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活該他們被殺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活該他們被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而在這女子的身後,還站在一個男子,這男子生的頗為奇特,尖嘴猴腮,眼睛狹窄細長,彷彿無法睜開,只有兩條縫隙,一口天包地的齙牙,如兔子一樣惹人發笑。

這人看起來猥瑣到了極點,與他前面那傾城之色女子站在一起,形成了及其鮮明的視覺衝突,愈發襯托的那女子美艷不可方物,這男子醜陋不堪。

不過從兩人的站位就可以看的出來,這齙牙男子應該是宮裝女子的晚輩或者弟子,因為他落後了對方一個身位,神色恭敬地站在半空中,一副唯女子馬首是瞻的模樣,他的實力也有返虛一層境,不過體內隱隱散發的聖元波動比一般的返虛一層境都要凝厚純正的多。

在見到那女子的時候,楊開面色一沉,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如果她是敵人的話,那這次還真不好辦,面對這個宮裝女子,楊開隱隱有一些壓抑的感覺,這種感覺是金石,風婆子等人無法帶來的。

由此可見,對方的實力比金石風婆子等人更勝一籌。

可在看到那齙牙男子的時候,楊開又露出訝然之色。

因為他認識此人,這齙牙男子居然就是上次在聚寶樓拍賣會結束後,用星帝令跟自己交換靈丹的葛七!

楊開對他的印象特別深,無他,這傢伙在見到陽炎的時候,跟老鼠見到貓一樣,不但畏懼非常,還相當敬畏。並自稱小七!

這麼一個容貌特別,行事怪異的人。楊開哪會忘記?

他還記得,當時交換完靈丹之後,對方還說過若是有可能的話,他的那位長輩會來拜會自己和陽炎。這麼想來,那宮裝女子便是葛七的長輩了,而當時他要用星帝令交換的靈丹,也是為這女人準備的。

對方到底是敵是友?楊開眉頭緊皺,神色不定。

不過這兩人的出現卻成功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讓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緩和許多。

而且,當那些各大勢力的強者看清此女面容之後,皆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更有甚者驚恐萬分,彷彿及其懼怕這宮裝女子似的。

就連戰天盟的莫笑生和雷台宗的成鵬煊也是如此,兩人對視一眼,都露出忌憚之色。暗暗頭疼。

身為幽暗星上兩大巨頭,戰天盟和雷台宗不會將任何人放在眼中,除了那神秘的星帝山。而莫笑生和成鵬煊更是兩大勢力中的大長老,位高權重,實力超群,能讓兩人如此忌憚。這宮裝女子的身份和來頭顯然非同小可。

楊開察言觀色,儘管還不清楚來人是敵是友,又是什麼出身,可也知道這宮裝女子肯定是個大名鼎鼎的人物。

「怎麼會是她?」影月殿這邊,錢通也是一副見到鬼的模樣。使勁擠了兩下眼睛,眼皮子直跳。

費之圖嘴巴張的跟河馬一樣。模樣比錢通好不到哪去。

「長老,這位前輩是誰啊?」魏古昌在一旁好奇詢問,這宮裝女子悠一現身,什麼話都沒說,便以絕對的氣勢壓制住了在場的所有強者,這讓魏古昌很是疑惑,同時還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強者當如斯!

「她?她是星帝山上一任宗主……」錢通嘴裡發苦,隨口答了一句。

魏古昌虎軀一震,愈發一臉崇拜地望著那宮裝女子,似乎沒想到這位前輩的來頭居然如此之大。

星帝山,可是幽暗星上最神秘最強大的一股勢力,沒人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強者,也沒人知道他們有多少底蘊,但據說星帝山是得自星空大帝的傳承,所以即便是戰天盟和雷台宗兩大巨頭,在面對星帝山的時候,都自覺矮了一頭。

好在星帝山不會去爭搶什麼,他們也很少出現在幽暗星上,否則的話,這幽暗星哪有其他宗門發展的空間?早就被星帝山一統了。

而錢通的話雖輕,卻依然落入了那宮裝女子的耳中,對方微微轉頭,一雙鳳眸朝這邊瞥了一眼,被她這麼一盯,錢通不由地有些頭皮發麻,勉強擠出一絲微笑來。

年輕一代的武者或許不認得這宮裝女子,但在場的返虛兩層境以上強者,卻無人不知曉此女的名頭,更知她的恐怖手段,回想起百多年前此女執掌星帝山時發生的諸多大事,錢通愈發心中不安。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本宮久不出世,沒想到一出來便見到了這麼多故人。」那宮裝女子忽然輕啟朱唇,聲音悅耳動聽,讓人如沐春風,身心舒暢,「小錢,小費,你們兩人也到了如今這境界,看樣子這些年沒白活。」

這宮裝女子不出聲則已,一出聲便石破驚天。

錢通和費之圖年紀一大把的影月殿星宿元老,在此女口中卻成了小錢和小費……

無數聖王境武者眼珠子掉了一地,又有許多人忍俊不禁,偷偷發笑。

錢通和費之圖卻笑不出來,對視一眼,連忙躬身抱拳:「見過葉師姐,百多年不見,葉師姐風采依舊,可喜可賀!」

「罷了。」那葉姓女子淡淡地揮了揮手,俏臉上看不出什麼喜怒哀樂,「只是苟延殘喘而已,哪談得上什麼風采?」

這般說著,又轉頭看向另一邊,招了招手道:「小黑你過來!」

那邊,聚寶樓素有小黑臉之稱的任天瑞聞言,條件反射地應了一聲,正不明白這位前輩為何會呼喚自己的時候,卻見自己的師傅顏裴大步竄出,臉上陪著笑,很快便趕到了那女子身邊。

任天瑞眨了眨眼睛,幡然醒悟。

原來自己的師傅,也是從小黑臉逐漸成長到老黑臉的啊……

那位前輩根本不是在呼喚自己,她呼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