然沒死。換做旁的九階妖獸,此刻恐怕早已命喪黃泉了。

本就傷痕纍纍,又被楊開一擊劍芒劈個正著,這碧眼血蟾的身上立刻多出一道長長的豁口,幾乎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頭。

而度姓老者對此卻是毫無感覺,彷彿這隻妖獸不是他圈養多年的樣子,伸手拍在碧眼血蟾的後背上,拚命地往內灌入聖元。

無聲無息地,緊隨在劍芒之後的空間之刃也殺到了,碧眼血蟾的腹部一瞬間就多出一道尺長彎月般的缺口。

被空間之刃攻擊到的目標。全都會被放逐到虛空之中,所以空間之刃打出來的傷勢,是根本無法恢復的。

楊開的空間之刃威力固然不小,碧眼血蟾身體的強悍也不容小覷,這一道攻擊勉強將其身體打個對穿。空間之刃的威力便消散無形了。

見此,楊開略感惋惜,若是空間之刃能再往前推進兩尺,說不定就能將度姓老者也一舉滅殺。

現在考慮這些明顯無濟於事。

碧眼血蟾就算再怎麼皮糙肉厚,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勢也必死無疑,作為圈養它的主人,度姓老者似乎也受到了反噬,正拚命鼓動聖元的時候,一口鮮血不由自主地就噴了出來,旋即大驚失色地朝碧眼血蟾望去,眼神驚駭到了極點。

察覺到與自己本命相連的妖獸生機正在迅速消散,度姓老者愈發狂暴地催動聖元,肉眼可見地,那碧眼血蟾的身軀居然急速膨脹起來,很快就變得圓滾滾,彷彿隨時都可能爆裂。

楊開眼帘眯起,心頭給火鳥器靈下了一個指令,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鳥鳴,一道紅光迅疾地朝那邊撲去。

不等器靈撲至,那邊忽然傳來一聲爆響,在響聲中,碧眼血蟾化為血霧,屍骨無存,漫天都是那色彩斑斕的毒霧和毒液。

器靈受此驚嚇,連忙一個盤旋,直飛衝天。

但那度姓老者卻是神色猙獰,滿臉愉悅地站在原地,享受著毒霧和毒液的洗禮,更不知他到底運轉了什麼功法或秘術,竟將那些毒液和毒霧全部吸入體內。

同時他還大手一招,將碧眼血蟾的內丹抓到手上,直接丟進了口中,大口咀嚼了起來。

一系列變故發生在電光火石間,楊開看的目瞪口呆。

在吸收了那些血霧和吞服了碧眼血蟾的內丹之後,度姓老者的外形也發生了及其可怖的變化,裸露在外的肌膚上,冒出了一顆顆疙疙瘩瘩的肉粒,從那肉粒中不斷地流出腥臭的毒水,看上去與之前的碧眼血蟾如出一轍。

老傢伙本來就長的見不得人,此刻形象更是慘不忍睹。

不但如此,他的兩隻眼珠子似乎也變成了碧色,似乎隱隱蘊藏了什麼玄妙在其中。

最可笑的是他的兩邊腮幫子,居然也如碧眼血蟾一樣高高鼓起,看起來滑稽至極。

可楊開一點都笑不出來,因為此刻度姓老者的氣勢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