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老夫謝戾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老夫謝戾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見度姓老者不知死活地朝自己望來,楊開不驚反喜,左眼處驀然變得深邃如海,金瞳顯現。

滅世魔眼!

那純正的金色瞳仁細窄狹長,讓人望而生畏,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頭,似乎這隻眼睛已經成了天地間的主宰。

而在這金瞳上,還隱約有一些莫名霞光縈繞。

琉璃神光!

正是煉化了黛鳶送給自己的琉璃珠後,融合了些許威能,雖然琉璃神光還沒有與滅世魔眼完全交融,但楊開已經可以動用它的力量了。

滅世魔眼是大魔神的天賦神通,並非苦修得來,而是天生就具備的,會隨著擁有之人的成長而威力增強,所以別看大魔神到死也只是個聖王境,但這滅世魔眼到了楊開手上,卻能不斷地發揮出更強橫的威力。

那金瞳中隱隱出現了一個無形的漩渦,從那漩渦中傳出一股強橫的吸力,度姓老者大驚失色,在這一瞬間他竟感覺自己的神魂動蕩不安,不禁生出一種要被吸走的錯覺。

這個發現讓他面色大駭,連忙默運功法,壓制住心頭的悸動和惶恐。

但這還沒完,那縈繞在金瞳附近的莫名霞光卻在此時生出一股古怪至極的力量,在那力量的影響下,度姓老者赫然發現剛穩定的神魂又一次動蕩起來,不但如此,這一次連自己的身體似乎都有些不受控制的樣子。

滅世魔眼本就有吞噬精華武者神魂的功效,楊開正是依靠它,才能提前感悟超過自己境界的天道武道,所以即便晉陞速度再快,在心境也不會出現破綻。更不會發生心境不穩的弊端。

而琉璃神光更有束身拘魂,克盡五行的威能,兩者疊加起來,倒也不容小覷。

不過楊開現在實力還不高,越階對付度姓老者這樣的強者。效果會打個折扣,更何況度姓老者此刻已經妖化,比起一般的返虛兩層境更為難纏。

所以只是短短一息功夫,度姓老者便擺脫了滅世魔眼和琉璃神光的雙重威懾。

但已經足夠了,在這一息時間內,楊開已經彈指激射出十幾道空間之刃。朝度姓老者襲去,等他雙目恢復清明,身軀重獲自由之後,那漆黑如刀刃般的攻擊正好攻至面前。

度姓老者亡魂皆冒,大吼一聲,身上閃爍出兩層光幕。疊加在一起,看起來凝厚非常,這兩層光幕,一層是由是他本身精純聖元凝聚,另外一層卻是由碧眼血蟾的妖元幻化。

可兩層防護也擋不住空間之刃的切割!

無聲無息地,十幾道空間之刃從他所立之處一晃而過,切過他的身體後。再次飛出幾十丈遠,才逐漸地消散無形。

而度姓老者卻是滿面驚愕地站在原地,一臉驚駭地望著楊開,旋即,他低下頭朝自己的身體望去,只見到自己的身體中出現了好多刀刃形狀的窟窿,透過那些窟窿,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破碎的器官,蠕動的六腑,殷紅的鮮血從那些切口處噴泉般瀰漫出來。

「空間之力!」度姓老者喃喃了一句。身體嘩啦一聲,散碎開來,變成一灘碎肉,蒼老的面孔上,兩隻眼珠子瞪的滾圓。似乎直到死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栽在了這種地方。

望著他的屍體,楊開微微呼了口氣,這一戰可真不容易,儘管有陽炎主持陣法壓制對方的實力,可施展了妖化秘術之後,這老傢伙也能發揮出遠超平時的水準。

要不是自己手段不少,還真不一定能幹掉他。

滅世魔眼中傳出吸力,將度姓老者的神魂吞噬,這可是返虛兩層境武者的神魂,對楊開洞悉理解勢的力量大有幫助,他自然不會錯過。

而經此一戰,楊開倒是對自己的戰鬥力有了一些模糊的判斷,以現在的水準來看,與返虛兩層境武者正面交鋒沒什麼問題,但能不能擊殺就要看對方能力了,至於返虛三層境,似乎還有些勉強,不過沒有真的交手,楊開也不好妄下判斷。

另一邊,沒了度姓老者的神念控制,他那單手斧秘寶所化的黑蟒也現出了原形,掉落在地上。

楊開把手一招,先收回了紫色盾牌,再將那單手斧拿起把玩了一下,隨手丟進空間戒。

站在原地默默地查探了片刻,楊開很快便洞悉了如今龍穴山的局面。

闖入者基本上都已經斃命,在十幾里之外的某一處,有另外一個返虛兩層境的敵人陷入了苦戰,而他的對手卻是三個返虛一層境。

通過這幾人的氣息,楊開很快判斷出來,那敵人應該是魔血教的強者,而三個返虛一層境自不必說,顯然是常起郝安和寧向塵三人。

三人境界雖然低了一籌,可在龍穴山內圍攻那魔血教的中年男子卻毫無問題,楊開感知到的情況也是一邊倒,敵人落敗死亡是遲早的事。

寧向塵會趟這次渾水,而且是站在龍穴山這邊,可是出乎了楊開的意料。

畢竟自己與這位前輩其實並沒有多少交情的,只是在帝苑一行中交談過幾次而已,雖然知道他有意結交自己的目的是借用器靈火鳥,但楊開也不反感,畢竟對方沒有絲毫惡意,只是有所求而已,而且在最後還爽快答應了他的要求。

當時的無心之舉,在這個時候卻為龍穴山拉來了一個援軍,算是無心插柳了。

否則單靠常起和郝安兩人,想要擊殺那魔血教的敵人還有些力有不逮。

當然,龍穴山有沒有一個寧向塵都無傷大雅,但這個發現卻讓楊開心情愉悅了不少。

不再關注那邊,楊開將目光投向了另外一處,嘴角泛起一抹森冷的微笑,旋即漫步朝那邊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