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自爆了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自爆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能讓斷臂重生的人,是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死亡的,楊開隱隱覺得陸葉這個人不簡單。

可是此刻在龍穴山中還活著的人,除了眼前的謝戾之外,就只剩下魔血教的那個中年男子了,陸葉如果闖進來的話,沒道理不被發現,陽炎和嫵衣她們可是時刻在監視著龍穴山的動態。

這混蛋倒是精明的很,居然沒有進來,楊開恨得牙痒痒。

「你就只有這個問題?」謝戾面露不耐之色。

「是。」楊開沖其咧嘴微笑。

「那你可以去死了!」謝戾臉上厲色顯露,沉喝一聲,磅礴的聖元透體而出,竟隱隱肉眼可見,旋即他體內傳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炸響,體型隨之暴漲了一圈,渾身肌肉迭起,泛著一股詭異的青銅色,以離弦之箭般朝楊開激射過來。

楊開眼露意外之色,沒想到這個謝戾居然想跟自己近身搏殺,不過他也沒想太多,對方跟自己有深仇大恨,自然是用這種方法更為快意。

念及至此,楊開嘴角微挑,站在原地冷漠地注視著他,伸手一抖,一道金絲已經破空襲去。

謝戾卻不閃不避,而是緩緩伸出一拳,那拳頭似緩實急,泛著金光,似乎蘊藏了什麼厲害的威能,朝金絲迎上。

眨眼的功夫,拳頭便與金血絲相碰,讓楊開驚詫的是,自己這鋒利無比的金血絲,竟被對方的一隻肉拳給擋了回來,不但如此,還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透過金絲傳遞到自己身上,讓自己氣血翻湧。

悠一交手,楊開便察覺出這個謝戾。比剛才的那萬獸山度姓老者更為難纏!

不愧是影月殿出身的強者,單是底蘊便非同一般,如果讓謝戾與那度姓老者單打獨鬥的話,對方肯定不是對手。

楊開臉色肅然下來,正欲再施手段。將其阻攔的時候,卻異變突起。

那氣勢如虹,殺機騰騰朝自己撲來的謝戾,忽然怪叫一聲,彷彿遭遇了什麼變故一般,面露痛苦和迷茫之色。緊接著,他那精光閃爍的雙眸覆蓋上一層木然和血紅之色。

楊開眉頭一皺,下意識地以為對方在耍什麼陰謀詭計,可又覺得有些不對,一時間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麼了。

而就在此刻,謝戾已經衝到他面前五丈處。清晰如實質般的殺機,似刀鋒般切割著楊開的肌膚。

下一刻,謝戾的身體泛出詭異的血紅之色,一身氣機狂暴動蕩,變得紊亂至極,而他的眼鼻口耳中,居然也流出了鮮血。眼珠子瞪大,似乎是要裂眶而出,看起來駭人至極。

「這是……」楊開驚疑不定地望著這突發的一幕,很快便想起了什麼,臉色大變間,把手一點,紫色盾牌應聲飛出,化為一股猛烈的沙塵暴,將他包裹在其中。

與此同時,器靈火鳥也從高空中撲下。在一聲鳴叫中幻化成一片火焰光幕,阻擋在楊開面前。

楊開才剛做完這一切,謝戾已經衝進了器靈火鳥所化的火焰光幕之中。

炙熱的火焰覆蓋著他的全身,讓他剎那間變成了一個火人,但謝戾卻彷彿毫無知覺一般。依舊悍不畏死地朝楊開衝來,並且口中念念有詞,神色猙獰無比。

火焰光幕一縮,阻擾著謝戾的突進,總算將其速度減緩不少。

而謝戾的身軀此刻隱隱也到了極限,全身肌膚龜裂,鮮血不斷滲出,在灼熱的高溫下被烘乾。

一聲巨響傳出,謝戾的肉身和體內蘊藏的龐大聖元驟然爆裂開來,無法想像的衝擊以他所在的位置為中心,朝四周擴散,沿路所過,一陣飛沙走石,天崩地裂。

四周的空間光芒狂閃,布置在此地的幻陣也受不住這樣的能量衝擊,只堅持了幾息功夫便轟然告破,重新顯露出此地本來應有的景色。

原本包裹住謝戾身軀的火焰光幕同樣被撕裂開來,衝擊的散亂無形,好在器靈本就沒有實體,即便被這般衝擊,也不會有什麼大礙,只是一陣凝縮扭曲,再次恢復了本來的樣貌,雙目中透露擬人化的驚懼表情。

整個龍穴山,在這一刻搖晃起來,衝天的能量波動,即便有層層大陣守護,也無法遮擋掩蓋。

「咦!」遠在五十里外的錢通和費之圖都霍地長身而起,驚疑不定地凝視龍穴山那邊。

「老費,這是……」錢通臉色凝重。

「有人自爆了?」費之圖訝然出聲。

「恩,而且看這氣息,怎麼好像是謝戾那傢伙。」

「不至於吧,謝戾好歹也是返虛兩層境的修為,就算落入陣法中,也不至於走到這一步啊。」

「去看看,那邊好像不對勁!」錢通說完,身形一晃便朝龍穴山所在的方位飛了過去,費之圖皺了皺眉,苦笑一聲,也無奈跟上。

說起來,如今影月殿處境不妙,實在是少攙和這次的事情為好,但在見識到楊開擁有上古聖靈的一縷殘魂之後,費之圖也無法將其跟等閑的聖王境一視同仁,下意識地有要與他搞好關係的想法。

再加上錢通明顯是倒向楊開一邊的,他自然也不希望楊開和龍穴山出現什麼損失。

魏古昌和董宣兒對視一眼,同樣沒有遲疑地跟上。

一行四人飛空而起,急速趕去,還未到龍穴山,便見到四面八方,無數道光芒也在朝同一目標飛馳,顯然都是那些原本作壁上觀的各大勢力強者們。

察覺到龍穴山內的動靜之後,都大為吃驚,跑過去想一窺究竟。

琉璃門那邊,宮傲芙帶著黛鳶和尹素蝶也在飛馳,不過與宮傲芙和尹素蝶的淡然不同,黛鳶的臉上卻露出焦急之色,躊躇了好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