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我考慮考慮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我考慮考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儘管葉姓女子的名頭和實力讓人忌憚,但她只是一個人而已,在場如此多的強者聯手,她如何能擋?

唯有錢通和費之圖兩人,神色陰霾地站在原地,按兵不動!以他們兩人和龍穴山的關係,自然不會去找葉姓女子的麻煩,他們更擔心的是楊開那邊的情況如何。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兩批人馬沒有動彈,一批是以乾天宗大長老墨宇為首的乾天宗諸人,二是以琉璃門長老宮傲芙為首的幾個女子。

前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只是嘴角含笑,興緻勃勃的朝龍穴山內部望去,彷彿在欣賞一出好戲,擺出作壁上觀的姿態。

而後者雖然有心強闖龍穴山,但宮傲芙畢竟只是個返虛兩層境,實力稍遜一籌,眼見葉姓女子大發雌威,只能臉色焦急地站在原地,力所不逮。

除了這些人之外,其他人無論修為高低,幾乎全都拼了命地在往龍穴山內部闖去,大多數人倒不是非要與葉姓女子為敵,只是他們實在太好奇那一道光柱激射後隱藏的秘密了,趁著葉姓女子被諸多返虛三層境強者圍攻之機,各施手段,想要繞過戰場,衝到山內。

眼見局面失控,葛七,常起,郝安和寧向塵等人自然也紛紛出手,祭出各自秘寶阻攔。

各色聖元穿梭迸發,龍穴山護山大陣前頃刻間上演了一場驚天混戰。

這一場戰鬥開始的急促,結束的也快。畢竟敵人太多,葉姓女子與其他四位返虛鏡根本沒辦法攔住所有人。趁著葉姓女子被糾纏之際,莫笑生再一次施展出玄妙的空間力量,身形在原地變得模糊起來。

這一次葉姓女子實在是沒法再阻攔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消失在原地,衝進龍穴山內。

「可惡!」葉姓女子銀牙緊咬,一個失神間,更多的返虛鏡強者成了漏網之魚,全都擺脫了她的糾纏。身形晃動間便急速朝山內衝去。

葉姓女子心中湧出一股深深的無力感,若她是虛王境強者,想要阻攔這群人根本不費什麼力氣,但她僅僅只是個返虛三層境,儘管一隻腳已經踏進了虛王境的領域,可在幽暗星的天地法則壓制下,她始終無法突破最後一層掣肘。能發揮出來的實力就大打折扣了。

繼續糾纏下去已經沒有意義,葉姓女子把手一招,將那蝕骨離火燈握在手心處,嬌軀一晃,將陽炎裹起,追著其他人的步伐向山內衝去。

她都走了。其他人自然不甘留下,紛紛跟上。

錢通和費之圖對視一眼,都眉頭緊皺,神色憂慮,無奈地嘆息一聲。同樣跟了進去。

乾天宗那邊,墨宇想了想道:「你們且留在外面。老夫進去看看。」

看這情形,等會可能還要爆發大戰,墨宇自不會讓門下弟子再跟進來,輕涉險境。

「師尊!」沈詩桃忽然喊了一聲。

墨宇看了她一眼,和顏悅色地笑道:「有話說?」

沈詩桃輕咬紅唇,有些不安地道:「楊師弟對我和綠瑩師妹有救命之恩,若是可以的話,還請師尊……照拂一二!」

她也是鼓足了勇氣說出這番話,畢竟墨宇是她的師傅,她根本沒資格要求師傅去做什麼事,更何況這一次的事情太過複雜,一旦插手的話極有可能會引火燒身,她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已經做好了被師尊斥責的心理準備。

哪裡曉得墨宇只是略一沉思,便爽快點頭道:「好,老夫儘力而為就是,不過你也別抱太大的期望,這一次……嘿嘿!」

墨宇話沒說完,但誰都知道他的意思是什麼,分明是覺得這一次龍穴山處境有些不太妙。

但沈詩桃和綠瑩兩女卻是大喜過望,口中道謝不斷,盈盈拜倒,再起身的時候,墨宇已經不見了蹤影。兩女對視一眼,都輕輕地呼了口氣,萬沒想到師尊居然如此好說話。

且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能在墨宇面前鼓起勇氣為楊開求援,她們已經做了自己該做的了。

另一邊,宮傲芙同樣叮囑了一聲尹素蝶和黛鳶,讓她們在外面留守等待,自己則孤身一人闖進了龍穴山內。

一路行去,暢行無阻,但宮傲芙還是能察覺到,這山中本來遍布禁制和陣法,只不過此刻這些禁制和陣法都已經被毀去了而已。

之前有那麼多強者衝進來,這裡的禁制陣法數量再多,也無法阻攔他們的步伐,更何況,現在龍穴山內還無人主持陣法,根本無法發揮出太強的威力。

宮傲芙暗暗心驚,不大片刻功夫,她便來到了龍穴山內某一處,此地聚集了大量的返虛鏡強者,其中不乏返虛三層境的存在,呈一個半圓形環繞在偌大一片範圍內,而那正中心處,便是之前帝苑光柱降臨的位置。

此時,有一個青年正傲然凌立在那裡,神色淡漠,正是龍穴山之主,那個聖王三層境的武者楊開!

宮傲芙只看了他一眼,便瞬間被其手上一個東西吸引住了目光,那應該是一塊玉牌,四四方方,半個巴掌大小,純潔無暇,內部有一道淡紅色的流光如魚兒在水中暢遊,看起來神奇至極。

以宮傲芙的眼力,一時居然也沒能看出那玉牌到底是什麼材質,只感覺到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從玉牌中散發出來。

無數雙目光,貪婪又好奇地盯在那玉牌上!

這難道是從帝苑中落下來的東西?宮傲芙心思靈敏,一下就想到了這種可能。

之前從帝苑中激射下來一道光柱,等光柱消失之後,分明是有什麼東西遺留在原地,而楊開頭一個過來,如果說有什麼發現的話,那絕對是此玉牌