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她怎麼來了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她怎麼來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師妹說的沒錯。」宮傲芙哼了一聲,「年輕人鋒芒太露,不是什麼好事,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他這樣的性格若不改一改,肯定要英年早逝,為師不允許你再與他有什麼來往,免得為我琉璃門也惹出麻煩。」

「師尊!」黛鳶大驚,正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宮傲芙卻是一臉威嚴地望著她:「怎麼,連師尊的話都不聽了?」

黛鳶輕咬著薄唇,好半晌才應道:「弟子謹遵師尊教誨。」

見此,宮傲芙這才滿意地移開目光。

另一邊,兩個女子站在一起,都美眸熠熠地望著楊開,其中一人容姿略顯嫵媚,另一人卻清純嬌憨,只不過,兩女此刻都黛眉微皺,似乎有些擔心的樣子。

她們兩人實力不高,都只是有聖王境,而且還站在一群人中間,所以楊開並沒有發現,若是楊開看到的話,肯定能夠認出,這兩人正是乾天宗的沈詩桃和綠瑩師姐妹。

與沈詩桃這人,楊開打過幾次交道,對方還三番兩次地邀請楊開加入乾天宗,想讓他去參加宗門試煉,卻被楊開婉拒了。

也是多虧了她們,楊開才能在黑鴉城偶遇千月,將她贖回,並帶回龍穴山。

兩人身為乾天宗弟子,這一次也是跟著師傅來天運城參加拍賣會的,本來兩人還有意去龍穴山探望一下楊開,可這些日子瑣事纏身,一直沒找到機會,直到今日,才跟著師傅跑到此地來看熱鬧。

眼見龍穴山處境堪憂,沈詩桃和綠瑩自然暗暗焦急。

楊開給她們的印象不錯。在葬雄谷內更是救過她們一命,兩女不是不知恩圖報之人,可她們實力低微,在這種時候也沒話語權。

「師姐,這次他好像麻煩有點大啊。」綠瑩輕聲說道。

「恩。」沈詩桃下意識地點點頭。她的眼光比綠瑩要看的遠,知道這一次龍穴山若是一個處理不好,恐怕就是萬劫不復的結局。

「那你說,他能不能逃過這一劫?」綠瑩又問。

「這我哪裡曉得。」沈詩桃苦笑一聲,如果她有足夠的實力,肯定不會吝嗇去幫一把。但她也只是個聖王境而已,在這種時候根本無法出什麼力,輕咬紅唇,若有所思道:「只不過他的運氣向來不錯,不知道這一次會不會得上天眷顧。」

兩女說話雖輕,卻也被前方一個中年男子聽的清清楚楚。這男子修為境界不俗,與錢通等人同樣是返虛三層境強者,但是一頭長髮卻比女子還要漆黑秀麗,長可及腰,身形偉岸,一身儒袍,看起來頗有幾分狂放不羈的味道。

他回過頭。面含一絲溫和的微笑,沖沈詩桃和綠瑩兩人招了招手。

兩女對視一眼,連忙走上前去,恭敬行了一禮:「師尊!」

這人赫然是乾天宗大長老墨宇,在幽暗星上也是聲名遠播的人物,跟錢通費之圖等人不相上下,原本沈詩桃和綠瑩兩女是沒資格拜入他的門下的,只不過在流炎沙地中,兩女立下大功,為宗門帶回無數聖晶。所以便被墨宇破格收為弟子,平時稍微指點下她們的修鍊,倒也讓兩女成長極快。

沈詩桃在葬雄谷中使用的防禦秘寶,九宮天羅傘正是他賜下的。

「你們認識這青年?」墨宇和顏悅色地詢問。

沈詩桃和綠瑩對視一眼,哪敢在師尊面前說謊。當即由前者道:「是的師尊,他便是我以前跟你提起的那個運氣很好的朋友。」

「哦?便是你說的那身負大氣運之人?」墨宇眉頭一挑,露出一副感興趣的樣子。

「對,就是他!」

「呵呵,這倒是有些意思了,氣運之說不過是虛無縹緲罷了,一個人有好有壞,不可能一直持續的好運的,所謂否極泰來便是這個道理。」墨宇似乎是自言自語,似乎又是在教導沈詩桃,後者也不敢插話,只能恭敬聆聽。

墨宇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呵呵一笑:「你是不是指望為師能替他說幾句好話?」

沈詩桃嬌軀一震,連忙道:「弟子不敢,弟子雖是女子,卻也知道事情輕重,自不敢讓師尊去趟這渾水。」

「恩,你很好。」墨宇微微頷首,「如今局勢未明,老夫自然不會輕易趟這渾水的。」

他看起來只是中年,但實則年紀一大把,自稱老夫也沒什麼問題,話鋒一轉,墨宇笑吟吟地道:「不過老夫倒是很好奇,他到底運氣有多好,能讓你如此推崇,若是這一次他也能化險為夷,老夫就相信他是真的身負大氣運,以後你們可以與他多多交流,多多走動。」

「是。」沈詩桃面色一喜,但一想起眼下局面堪憂,俏臉又不禁浮現出一絲擔憂。

不管怎麼說,楊開算是救過她,如今只能眼睜睜看著卻無法出手幫忙,她多少有些心裡不安和愧疚。

「不過如果他撐不過眼前這關……恩,撐不過的話也沒什麼以後了,你等與老夫坐看好戲就是。」墨宇呵呵一笑。

沈詩桃和綠瑩對視一眼,也只能站在一旁,靜觀其變。

龍穴山內,楊開站在護山大陣後方,微微抱拳道:「今日諸位前輩駕臨,按道理來說,晚輩應該請諸位進山一坐,可是蔽山才剛經歷一場戰事,晚輩還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就請諸位前輩饒恕晚輩招待不周了,諸位前輩請回吧!」

他不想再與這些人囉嗦什麼,自然是要趕人了。

他的意思誰都明白,可沒人有什麼動作,尤其是金石和風婆子兩人,望著楊開的目光幾欲吃人,若非顧忌錢通和費之圖也在此地,只怕立刻便要大打出手。

但讓他們就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